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落榜的音乐考生 > 第7章 邱家小院闲扯淡

第7章 邱家小院闲扯淡

邱老爷子家位于市中二环附近,这里有不少上了些年头的老房子,都是独院。虽然不大,但在庐州近些年渐涨的地价当中,想买到这么一处位置绝佳的城市宅基地,不费二两老血那是断然不可能的。
  庐州市这几年发展不慢,可对这些集中居住的城市土著们,市政府是没半点招儿。最后为了不影响城市市容,只好勒令这些土著居户各自改造,将本来自家的那些断壁残垣,修葺成古风式样的新式住宅,以体现本市对于古文物的保护精神。
  可这样一来,别说是以后再想动这些钉子户的筋骨了,反而还等于帮他们上了个保险。一众土著们自然乐得配合,反正住了百十年的老房子,也是该翻新一下了。
  但那些开发商可就苦了,政策下来之前还有不少人盯着这处地界,后来看拆迁无望,一个个的就全跑了。
  借着这股东风,邱老爷子一把年纪,找来了他二舅他三舅他两个女婿,又从外面聘了几个小工,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月的时间,总算是把邱家老院儿给收拾齐整。外砌仿古灰瓷砖,顶镶红釉琉璃瓦,里里外外修的那叫一个整洁敞亮。
  别看老爷子现在年过花甲,可守着老院附近这么个热闹地段,手里可不差钱儿。虽然偶尔会老风湿发作,感觉时不时的腰酸背痛腿抽筋,不过这都不是事儿。
  走进姥爷家大门,叶洛远远就看到二舅邱志高和二舅妈陪着外祖母,每人坐了个马札在院子里嗑瓜子儿。叶洛面带微笑,正准备走上前去给几位长辈问好,远远就听到二舅的大嗓门传了过来:
  “哎呦,咱们的大明星来了?”
  随后二舅抓了把瓜子儿,攥在手里边嗑边起身笑脸迎人。
  叶洛笑着走上前,把手里提的一袋鸡蛋小心放到地上,从口袋里掏出那包红旗渠打开,拿出两根烟递给了二舅一根。“姥姥好,二舅、舅妈好。三舅小姨还没到吗?”
  “应该快了。”
  二舅随口一说,忙把手里的瓜子塞进衣兜,接起叶洛递过来的香烟笑眯眯道:“这半年不见,小洛也学会抽烟了?嗯,这个好。”
  “好什么好!小洛,你可别学你舅你姥爷,吸烟没半点儿好处!”邱老太太和叶妈邱云倒是很像,也是个急性子,见邱志高居然怂恿着自己乖外孙抽烟,顿时气得瞪眼。
  邱志高摆手道:“这有什么,饭后抽一口,活到九十九!”
  叶爸忙着把两辆电动车上的货礼往屋里般,叶妈搬了一趟之后,从自家电动车篮里拿出叶洛买的那几件礼物,边走边笑走了过来:“可别听你二舅的,跟着他学不到半点儿好……”
  二舅妈眼尖,看邱云手上提着的塑料袋里,装的不是什么水果之类的东西,反而是几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眼中不由带起了一丝热切问道:“大姐,你提的这是什么啊?”
  邱云笑眯眯的说道:“这不!来的途中走到路上,小洛说好久没见过他姥爷他舅了,专门拉着我在超市给咱爸妈选了几件礼物。待会儿二弟三弟还有老四来了,大家都有份儿!”
  外祖母一听,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责备:“小孩子家的,能来一趟就行,还买什么礼物啊……”
  说完满是皱纹的脸上一褶,但心里其实很高兴。
  “姥姥,这是我给您挑的围巾,您看看中意不?”叶洛从老妈手中的塑料袋儿里拿出那条碎花围巾,拆开包装盒之后伸平,帮忙给戴在外婆身上。于是外祖母脸上褶起的皱纹,瞬间舒展了开来。
  “好好好!我外甥给我买的东西,甭管什么我都高兴!”
  这时三舅邱志远和四姨邱玲一家子也到了,邱玲身后跟着叶洛的四姨父张放,手中抱着他们刚刚两岁大的独生女儿,也就是叶洛最小的表妹。
  二舅邱志高大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过来看看,小洛给咱们挑了什么礼物。”
  三舅老实木讷,闻言只是憨憨笑着,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给叶爸和邱志高分别发了一根。似乎在门外就已经给张放让过了,所以发过两根烟之后重新把烟盒揣进了兜里,而后把自己嘴上的烟点着,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刚吸了两口,忽然发现往日里不抽烟的叶洛,这会儿手中居然也拿着一根尚未燃完的烟蒂,三舅心里尴尬,有心想要再拿出烟来给叶洛发一根,可转念一想,似乎又有些多余。
  倒是四姨邱玲和四姨父张放,在听到邱志高的话之后眼前一亮,笑眯眯的走上前问道:“哦?行啊你小洛,这次还知道给你小姨买礼物了?嗯,不错不错!”
  叶洛笑着把两个自动扣腰带和另一条围巾分发出去。然而在另外一旁,叶妈邱云听了叶洛小姨的话,眼中却是有一丝不快一闪而过。
  四姨邱玲没什么正经工作,平日里在家相夫教子,顺便打打麻将。四姨父张放则是南区一个劳动局的科员,虽然听起来也是个稳定的公务员,可工作几乎能淡出翔来,每个月两千多块钱的固定工资,甚至还不及叶爸每月三千块来得高。
  张放一直想跟着叶洛他二舅学学经营之道,看得空能不能找点儿什么生意做做,也好赚个孩子的奶粉钱。只是生意这东西,岂是学就能学得来的?否则的话,只怕每年各大高校毕业的经贸专业学生,个个都能搅起一片商海风云。
  叶爸这个时候发现叶洛大表哥邱磊不在,有些好奇的向他二舅问道:“小磊呢?不会是还没放假吧?”
  二舅闻言,摆了摆手叹气道:“嗨,甭提了!在帝都上了一年大学,好不容易放了两个月的假,前段时间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居然说什么‘和同学一起打暑假工去了’。你说这孩子也真是的,我们家还需要他去打工?”
  言外之意,就是说我们家又不差钱。
  叶洛闻言,心里多少有些遗憾。毕竟和几个长辈在一起,没有和同龄的大表哥共同语言更多。
  而与他所想不同的是,邱志高的话听在周围几家人耳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感觉了……
  四姨邱玲家和叶洛家差不多,勉强维持生计;三舅邱志远性格沉闷,也不善经营混事,家里两个嗷嗷待哺的初中娃子,花钱那叫一个行云流水,这几天报了个暑假班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比起叶洛家还要不如。
  其实每一个人都能活得好好的,可就怕对比。这一对比,心里就得来事儿。
  还是四姨父最先回过神儿,见邱志高手里的烟快烧完了,忙掏出一根递了过去:“二哥,您这也别担心,小磊不是说了嘛,他和同学在一起,在外面应该不会有啥麻烦。”
  四姨接口道:“这话又说回来,二哥说的其实也有道理。家里面开着店,也的确没必要再去外边儿打工了。”
  这会儿她拆开了叶洛刚递过去的围巾试了一下,还挺合适,顿时心里美滋滋的。嗯,白捡了一条围巾。
  叶爸没忘这次来的主要任务,也跟着在一旁附和道:“这说明小磊现在懂事,知道帮家里分担一些了。”
  邱志高心里得意,脸上却是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唉,甭提了,提起那个兔崽子我就生气,你说他爷爷生日他也不回来一趟……对了小洛,你今年的高考成绩出来了吧?怎么样,现在收到那个帝都音乐学院的通知书没有?”
  他忽然想了起来叶洛今年高考这一茬。艺考时间比普通高考要早两个月,前段时间叶洛艺考成绩出来的时候,一大家子人都已经听邱云说了叶洛艺考分全城第一的事儿。
  见二舅终于问起了这个,叶洛苦笑道:“二舅,我……我落榜了。”
  “啊???”
  听见叶洛说的这话,不止是二舅不可思议,就连三舅、四姨、四姨父加上外祖母,这会儿都惊呆了。
  全城第一的艺考生,这也能落榜?
  “我文化课考得不怎么好,没能达到今年的本科线,帝都音乐学院取消了我的特招资格。”叶洛脸上有点儿尴尬,毕竟落榜这种事儿,无论放在哪朝哪代都不怎么光彩。
  还是二舅最先反应过来,语气里带着一丝惋惜说道:“那这太可惜了,你说如果这高考分能让该多好,把你表哥去年考的分数送你几分,这不就得了嘛!”
  叶洛心里一阵古怪。
  叶妈邱云这会儿脸上也有些不太好看。
  你这是在安慰我们家小洛呢、还是在变着法儿夸你们家邱磊去年考得好啊?
  没成想四姨邱玲这个时候居然顺着二舅的话音说道:“就是就是!二哥说的没错,小磊去年文化分考得那么高,如果说能借给小洛几分的话,那小洛不就顺利考过去了?唉,你说那音乐学院也真是的,不就差了几分嘛!这就不让上了,太可惜了点儿……”
  好吧,叶洛现在只想静静。
  正在这时,邱老爷子披着一件外套,从里屋缓步走了出来。老爷子眼神这会儿看起来有些迷离,像是刚睡醒似的,不知是不是门外这些家伙们的扯淡,叨扰了他老人家的美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