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落榜的音乐考生 > 第14章 从中作梗

第14章 从中作梗

陆小青是舞蹈班的学生之一。
  前几天当被告知要在今晚参加文艺晚会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很兴奋的,毕竟练了这么长时间的舞蹈,除了考试时展示了一下之外,平日里还真没什么表现自我的机会。
  而这次的文艺晚会,那可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演出项目,能被学校选中,这无疑证明了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学校认可。虽然说晚上要参加的节目只有一个团体舞,露脸儿的机会不多,可总归比那些没机会登台的人强了不少不是?
  对于学校里那三位考上音乐学院的同学,陆小青心里是羡慕嫉妒恨。而她也知道那几位在今晚都有一个更加重要的演出节目。本来对于这种情况,她心里还是能看得开的,可是后来自从得知了叶洛落榜之后,她对于叶洛还能在今晚登台演出,就有些不理解了……
  那个人明明落榜了啊,为什么学校还要把演出名额给他?
  这也太不公平了!
  特别是刚刚看到叶洛随着慕允儿一道,居然还有被康校长单独接送的特权,陆小青心里就更不平衡了。
  “凭什么啊!凭什么叶洛他们就能被校长送过去,咱们却得挤这辆破公交车,康校长也太偏心了吧?”身边的一个小太妹,道出了陆小青心里想说却还没说出来的话。
  点了点头,陆小青心里比谁都嫉妒,脸上却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唉呀,谁让别人是考上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呢!你要有那个本事,你也考一个音乐学院回来让校长看看啊。”
  小太妹讪讪一笑,尴尬道:“青姐,瞧您说的,我要是能考上音乐学院,我还来这儿干嘛呀。不过话又说回来,据说这叶洛已经落榜了,今年也就不算是咱们学校考上音乐学院的一份子了,他却还没被剥夺参加演出的资格,这也太不公平了!”
  “那能怎么办,你去找校长说说去?”
  陆小青脸上无所谓,心里却是对耳边的话听得很受用,嘴角这会儿都挂起了一丝得意。
  可听到她的这话,小太妹脸色顿时耷拉了下来。“别啊,青姐,我可不敢去找校长,见了老师我都害怕……好吧,其实叶洛今天还能参加演出,也不是没有资格,毕竟他艺考成绩全城第一。”
  陆小青闻言微怒,冷冷说道:“全城第一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落榜了!难道说他专业课考了全城第一,就当自己是雨都音乐生里面的第一人了?他不就是在声乐方面比较强吗!我看他在器乐上的造诣未必怎么样,说不定咱们本市的那个天音琴校随便来一个人,在器乐方面就足以压倒他了!”
  天音琴校,是雨都市另外的一所艺术生培训机构,只不过这所琴校培训的学生都是器乐专业考生,不像晨曦艺校那样涉猎广泛。
  学习的专业专一,使得天音琴校的学生在器乐方面的确有两把刷子,即便晨曦艺校作为雨都市最大的艺术生摇篮,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见陆小青居然主动转移了话题,小太妹忙顺着她的话音接口道:“对对对!青姐,你说得一点没错!我看那叶洛也就声乐比较强势罢了,真不明白现在他都已经落榜了,校长怎么还对他那么照顾。”
  “是啊,居然让我们挤公交,却让那小子坐私家车,真是岂有此理!”
  正在周围的几个小姐妹抱怨不停的时候,大巴车上的司机大叔笑呵呵说道:“几位小姑娘,你们还真别小瞧咱们这公交车,要真论起价钱,只怕你校长那车钱翻十倍,才抵得上咱们这一辆。”
  陆小青几人气结,不由撇嘴道:“谁稀罕坐你这破车!”
  话虽这么说,一行人还是嘟嘟囔囔走进了车厢,司机大叔也不生气,关好车门载着舞蹈班几十个漂亮妹纸,慢悠悠向市文化馆的方向驶了过去。
  ……
  这边叶洛和慕允儿两人,早就已经走到了市中心,眼看着再有十来分钟左右,就能到市文化馆了。
  望着车窗外汹涌的车流,道路两旁高耸的亭台楼宇,叶洛心里不禁感叹:这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还真是大,有的人一出生嘴里就含着金钥匙,而更多的人却需要通过长达几十年的努力,还不一定能达到别人奋斗一两年所能达到的高度……
  康校长在前面开着车子,有意无意的说道:“其实吧,咱们学校每一年都要选出一些学生参加这个晚会,一是锻炼一下学生的舞台能力,二来也是想让优秀的同学露露脸。来看这场表演的观众,可不单单只有那几所高中的老师,还有市里不少文化机构的领导也会来。”
  叶洛还没想明白校长说这话是个什么意思,就只听坐在身边的慕允儿接口道:“也就是说,校长您其实是在无形之中,给了咱们学校的同学一个机会?”
  康校长老脸一红,倒是没想到自己的想法,居然这么快就被慕允儿给猜了出来。摇头失笑道:“你这丫头啊,可真是鬼机灵!以后哪个傻小子要是把你给娶了,那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听闻此话,慕允儿俏脸一红,叶洛老脸也是微热,但想想自己的机会并不太大,心底悄声叹了叹气。放在身下一双十指纤长的手,也是不自然的紧了紧。
  可正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身边一只温热的小手伸了过来,握住了自己那不太宽厚的手掌。
  叶洛微微偏过头,就看到暮允儿的那双大眼睛里,带着一丝期许和鼓励,向自己挑了挑眉。心头一热,他发现自己刚刚还不怎么强壮的自信,似乎猛然间恢复了满血。
  两个手心只是轻轻一碰,随即就自然分开,前面坐着的康校长继续说道:“以后从咱们艺校走出来的同学里面,少不了有不少人要在这些艺术机构工作,如果说能抓住这个机会,才艺得到一些文艺机构的领导关注,无形之中也算多了点外力帮助。”
  叶洛现在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激动的,至少刚刚慕允儿给了他不少勇气。听着康校长的话,他觉得老康话里装逼的成分更多一点,毕竟在这种节目上,如果能收到伯乐的青睐,那简直可以称为怪事。
  “前面就到了,你们两个先进去,我去文化馆后面停一下车,稍后就来。”转过一个街角,康校长指着前方出现的一个剧院状建筑,向叶洛二人说道。
  待车子停到文化馆门口,叶洛和慕允儿一道下车,向文化馆里面走了进去。
  ……
  此时,在文化馆深处,有一间办公室却是亮着灯。一名身穿花哨外套的少年,正面带乞求之色,向面前坐着的一个中年男子说着什么。
  凑近一看,这少年正是晨曦艺校的吴宇。而他身前的男子,和他倒是有几分面似,似乎是他在文化局当局长的老爸,吴悔。
  听到刚刚吴宇的请求,吴悔眉头皱了皱,显然对儿子的做法有些不太理解。
  “小宇啊,你和这个叶洛不是同学吗?怎么现在你却让我把他的节目给毙了,是不是你在学校里和人家有过什么矛盾?”
  老爹的问话让吴宇有些心虚,嘴上硬辩道:“哪儿能啊!只是他的这个节目,我们好多同学都说不太好听,而且这个叶洛今年又没考上音乐学院,私下里我好多同学告诉我说,要我拜托您去掉这个节目呢……”
  这番解释,吴悔很显然是不太相信的。
  不过,他也没指望真听儿子说出什么靠谱的答案。大手一挥,吴悔面前节目表上的那个《歌颂祖国》曲目展示,就被他给随手划掉了。作为雨都市文化局的领导,今天的这场演出本来就是他筹划的,一个节目是去是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以取舍的问题。
  吴宇见状一喜,连忙拍了个马屁道:“老爸,还是您厉害……”
  吴悔连忙摆手止住,他叹了口气,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眶盯着吴宇,语重心长道:“小宇啊,其实相对于我的这个职务便利,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你能多靠自己的双手去得到些什么。这次的事我还能帮你做到,可假如说以后遇到我办不了的事了呢?”
  吴宇一听这话,心里忐忑,在一旁连忙点头。
  “还有,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你和你那个同学,我估计也没太大摩擦吧?记得以后不要把同学关系搞得太僵,同学这种关系,出了校门本就该是兄弟,你要是把一个个同学都搞成了仇人,那才叫失败……”
  听着老爹说出来的这些话,吴宇尴尬不已,对于自己之前所做的决定,一时间竟也有些分不清是对是错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