笔趣库 > 落榜的音乐考生 > 第47章 闹事

第47章 闹事

随后,那调酒师端起这支杯子,又递到了叶洛面前,“你再尝尝这个。”
  “好呀。”
  叶洛欣慰地点点头,端起酒杯放在嘴边尝了尝,道:“嗯,还是这个味儿。”
  调酒师翻了翻白眼,愕然道:“以前很少喝酒?”
  “呃,是的。我专业是声乐,平时不怎么喝酒。”叶洛老实回答道。
  古姓调酒师笑了,“怪不得,看来这两杯酒对你而言,应该和甜汽水没什么分别。”
  叶洛摸了摸鼻子,尴尬道:“好像是吧……”
  “哈哈!”那调酒师也不介意,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叶洛有心想要请教,就问道:“古哥,我看你刚抛酒杯的动作挺帅,你是怎么练的啊?”
  古姓调酒师似笑非笑道:“怎么,准备学学以后用来泡妹子?”
  “呃,别乱想。”
  “看见我手腕上这道疤没?”他捋了捋衣袖,把胳膊伸到了叶洛眼前。
  叶洛好奇的望了过去,入眼处,有着一道几厘米长的疤痕。虽然创口早已愈合,可还是把叶洛看了一身冷汗,可以隐隐的想象到,当初这道创口一定很疼。皱了皱眉,叶洛疑惑道:“这是你以前练习时留下来的?”
  那调酒师放下袖子,点头微笑道:“是啊,抛酒瓶只是为了增加调酒时的观赏性,可就是这么一个附加花样,初学那会儿每天就得抛几个小时的分解动作。一不小心碎了的话,很容易就扎到手,你看到的这道疤若是再刺得深那么一点点,现在我就不会站到这儿了。”
  叶洛看他说得虽然很随意,但却能体会到练习时的那种辛苦。就像他和陆齐几人每天练琴,不也同样如此?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都是一样的道理。
  他只是对调酒师现在的熟练很羡慕,也没准备去学习,就转移了个话题:“那你们学调酒的时候,最先练的是哪一种酒呢?”
  调酒师随口道:“基本上都是鸡尾酒……”
  “这是一种红酒吗?”
  “呃……算是一种混合酒。”古姓调酒师想了想,笑道。
  叶洛看他调酒的时候很认真,浑身带着一种高冷范儿,但其实人却很随和,没有什么架子,闲聊起来就像一个老朋友一般。刚准备再扯几句皮,忽然听到在酒吧里的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叶洛本不想多管闲事,不过他却在那阵喧哗当中,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
  王大勇现在很不爽。
  他是附近一家公司的职员,前几天经理公款请客,带着他和几个同事,到迪迪酒吧包了一间卡座来玩儿。没过多久,卡座里进来了几位俏生生水灵灵的妹纸,王大勇眼尖,一眼就相中了其中一位姑娘。
  可那姑娘有心想要傍着经理,就对王大勇调笑道:“若是你真的有心,那你为我点一首歌,我就陪你玩儿。”
  王大勇心说:这还不简单!
  为了显示自己的牛逼与大气,他特意点了一首雄壮的歌曲,来博妹子欢心。眼看着那妹子就要入怀,万万没想到的是,台上的歌手居然唱破了音!这特么可就太尴尬了!
  那妹子冷哼了一声,转身扭着小蛮腰坐到了大腹便便的经理怀中。
  这让王大勇心里那个气啊!虽然后来换了位歌手又唱了一遍,怎奈何佳人已去,耳边回响的徒有悲歌……
  更悲剧的是,王大勇的经理也记住了这个小九九,这几天不是很待见他。敢和顶头上司抢女人?是不是不想混了!
  诸事不顺的王大勇今天又来到了迪迪酒吧,想要借酒浇浇愁,当然更主要是为了找个妹纸乐呵乐呵。酒吧里女生这么多,自然是不愁遇到,今天又让他给碰上个中意的。
  两人几杯酒下肚,王大勇心思也活络了起来,就提出了想要带那女生出台过夜,谁知那妹子却不肯了!
  王大勇这哪儿愿意?当然他也知道酒吧里有个规定,就是不能强迫人家出台,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讲究的是人人自愿。若是头脑清醒时,他也不敢来硬的,可现在他酒壮怂人胆,一心要拉那女生出去过夜,眼看着是什么都不管了!
  那女生受王大勇钳制,惊吓中大叫了起来,恰在此时陆齐就在旁边,一看这情形还了得?光天化日下居然敢强抢民女!
  陆齐上前就把王大勇推开,让那妹纸挣脱了他的虎掌。“先生,请你自重!”
  “哪儿来的小B崽子?”
  王大勇皱了皱眉,一双小眼对着陆齐打量了过来。
  然而这一看之下,他却笑了。呵,原来是你这小子!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尼玛!前几天就是你这小子唱破音,害得老子泡不了妹纸的!今天你居然又坏我好事!
  念及此,王大勇上前就踹了陆齐一脚!好在他人矮腿短,这一脚踹了空。陆齐皱了皱眉,往边上侧了侧身子,考虑到自己是酒吧的工作人员,也不好就这么冲动还手。
  然而他不还手,王大勇却得势不饶人了。他往前跨了两步,在陆齐还没回过神儿的刹那,一巴掌扇向了陆齐的脑门!
  这一巴掌几乎使出了王大勇全部的力气,眼看着若真要落到陆齐脑袋上,非给他打出个红印儿不可!
  陆齐心里一惊,没料到这厮居然这么不讲理,一时半会儿没来得及防备,眼看是要挨到这一巴掌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道从天而降的大手,紧紧钳制住了王大勇拍向陆齐脑门的胳膊!就像刚才王大勇钳制那妹子的小手时一样用力!
  “叶…叶哥!”
  陆齐松了口气,还好叶洛及时赶到了,要不然自己非得被这一巴掌打懵逼不可。
  叶洛点了点头,紧皱着眉头望了王大勇一眼,“你找死?”
  他在人前很随和,可若是有人敢欺负自己朋友,那他第一个不愿意!
  王大勇胳膊受制,还以为是酒吧看场子的人来了呢,心里不由吃了一惊。他人虽然狂妄,可也知道那些多少带了点黑色背景的人,不是自己能惹起的,这会儿就想溜之大吉。
  可扭头一看,居然还是个驻唱歌手!王大勇这个气呀!
  尼玛,你们这酒吧里的歌手,什么时候都这么牛逼了?
  “你给我放开!”王大勇沉着脸吼道。
  叶洛此时很想抽他两耳刮子,但考虑到现在自己是酒吧的员工,也不好肆无忌惮的这么做。看着面前矮了一头的猥琐男子,他皱了皱眉,但还是依言松了手。
  谁知,那王大勇还不长记性,指了指站在陆齐身后的妹子,对叶洛和陆齐冷声道:“行!你们两个可真行!今天我还非带她出去不可了,我看你们两个小崽子怎么拦我!”
  那妹子闻言,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
  王大勇也不客气,上前就想拽那妹子的小手。叶洛二人皱了皱眉,刚想要出手阻拦,就听到一道浑厚的男中音传了过来:“是谁在我们酒吧闹事!?”
  叶洛二人循声一看,见一个虎背熊腰的青年,带着几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走了过来。
  在这里干了几天,叶洛知道这人的名字叫做汤豹,是这里的保安队长,其实也就是看场子的。见终于有人来管事,叶洛也不愿在此多留,叫上陆齐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身后。
  王大勇见汤豹来了,顿时吓得不敢再吱声。他知道这家伙可是个狠人,据说曾经有人在迪迪酒吧里闹事,直接被汤豹用拳头在脑袋上开了瓢,下手可没个半点儿轻重。平时不见他怎么出来,只有当酒吧里出了乱子,他才会出面摆平,今儿个自己这点屁事儿,怎么把他给惊动出来了?
  “豹……豹豹豹哥。”王大勇心里害怕,嘴角哆嗦着打了个招呼。他只是一个公司小职员,可惹不起这些地痞流氓。
  汤豹眼皮上翻,懒懒的看了他一眼:“就是你小子惹事儿啊?”
  “我…我我,我错了豹哥……”王大勇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忐忑着道歉。
  谁知汤豹连看都没再看他一眼,不屑的摆了摆手,对身后几个保安吩咐道:“把他提起来扔大街上,打一顿然后放了。”
  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只留下可怜的王大勇瑟瑟发抖,撩妹不成反被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