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夫人,你讲讲理 > 184莫不是大哥派来的人?

184莫不是大哥派来的人?

就像是设计好的一样,在白澜之受伤之后,原本那批来势汹汹的刺客却全部退下了。
  
  沈书乐赶紧将她抱回驿站,让人去请大夫过来。
  
  白时烨闻讯凑了过来,难得的给了沈书乐一副好脸色,“沈二公子,要是白澜之这个贱人因此丧命了,本世子还真得好好谢谢你。”
  
  白时烨知道沈书乐清楚他与白澜之之间的破事,所以在他面前也就懒得伪装了。
  
  沈书乐蹙了蹙眉,不悦的说道,“白世子,你庶妹在里面生死未卜,你说这种话是不是不太合适?”
  
  “不合适?”白时烨邪魅一笑,“沈二公子,我这应该叫真性情吧!”
  
  沈书乐:“伪君子。”
  
  白时烨不甘示弱,“我是伪君子,那沈二公子是什么?”
  
  “道貌岸然的色胚?”
  
  “你和你的娇妻成亲还不足三月吧?”
  
  “你可别忘了,大夏国明文规定,娶正妻者,三月之内不可纳妾。”
  
  “你敢说你和白澜之那个贱人没有暗渡陈仓!”
  
  沈书乐怒斥道,“白世子,你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和令妹清清白白,你休想造谣!”
  
  白时烨冷笑了一声,“造谣?你们俩要是没有一腿,她会舍命帮你挡那一箭?你骗鬼呢!”
  
  沈书乐气闷,他也不想让她多此一举挡那一箭啊!
  
  可他又不能说那样的话。
  
  白姑娘的的确确因为他而受了重伤,现在还未脱险,要是自己说她多管闲事,就有点太不是人了。
  
  沈书乐别过脸,不想跟白时烨浪费口舌。
  
  白时烨也懒得搭理沈书乐,他幸灾乐祸的守在一旁,希望大夫打开门时,能听到白澜之重伤不治,已经死了的好消息。
  
  可惜老天并没有听见他的祈祷,不一会儿给白澜之处理伤口的女大夫就出来说道,“公子,姑娘并没有伤及五脏六腑,我已经将她的箭取了出来,伤口也已包扎好,你们可以进去看她了。”
  
  白时烨听了翻了一个白眼,“啧,真没意思。”
  
  女大夫看着白时烨扬长而去的背影惊呆了,她不安的看着沈书乐,自己刚才说错话了?
  
  沈书乐笑着安抚道,“别管他,他发神经呢。”
  
  他指了指屋内,“人醒着吧?”
  
  女大夫点点头,“刚刚拔箭的时候就醒了。”
  
  “姑娘特别能忍,拔箭那么疼,她连哼都没哼一声。”
  
  沈书乐进了屋,见白澜之虚弱的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顿时有些无措,“白姑娘…这次多谢你了。”
  
  白澜之冷清的说道,“不用谢。”
  
  “我忘了沈二公子会武功,要是我不帮您挡这一箭,您也不会受伤。”
  
  “是我多此一举了。”
  
  白澜之一席话直接把沈书乐想说的话堵了回去。
  
  这人怎么知道自己想要告诉她下次不要这么做了呢?
  
  他讪讪的笑了笑,“总之,今日谢谢你的好意。”
  
  “你好好养伤,想要什么就跟我说,我保证替你办到。”
  
  白澜之目光转了转,“真的什么事都行?”
  
  沈书乐:“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我一定尽力。”
  
  白澜之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番后,还是没抵挡住内心的渴望,“我听苏姑娘说,您很会讲故事。”
  
  沈书乐嘴角抽了抽,这个臭娇娇,怎么什么事都往外说啊!
  
  白澜之抿着嘴,“我现在受了伤,只能躺着,有点无聊。”
  
  她期盼的看着沈书乐,“沈二公子给我讲个故事可好?”
  
  那眼神太过乖巧,顿时让沈书乐警铃大作。
  
  白澜之她…不会吧!
  
  沈书乐尴尬的挠了挠下巴,“唉,白姑娘,你别听娇娇乱说,我哪会讲故事啊!”
  
  “有一次娇娇睡不着,我就随便编了几句话哄她睡觉。你也是知道的,娇娇有时候傻乎乎的,随便忽悠她什么她都信。”
  
  “可你这么聪明,我这些雕虫小技就不在你面前献丑了。”
  
  “我看这驿站里有声乐表演的姑娘,你要是无聊,我去请她们过来陪你解解闷。”
  
  白澜之还来不及拒绝,沈书乐已经起身走到门口了,“你等着,我马上就把她们叫过来。”
  
  待房门关上了后,沈书乐才长舒了一口气。
  
  自己平时也没跟白姑娘有什么来往啊,为什么白姑娘她…
  
  啧!
  
  沈书乐眉头皱了皱,真是麻烦啊。
  
  这事儿要是被娇娇知道了,还不得伤心成什么样。
  
  她那么崇拜白澜之。
  
  沈书乐甚至都不敢想苏若雪知道这件事后的表情。
  
  他摇了摇头,总之,自己以后还是避免跟白姑娘接触吧。
  
  沈书乐找到驿站的管事,要他给白澜之的屋子送两个歌女过去。
  
  管事应下后,多嘴关心了两句,“钦差大人,到底是谁要刺杀您啊?”
  
  “小的听说幸亏您带了几拨人,不然您这次就危险了。”
  
  沈书乐愣了一下,随即虚了虚眼,“管事不用担心,我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只要那批贼人敢再来,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走他们一个。”
  
  掌事愣了一下,有片刻的失神,不过很快笑着说道,“钦差大人威武,小的先下去做事了。”
  
  沈书乐盯着管事的背影发愣,似乎要把他的背看出一朵花来。
  
  “主子,刺客的身份基本明确了。”繁影找了过来,在他的耳边小声汇报道,“是和京城那一批人是一伙的。”
  
  “没想到他们竟然追到江南来了。”
  
  “不过他们这次来势汹汹,却很多撤退了,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沈书乐勾了勾嘴角,“总有一天会弄明白的。”
  
  “这事儿先不管,你找人去盯着驿站里的掌事,他有点不正常。”
  
  “是。”
  
  繁影应下后却站着没有动作。
  
  沈书乐回头看向他,“还有事?”
  
  繁影:“属下想请您回屋见几个人。”
  
  沈书乐挑了挑眉,“谁?”
  
  “刚才在打斗的时候,这群人突然加入了我们,将那批刺客击退。最开始属下还以为是皇上安排保护主子的人,可是属下刚才询问时,他们否认了。”
  
  沈书乐皱起了眉,“他们没说他们的主子是谁?”
  
  繁影摇摇头,“不管属下怎么问,他们都不说。”
  
  “他们只说是奉命保护您的,属下说不需要,他们也赖着不走。”
  
  沈书乐愣了一下,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出现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走,看看去。”
  
  在背后默默保护自己的,莫不是大哥派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