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女配和反派he了 > 亡国暴君 二十二

亡国暴君 二十二

见自己的提议一出,周遭几人都只是沉默不语地望着她,尤其虞不虏还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虞娇的心中顿时一凛。
  
  她……她崩人设了?
  
  难道原主在她父亲面前其实一直都是“怎么可以次兔兔,兔兔辣么可爱”的善良傻白甜人设?
  
  念及此,虞娇颇有些心慌心虚地低下了头。
  
  也因此没有注意到她在低头的一刹,虞不虏一脸的“肯定是你这坏胚子带坏我家乖宝儿”的小表情,看向了她身侧的亓殷。
  
  “咳。”
  
  虞不虏下意识轻咳了声,虞娇小身板微微一抖,便听到声音粗粝的汉子,尽量放柔了自己的嗓音跟她开口解释道,“娇娇啊,其实想要从这人的口中撬出九皇子的下场是一方面。这另一方面,你不是有孕在身吗?难道就这样随意地生下来吗?其他不说,当初你娘亲去世时,爹爹可是拍着胸脯答应过她……”
  
  说到这里,虞不虏转头眯着眼看向正对面的亓殷,“我的诚意,陛下你应该也看见了。”
  
  男人指了指底下被网子捆得像条死鱼一样的闻人无忌,和身后乌泱泱的士兵。
  
  “那如今就让本将军看看陛下的诚意有几何了。我曾应许过亡妻,我二人的女儿虞娇将来不论嫁于谁。只有一条规矩,明媒正娶,永不为妾,即便是嫁给陛下你也不例外。”
  
  “我的娇娇此生只做正妻,否则本将军就是养她与她腹中尚未出生的外孙一辈子,也绝不会让她以妾的身份,名不正言不顺地跟在你的身边。”
  
  虞不虏语气铿锵有力。
  
  这样的话说得虞娇蓦地抬起头来。
  
  可要是她没记错的话,历史上的亓殷到死都没立后,后宫最高的位份不过就是个美人罢了,就连女主燕清也没有成为他的例外。
  
  更何况,身孕什么的……
  
  她如果现在承认一切都是她瞎掰的,也不晓得虞不虏会不会一气之下,大义灭亲。
  
  谁料这时,亓殷同样坚定有力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将军尽可放心,立后文书早于两月之前孤就已经写好了,之所以一直按捺不发,只为等候将军的到来……”
  
  闻言,虞娇顿时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去,却不想直接撞进了亓殷同样看过来的深邃双眸之中。
  
  只一眼,虞娇便觉得这一瞬仿佛所有的嘈杂声音都离她远去了一般。
  
  整个人除了能感觉到与她十指交握的亓殷冰凉的指尖,看见对方惑人的异色双眸之外,竟然再也看不到,也感觉不到其他任何东西了。
  
  许久,虞娇才忽然含羞带怯地低下了头,拼命抿住了嘴,嘴角才终于没翘起欢喜又明显的弧度来,同时脚尖不自觉地在地上画着圈圈。
  
  咳咳,那个什么,别看我在心里老公老公的喊,我可是很含蓄矜持的,才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动的。再说了,你说娶我就嫁啊,想得美,我虞娇看上去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吗?
  
  “现如今,只需娇娇开口应允,立后大典即刻便可举行。”
  
  “我答应了。”
  
  亓殷的话音刚落,虞娇便马上绷着一张小脸点了下头,然后又赶忙低下头露出一副腼腆小媳妇的模样。
  
  亓殷:“……”说好的,矜持呢?
  
  “哈哈哈!”
  
  见状,虞不虏的笑声忽的震天响了起来。
  
  “好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现下就待择个良辰吉时……”
  
  说话间,虞不虏又看了地上越挣扎便被捆得越严实的闻人无忌一眼,“所以,这也是爹爹不叫人宰了这小子的原因。依照习俗,寻常要办婚礼的人家,最好三个月内都不宜见血,否则夫妻二人,婚后将会过得不幸。不过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马前卒罢了,先暂时饶了他一命,将他押下去审问一段时日,真的什么都问不出来,再一刀宰了他!”
  
  听到这儿,虞娇强压抑着想要骂人的冲动,霍然抬起头来。
  
  若不是怕过分不依不挠真在虞不虏面前崩了人设,她早就已经出声抗议起来了。
  
  怎么不早说,早说了她就不答应了,有什么事情能比第一时间干死主角还重要吗?
  
  还有,这到底是哪个地方的封建陋习?怎么还不废除?
  
  见血又怎么了?她不怕见血,她觉得红色最喜庆了。
  
  还需要审问什么啊,这些人到底了不了解男主这种生物啊,只要抓到后不当场立刻干死他,他就总会有各种千奇百怪的法子逃脱,说不定连神仙相助都有可能。
  
  众人皆醉她独醒的虞娇,盯着闻人无忌,一下子就陷入到了深深的忧虑当中。
  
  听到她的心声,亓殷转头便瞧了她一眼,见虞娇的小脸都愁得皱到了一起,嘴唇轻抿,刚想举起手中的长刀,趁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朝不远处的闻人无忌刺去。
  
  下一瞬,虞不虏便立刻抬手将被困在网中的闻人无忌拖了过去,随手丢给一位士兵,命他好好看管,等他亲自审问。
  
  此时,逃过一劫闻人无忌却觉得心口正砰砰乱跳着。他刚刚亲眼看到了,亓殷想要杀了他。
  
  只差一点,就差一点他那柄刀就戳到他身上了,都已经被带下去了,闻人无忌仍在惊魂未定地后怕着。
  
  整个人缩在网中安安分分的,甚至连动弹都不敢动弹一下,心中期冀所有人都注意不到他的存在才最好。
  
  见状,亓殷面无表情地看着逐渐被人拖走的闻人无忌,眼中迅速掠过一道暗光。
  
  虞娇眼睁睁地看着男主被拖了下去,明白弄死他只能以后从长计议了,心中轻叹了声,她刚想随着亓殷一起离开。
  
  “娇娇。”
  
  这时,虞不虏忽然开口唤了她一声。
  
  虞娇有些不解地转过头来。
  
  一刻钟后,城楼一角。
  
  初春和醺的风,轻轻吹拂着虞娇的长发与衣角,鬓间的玉蝶步摇也跟着一并微微晃动着。
  
  手中抱着头盔的虞不虏,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着虞娇的模样。目光触及到她被亓殷养的微微泛粉的小脸,嘴角这才欣慰地扬起。
  
  “好,爹爹看亓殷把你照顾得这般好,心里就放心多了。”
  
  说话间,男子眼中升起一抹浓浓的愧疚,“娇娇,你没怪爹爹当日没第一时间将你从帝都接离,叫你吃了不少苦头吧&”
  
  “怎么会呢?爹爹你胡说什么呢?”
  
  虞娇急忙打断道,别说她,包括原主,都从没责怪过虞不虏半句。
  
  堂堂一军统领,岂是虞不虏想要离开就能随意离开的,她如何不能理解。
  
  闻言,虞不虏的眼眸下意识一柔,随后将手中的头盔轻轻放在一侧的城墙上,然后伸手就从胸前掏出一方竹青色的帕子来。
  
  几乎一看到这帕子,男子的眼底深处便立刻掠过一丝怀缅之色来。
  
  当着虞娇的面,他便一点一点打开了手中的帕子,露出里头的一只碧莹润透的镯子来。
  
  看见镯子,虞不虏不由得就抬起自己粗粝的手指在上头轻轻摩挲了下,便递到了虞娇的跟前。
  
  “没想到,当初还朝哭着朝爹爹要糖吃的娇娇也长得这般大了,如今更是有了孩子,即将要嫁作他人妇了。这镯子,是你娘的遗物,是曾经你外祖母传给她的,说是让你娘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如今娇娇要成亲了,爹爹就代替娘亲将这镯子予你了,期冀我的娇娇要一生一世,平安喜乐,没病没灾。”
  
  说话间,虞不虏拉起虞娇的手,不由分说地便将镯子给她戴上。
  
  看着这样珍贵的镯子,和好到她不晓得该如何形容的虞不虏,虞娇的心头瞬间升起一片难言的不安来。
  
  亓殷也就算了,可虞不虏是原主的父亲,他所有的爱包括这镯子要给予的人都该是原来的虞娇才是。
  
  可迄今为止,她连原主去哪里了都不知道,这让虞娇控制不住地从心底里生出一股想要坦白的冲动来。
  
  话都到嘴边了,内心的胆怯外加担忧虞不虏知道原主不见了会过分伤心痛苦,虞娇又忍了回去。
  
  夜晚,虞娇躺在床上,又看了眼戴在手腕上的玉镯,也不晓得是对原主的愧疚心虚感作祟,还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与亓殷并不处在同一个空间当中。
  
  翻来覆去的,虞娇就是怎么也睡不着。
  
  也不知道熬了多久,过分疲累的虞娇才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虞娇做了个奇怪又荒诞的梦。
  
  梦里的她出现在一片白茫茫的空间里,遇到了一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对方穿着她在现代买的衣服。
  
  她说,她也叫虞娇,现在正待在她在现代的身体里。
  
  她说,有神仙告诉她,两个人投胎一不小心投错了,现在才是回归正轨。
  
  她说,因为虞娇之前从楼梯上摔下去一回,差点没了半条命,那个纠缠不休的相亲对象早已被人扭送到警-局去了,可能要判刑。还有啊,她在医院昏迷了两三个月,醒来后又失忆了,可把她爸妈给吓得不轻,现在两个人要多顺着她就多顺着她,她过得还蛮舒心的。
  
  她说,古代那个破地方,连肥宅快乐水都没有,还不能追剧追星,想要穿个露大腿的小裙子都不行,所以她是不准备回去了。
  
  她说,她唯一舍不得的就是她爹,让虞娇好好孝顺她们的爹,别让他喝太多的酒,也别让他知道两个人换了,最后她祝福她过得幸福,就这样。
  
  “哦对了,为了防止你醒来之后不相信我说的话,就将你去年暑假跟你室友她们去海南玩,买的闺蜜款黑曜石手链送给你吧!”
  
  穿着她新买的,一次都没穿过的牛仔连衣裙的女人,上前两步就把一串黑曜石手链塞进了虞娇的手中,随后冲着她笑眯眯的挥着手就消散在了白茫茫的空间里头。
  
  ——
  
  与此同时,九重天上,姻缘树前。
  
  一位须发皆白的红衣老人哆嗦着手地指着眼前,定格在虞娇睡颜上的水光镜,气急败坏地看了身旁一位同样身穿红衣,头顶两只龙角,眉间一点红痣的三头身小萝莉一眼。
  
  “你……你你干什么?身为神仙怎么可以随意连接两个时空,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能负责吗?”
  
  “可你没看虞娇娇都不开心了内疚了吗?她要是不开心了,影响到了姻缘金果的诞生,你能负责吗?”
  
  小萝莉跳起来,义正言辞道。
  
  是的,姻缘金果。
  
  虞娇不知道,她的这一场穿越基本来源于此。
  
  跟凡间日益激烈的内卷差不多,九重天上的天庭因为神仙的寿命一个比一个长,又一个接一个地生孩子,偏偏天庭的工作岗位就这么多,老的还没退下去,下一辈,乃至于下下下下一辈都长大成人了,可不就卷起来了吗?
  
  这一卷引来了天庭各个岗位的改革。
  
  包括牵红线的月老也不例外。
  
  据说月老宫内,有一姻缘树,凡人包括各路妖魔鬼怪,甚至是神仙的姻缘都能在此树上寻到。
  
  每当姻缘树新产生一枚姻缘果,就证明有一对男女结为了夫妇。
  
  一旦姻缘树上结出一枚金果,就代表了这两人的感情乃是这世间最真挚的爱,才能情比金坚,修成正果。
  
  只可惜近一千年也不晓得是不是天庭的内卷影响到了凡间,使得凡人也跟着一并浮躁了起来,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见过姻缘金果了,自然而然的,月老这项工作也引来了内卷。
  
  小萝莉正是天庭里的某一位大佬最小的女儿。
  
  跟月老这种按部就班牵红线的老古板不同,小萝莉一来就异想天开地牵起跨时空的红线来。
  
  对此,月老不是没反对过,可来实习的小丫头的后台实在太硬,他的反对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这也就算了,他竟然真从这臭丫头牵的红线而接出的姻缘果上看到了隐隐的金光。
  
  一旦叫她成功了,他这个现役月老可不就丢大脸了,降职也是有可能的。
  
  其实月老不是没试过暗搓搓地搞事,比如让虞娇看见男主时会不自觉地加上一层柔光滤镜。这还是他跟他玩美图软件的女儿现学的,哎,还别说,加了一层滤镜后,模样实在好看太多了。
  
  他以为这样一来,虞娇肯定会立刻注意到男主,而使得她与暴君亓殷牵上的红线自动断裂,现在看来,好像并没起到什么效果。
  
  但他没有认输,他又控制了一瞬虞不虏,让他帮助男主逃脱了暴君亓殷的毒手,可现在虞娇和亓殷竟然都要成亲了!
  
  果子的颜色也越来越深了,怎么办怎么办?
  
  月老看着姻缘树上独属于亓殷和虞娇的姻缘果,眼神明明灭灭。
  
  此时,捧着小脸,早已一脸梦幻磕起她亲手牵上的奇遇cp的龙角小萝莉,眼角余光注意到月老那一看就知道心里在冒坏水的老脸,低哼了声。
  
  肮脏的大人!
  
  ——
  
  与此同时,梦里的女人一消散不见,虞娇便立刻惊醒了过来。
  
  便是这时,虞娇才发现外头的天竟然已经大亮了,耳边传来的是屋外清脆的鸟鸣。
  
  眼睛眨巴了下,虞娇立刻坐了起来,下一秒便感觉到手里好像正攥着什么东西。
  
  猛地低头,虞娇便看到了她紧握在手中的黑曜石手链。
  
  一瞬的愣怔后,她顿时惊喜地将手链举了起来,递到鼻子跟前,上头还有自己在现代用习惯了的身体乳的香味。
  
  梦里的一切竟然是真的,并不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叫虞娇整个人都开心得不晓得要怎么才好了。
  
  其实一直以来,虞娇的心里都搁着两件让她怎么也放不下的事情。
  
  一个自然是疼爱女儿的虞不虏,若是知晓了自己的女儿换人了,对他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另一个,则是她在现代的父母。
  
  是,她是很讨厌他们一直以来要那么对待她,可他们在她身上花费的心血同样不少,尤其是来到古代之后,她想起他们的好就越来越多。
  
  她真不愿叫他们年纪轻轻就白发人送黑发人。
  
  有了那个虞娇的解释,她的心中总算舒坦自在多了。
  
  原来她竟然也算是虞不虏的亲生女儿吗?
  
  这使得虞娇看到手上的玉镯时,总算没那么愧疚自责了。
  
  虞娇将黑曜石手链套在了自己光秃秃的另一只手上,现在只需要找准时机干死位面之子男主就行了。
  
  你问她想不想回现代?
  
  当然是想的了。
  
  比起古代,现代要方便的多,但如今两个人才算是回到自己真正的身体里了不是吗?更何况,她有些舍不得……亓殷。
  
  要是她走了,他怎么办?
  
  看他一副注孤生的架势,她一旦走了,恐怕这男人下半辈子都找不到媳妇了。
  
  虞娇坐在梳妆台前,如是想道。
  
  便是这时,房门忽的被人从外头敲响。
  
  “进。”
  
  虞娇答道。
  
  从梳妆铜镜中看到粉白衣裳的侍女诡异又别扭的走路姿势,虞娇的眉头就是一皱。
  
  她下意识转头,一下子就看到了来人身上那股子诡异的柔光。
  
  “你……”
  
  开口的刹那,高大魁梧的侍女便猛地抬起头来,伸手就朝虞娇的口鼻捂来。
  
  两人距离太近,虞娇连躲避都没地方躲。
  
  意识陷入黑暗的一瞬,虞娇内心眼泪飙溅。她就知道,她就知道男主这种生物根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她早就说了!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将这人放出来的,呜呜。
  
  ——
  
  这一晕,虞娇再度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换了地图了。
  
  “醒了?”
  
  便是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虞娇的耳边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虞娇再想要闭眼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虞娇蓦地从身下柔软的床榻之上坐了起来,刚转头,她便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捏住了。
  
  亓殷捏也就算了我当他是调情了,男主你捏我,性骚扰没跑了。
  
  虞娇内心大声吐槽着,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怎么看你一点也不怕啊?就不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吗?毕竟,不久前你可是不依不挠想要我的性命啊?”
  
  听到这里,虞娇这才抬起头来,故作一脸惊喜地看向面前洗去了脸上所有易容的闻人无忌,“无忌哥哥?怎么是你?还有你说什么呀?我怎么会想要你的性命呢?”
  
  虞娇装作不解。
  
  闻言,闻人无忌眯了眯眼,“还在跟我装?刚刚醒来时,明明都已经听到了我的声音,还想装睡的人不是你吗?我刚刚仔仔细细地想了想,先前城楼之下,你分明早就认出我的身份来,所以你才会想让亓殷杀了我!包括我之前的老道装扮,虽然我不晓得我到底是哪里漏了馅,但若不是与我有过接触的你认出了我,我真的想不出来我到底怎么会引来亓殷的追杀!”
  
  “无忌哥哥……”
  
  听到这里,面上拼命维持着疑惑的小表情,心里虞娇早就已经疯狂呐喊起来。
  
  你一个男主,挂开得那么大也就算了,脑子还够用,怎么老天也不降道雷把你这妖孽劈死啊啊啊!
  
  “你不承认也关系,我也不需要你的承认。”
  
  闻人无忌缓缓放下了他捏着虞娇下巴的手。
  
  然后就这么当着虞娇的面,掀开了自己的下摆,露出一副“我给你看个宝贝”的吊诡表情来。
  
  见状,虞娇第一时间就慌忙用手掌捂住了双眼。
  
  “不不不,大哥,不要这么客气,我不看不看不看!”
  
  边说话虞娇边疯狂地摇起头来。
  
  闻人无忌:“……”不是,你以为,我要给你看什么?
  
  拿出一个锦盒的男子,一脸复杂看着将双眼捂得紧紧,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的虞娇,良久,才轻咳了声,“能不能问问,这段时日,亓殷到底教了你些什么?”
  
  啊?
  
  察觉到对方语气不对,虞娇这才缓缓展开了指缝,便看到了对方表情古怪地朝她看来,衣摆已经被放下了,手里正捧着个巴掌大的红漆锦盒。
  
  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的虞娇,动作僵硬地将手放了下来,尬笑了两声。
  
  虞娇能承认她根本就不是亓殷教的,而是她本性如此吗?
  
  那必然不能。
  
  所以没错,就是亓殷教的。
  
  虞娇还没来得及甩锅,另一头闻人无忌就已经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算了,我也不感兴趣……”
  
  说话间,他打开了手中的锦盒,露出盒子里一只白白胖胖的小虫子来。
  
  向来怕这些软体动物的虞娇,几乎一看到这小登西,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齐齐冒了出来。
  
  偏偏站在她对面的闻人无忌还一脸慈爱地看了眼盒子里的白虫子。
  
  “知道这是什么?忘忧蛊。”
  
  闻人无忌笑容逐渐变态,“只要它进到你的身子里,会立刻叫你将近一年的事情全部遗忘,我记得你与亓殷也相处了小一年的时间了对吧?不用跟我解释,无忌哥哥都知道的,都是亓殷那个混账的错,是他引诱了你,才叫你一门心思想要跟无忌哥哥作对。”
  
  “所以娇娇你放心,只要用了蛊,你就会彻底遗忘你和他之间错误的种种,反而会想起你曾经对我的疯狂爱恋起来,那样的你才是真正的你……娇娇,不痛的,很舒服的,你放松一点,它一下子就进去了,一点都不疼的!”
  
  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还跟她开黄腔!
  
  虞娇欲哭无泪。
  
  随即越退越往后的女子,瞅准了时机,趁人不备,立刻将闻人无忌推开,刚想要往外跑去,忽的感觉脖颈处微微一疼。
  
  “唉,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虞娇,你相信我,将来你一定会感激我的!”
  
  倒在地上的虞娇,意识渐渐模糊……
  
  嗯,我感激你,男主,我感激你全家,感激你祖宗十八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