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汉从接见张骞开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超长记录创造者—阿弩缇

第一百七十九章 超长记录创造者—阿弩缇

......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
  
  丝质的长帘内隐隐约约传来一道羞叱声。
  
  “快起来,一会大且渠来了。”
  
  “没事,还来得及。”
  
  呜呜呜~
  
  里面的声音又变得沉寂。
  
  殿外,大且渠穿着一身合身的盔甲,戴着灰红色面甲,慢慢地走了过来。
  
  几位宫女相视一眼,余光扫了殿中一眼,连忙行礼。
  
  “拜见大且渠。”
  
  大且渠刚要如往常一样进殿,心中还念念不忘。
  
  等会见面的时候如何宽慰女王的怒气。
  
  毕竟,阿弩缇肯定又惹恼了女王殿下。
  
  阿弩缇那样的人,必定不会服从。
  
  几位宫女挡住了她前进的步伐。
  
  “大且渠,女王殿下有令,没有她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额?”大且渠有些不解。
  
  她发现宫女的余光向宫殿里面看去,心中咯噔一下。
  
  她严声道:“殿中可有其他人。”
  
  好吧,不用答了。
  
  因为此时屋中传来一道如泣如诉的声音。
  
  声音极其尖锐,掺杂着极点的爽快。
  
  大且渠脸色瞬间变幻,精彩极了,幸亏戴着面具,否则十分搞笑。
  
  她的胸脯也随之荡起。
  
  自己还打算一会准备安慰。
  
  然而,女王殿下已经开始享受起来了。
  
  我....小丑竟是我自己?
  
  两位宫女缩了缩脖子。
  
  两人可是知道大且渠和女王殿下之间的关系,而且一看大且渠就有些气愤。
  
  大且渠丢下一句冷冷的话:“我在这儿等着。”
  
  她走到一旁,静静地等着。
  
  此时,空中忽然飞着三只大雁。
  
  两只在前,一只在后。
  
  大且渠:“......”
  
  此情此景,她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
  
  “我不行了......”
  
  大月氏女王喘着气,面色绯红,整个人犹如洗了澡一般。
  
  娇躯瘫软在床榻之上。
  
  “不行,再来。”
  
  女王惊呼一声,双眸都要流出眼泪。
  
  “怪物啊!”
  
  ......
  
  太阳换了个方位。
  
  大且渠抿了抿嘴,眼眸噬人般。
  
  她来了很长时间了,按照新法规定的时间来看,足有三个时辰了。
  
  然而,里面的动静仍没有停。
  
  气得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破天荒般的跺了跺脚,像个小女人一般,吃醋地走了。
  
  -------
  
  阿弩缇进京没有大张旗鼓,而是悄然进京。
  
  此时,临时休息地。
  
  老程来回走动,嘴里嘟囔个不停。
  
  “莫非大月氏女王想要对殿下动手吧,这都已经快一天一夜了,怎么还没有任何消息?”
  
  娄丝老神在在地坐在一旁,手里擦着锋利的剑刃,一言不发。
  
  显得十分悠闲。
  
  老程忍不了了,他道:“咱们要不去看看。”
  
  “怎么去,恐怕你没有到达王宫里面,就被乱箭射死了。”
  
  娄丝淡淡道。
  
  老程嘟囔了几句,他也知道这种情况。
  
  如果是以前的王庭,他认为自己还有几分本身带人冲到跟前。
  
  但是这次回来之后,发现变化更大。
  
  城外大修土木,长长的护城河。
  
  城墙也加厚加高了,更为重要的是,多了许多新型守城武器。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
  
  守军的精神气也很不一样。
  
  这种变化和兰也城的一样,让人恐惧。
  
  “唉!”
  
  老程担忧道:“你说大月氏女王找殿下能干什么?”
  
  娄丝神秘一笑:“能干的地方多了!”
  
  老程皱了一下眉头,没好气道:“那你说说。”
  
  娄丝轻笑了几声,站立起来,挥舞了一下宝剑,斜视剑身,眼眸盯着剑尖。
  
  “你这个死面瘫,什么表情啊!”
  
  在这么多人中,娄丝给众人的印象就是个面瘫,平日很少露出表情。
  
  有时候也很容易让人忽视。
  
  实属工具人!
  
  娄丝对老程的话毫不在意,摆摆手道:“我去外面一趟。”
  
  “干什么?”
  
  “杀个人。”
  
  老程惊呼:“杀谁?”
  
  娄丝淡淡道:“该杀之人。”
  
  大约是下午三四点之时,大且渠又看了一趟。
  
  宫女弱弱道:“前一刻的时候女王要了一点饭菜,然后又关上了门。”
  
  大且渠转身离开。
  
  “额,大且渠,不知道女王殿下在忙什么?”
  
  一位大臣小心翼翼地询问道,他也不知道为何大且渠今日是如此的状态。
  
  哪怕不看面颊,也能感受她的愤怒。
  
  冷若冰霜,让人不敢大声说话。
  
  大且渠抬起眉头:“你有什么事情?”
  
  大臣连忙说道:“圣庙即将建好,但是里面祭祀的人物......还没有确定。”
  
  大且渠想了想,好像是这回事情。
  
  女王殿下好像派人建造圣庙,要祭祀祖先。
  
  大月氏祖先?
  
  哪里去找,往上找三辈都不容易,能够祭祀谁?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露出惊愕的神情。
  
  不会吧。
  
  女王殿下隐隐约约和她透露过一些事情。
  
  她说,一个部落,要有自己的保护神。
  
  一个国家,不仅要有自己的保护神,而且要解决一个问题。
  
  那就是自己是谁?从哪里来的问题。
  
  从哪里来?东方呗!
  
  打不过匈奴,被人赶过来了。
  
  至于从哪里来?
  
  以前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情。
  
  大臣咳嗽几声,不知道为什么大且渠不再说话。
  
  “我初步拟了几个人物,比如月亮神,还有先王。”
  
  “等一下。”
  
  大且渠打断了他的说话。
  
  “这件事情很重要,不需要你考虑了!”
  
  “????”大臣心中幽怨:“明明自己的职责就是这个啊!”
  
  可惜,他还是灰溜溜地走了。
  
  接下来,又有几人前来,来向女王殿下汇报一下任务。
  
  可惜,女王殿下分身乏术啊。
  
  大且渠闷闷不乐的批复着。
  
  让所有前来的大臣都升起了怀疑:“大且渠为何生气了,难道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
  
  贵霜翕候的儿子,也就是阿弩缇的二哥温尼挱向大且渠表达爱意。
  
  并且表示愿意放弃当前地位,与大且渠成百年好合。
  
  可以说,做足了面子。
  
  当时大且渠只回了一句:“你不行,你太小了。”
  
  温尼挱脸颊抽搐了几下,没有动怒。
  
  ps:想问问大家喜欢看啥剧情啊!
  
  后台订阅有些摸不到头脑,以为写的好章节订阅比较菜。
  
  这几天订阅起伏太大,有的相差一百个以上了。
  
  大家在评论区说说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