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球卡牌之决斗怪兽 > 第247章 传说登场,真红眼黑龙!

第247章 传说登场,真红眼黑龙!

14日,距离大赛还有一天,林游再次外出。
  
  这次,倒没再去各大决斗馆。
  
  没必要了。
  
  昨天在江城决斗馆,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决斗体验。
  
  算是检验了一番自身当前的实力。
  
  相比之前,的确有了很大的成长。
  
  最为显著的,大概就是魔力利用率这方面。
  
  之前林游魔力深厚,反而出现了一种,自身卡牌资源无法匹配消耗的状况。
  
  这情况,说给别人听,恐怕会羡慕死。
  
  幸福的烦恼啊!
  
  而现在,就比之前强了太多。
  
  各种消耗大户,都等着魔力供应呢,再如何,也不至于出现供大于求这等略显滑稽的事情。
  
  由于不参与决斗,林游基本是闲逛了一整天。
  
  看看风景,感受一下热闹的江城。
  
  这天过的,当真有些惬意。
  
  一眨眼,便到了晚上。
  
  随意在街头吃了点特色小吃,便回到了别墅,早早的睡去。
  
  ……
  
  翌日。
  
  一大清早,林游便迅速爬起床,洗漱过后,直接出门。
  
  今天,便是全国新生交流赛开幕的日子。
  
  且不止开幕,当天,据说便会进行第一轮比赛。
  
  至于比赛内容,暂且不得而知。
  
  若是最常规的,可能便是简单粗暴的两两对决。
  
  但某些人,会在第一轮自动晋级。
  
  这样做,也是避免一些有实力的倒霉蛋,撞上了这些最为顶级的参赛选手,提前淘汰出局。
  
  往年来说,这样的安排并不少见。
  
  很快,林游到了迎新广场。
  
  一辆大巴车已经停在那。
  
  大巴车周围,能看到一些校领导的身影。
  
  此外,不少学员,都特地赶来送行。
  
  今日出发,江城的二十位参赛选手,都会聚集于此,之后一同去往本次大赛的举办地——
  
  江城协会!
  
  此刻,林游的出现,立刻吸引了大量目光。
  
  “是林游,林游来了。”
  
  “也不知道,今年林游能做到何种地步,我有预感,他肯定会在这次大赛上一鸣惊人!”
  
  “那肯定,他这实力,在这次参赛选手中,可能都有希望排进前十了!”
  
  “前十可能有些夸张,但前十五是有的,可这就够叼了。”
  
  “别夸张了,没听说吗?前天林游在江城决斗馆,轻松击溃了一个叫孙玉伟的决斗者,这位,可是魔都前五的存在!”
  
  “卧槽,还有这事?”
  
  “千真万确,我也听说了,现场不少人都看到了,决斗王国上,都有人在谈论这事呢。”
  
  他们讨论着这些,那些导师、校领导的目光,也都纷纷汇聚在林游身上。
  
  心中都清楚。
  
  今年的江城高校,可能会因为他的出现而迎来一个大爆发!
  
  被如此关注,林游倒是习惯了,安之若素的走过去。
  
  看到导师群体中的黑源后,和其挥了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之后,又和副校长夏炎点头示意,便是上了大巴车。
  
  时间虽还早,车上,已经坐着一些人了。
  
  基本都是江城高校的学生,毕竟在校内,最为方便。
  
  江城高校这次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名额,也就是五人。
  
  这五个名额的最终归属,林游也有耳闻。
  
  抛开他自己,另外四人,最终定为夏沐、肖毅、漆雨旋及邓卓。
  
  这个名单,也比较符合林游的预期。
  
  就是有些可惜,像是曾曦、陈牧、万义斌这些实力不弱的学员,到头来没能拿到这个参赛机会。
  
  这些人,甚至可能比大多数参赛者更强。
  
  毕竟许多城市,决斗实力偏孱弱。
  
  但对这些城市,大赛方面依旧很照顾,皆是至少给出五个名额。
  
  而十大决斗城市,包括主办方江城,也不过各自二十个名额。
  
  这就导致了不少遗珠的出现。
  
  江城有,其他决斗强城,自然也有。
  
  尤其是帝都、魔都,可能他们的一些遗珠,都能击败九成以上的参赛选手了。
  
  但遗憾归遗憾,名额归属权早已尘埃落定,再去多想也没意义。
  
  眼下,车内坐着的,正是此次参赛的另外四人。
  
  皆坐在靠前的位置。
  
  唯独一人,坐的相当靠后。
  
  这人,并非江城高校的,也并非十大高校。
  
  而是那位在多校争霸中,拿到最后一个名额的那位。
  
  说起来,也是熟人了。
  
  前天在江城决斗馆遇到的邹翔。
  
  一个人闷在后排的邹翔,见林游上车,表情微变,但很快将头扭到一边,装作没看见。
  
  林游并未在意,本来也只是草草的看了对方一眼,接着便看向近前的夏沐几人,笑道:“各位,起到都挺早啊。”
  
  漆雨旋笑道:“这么重要的日子,想晚起反而成了难事,昨天晚上,都稍微有些失眠了。”
  
  夏沐轻笑道:“不奇怪,多少会有些兴奋和紧张。”
  
  “小题大做。”
  
  肖毅轻哼一声,日常怼了句夏沐。
  
  邓卓更干脆,压根没出声,闭目养神中。
  
  林游笑了,“是吗?我昨晚倒是睡得很舒畅。”
  
  说着,又话锋一转,“不过今天的比赛,倒是的确让人期待,也不知道,到底会采取怎样的赛制,要是常规的两两对决,可就有得忙了。”
  
  夏沐失笑道:“你完全不用有这样的忧虑,要是那样,你这个‘大魔王’,首轮不被轮空,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漆雨旋也笑道:“赞同。”
  
  林游耸了耸肩,“太无聊也没意思,我还想早些领教看看,各大城市的超级新人,具体水准如何。”
  
  听他说到这个,夏沐不由道:“据说你前天去了趟江城决斗馆,还和魔都的高手有过一次较量,感觉如何?传闻中可把对方说的不堪一击,一时我都难辨真假了。”
  
  难辨,而非肯定为假!
  
  显然,哪怕夏沐没有亲眼见证林游卡组进化后展现的成果,也仍旧对他抱有十足的信心。
  
  事实上,即便没亲眼目睹,也不妨碍他猜测一些东西。
  
  毕竟这次,他们几人的卡组,可都赶在大赛前强化了不少。
  
  林游恐怕更是如此。
  
  协会的三张定制卡牌,可是被他拿到手了。
  
  此刻,被问到感想,林游认真的想了想,随后道:“很强,讲真的,以他的实力,如果对上之前的我,结果可能就截然不同了。”
  
  夏沐目光微动,林游这句话,透露的信息不可谓不多。
  
  之前的林游,这指的,自然是集训期间的他。
  
  而那个时期,林游的实力,大家也有目共睹,非常强!
  
  否则,又怎会在集训中,以压倒性的积分拿到第一?
  
  可这样的林游,依旧可能被那位传闻中的魔都高手轻松击败?
  
  此外,这样一位魔都高手,对上如今的林游,却是反过来被碾压!
  
  这一刻,夏沐从林游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深不可测。
  
  如今的林游,到底有多强?
  
  不止他,其余几人,也都纷纷从中听出一些东西,心中都带着一丝震动。
  
  因为魔都新人的强大!
  
  更因为林游实力上的又一次飞跃!
  
  夏沐带这些感慨,也带着些期许,“那这次,真是有得热闹了。”
  
  几人在车内聊着有关这次大赛的事情,时间一点点过去。
  
  渐渐地,十大高校的参赛选手,也都陆续赶来了。
  
  这些参赛选手,也基本都是熟面孔。
  
  枫叶的杜执中、季明。
  
  黄蜂的宋明、飞恒的张侠、陈一哲、浅叶的邓雨欣。
  
  抛开这些熟人,剩余的,也皆是在之前的集训中,有过亮眼表现的天才学员。
  
  众人齐聚,大巴车倒是热闹了一些。
  
  而很快,又一人上车。
  
  夏炎!
  
  这位江城高校的副校长,便是此番大赛的带队人。
  
  夏炎上车后,目光在车内众人身上扫过,郑重开口道:“既然都上车了,那我就先简单说两句,这次全国新生交流赛,将会是你们这些新生代天才最理想的一次展现自我,发光发热的机会。”
  
  “倘若能在此次大赛中脱颖而出,你们势必会因此进入决斗者协会的视野,由此拿到未来进入各大分会乃至总会的邀请函,前途不可限量,这会是你们最大的机遇。”
  
  “远景不谈,就说当下,一旦能拿到好成绩,各种资源奖励,都将纷至沓来,你们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因为修炼资源的匮乏而感到忧虑。”
  
  夏炎说的很正式,可话语,却充满了诱惑力。
  
  很快,又道:“抛开个人方面,你所在的高校,乃至城市,也会因此而闪耀,因为你们的付出而骄傲,这份荣誉,会永远的刻在城市的功绩殿堂中,时刻铭记。所以这次大赛,于你们,于江城而言,都是一场荣耀的试炼,我很期待,你们在这场试炼中,能交出怎样的答卷。”
  
  众人静静聆听着。
  
  听着这些,心中,或多或少涌现出一丝热血。
  
  相应的,肩头上,仿佛厚重了几分责任。
  
  夏炎顿了顿,最后凝声道:“总之,全力以赴,让全国的人知道,江城,会是这场试炼中的最大黑马,任何所谓的霸主,都要提心吊胆了,做到这点,你们可否有信心?”
  
  “有!”
  
  话到这份上,众人心中的激情也被点燃,颇具气势的,齐声答了一句。
  
  “好!”
  
  夏炎很满意,随后看向司机,“张师傅,我们可以出发了。”
  
  “好嘞!”
  
  司机师傅情绪好像也上来了,恨不能这时候抽上一小根,情绪无从挥洒,只好踩足油门。
  
  偌大的大巴车,在他手头上犹如躁动的精灵般‘飞’了出去。
  
  ……
  
  江城众人出发的同时,江城各地预定的酒店中,各校的参赛选手,也纷纷在带队老师的整合下出发了。
  
  目的地,江城协会。
  
  目标,冠军!
  
  是的,冠军。
  
  先不说现实与否,夺冠的气势先打出来。
  
  决斗起来,也能更添几分冲劲。
  
  ……
  
  这一日的江城,时间尚早,却已经提前沸腾起来!
  
  ……
  
  大巴车开离城区,到了郊外。
  
  行驶了一阵后,前方,一座大型园区映入眼帘。
  
  看到这园区,车内有人啧啧称奇道:“之前就听说,江城协会建立在郊外,没想到是真的,还是这样一座园区。”
  
  “大惊小怪,江城协会的建设地,不在郊外,难不成还能大摇大摆的建设在城中心?那一天到晚,得吸引多少眼球,特别是进进出出的,多引人注目?”
  
  “我不是这意思。”
  
  那人连忙道:“我是以为,协会会隐藏在什么特殊秘境之中,又或者是之前集训的那种魔力场,没想到会建设在外界。”
  
  “也不奇怪,协会人多,若是都集中在一处秘境,活动起来难免不便,又不是什么文职工作,憋得住。”
  
  众人聊着,大巴车很快驶入园区。
  
  这辆车,应该有在协会认证,进入时,没有多余的手续,一路畅通无阻。
  
  透过车前玻璃,林游注意到了,园区的中心,有一栋高耸的大楼。
  
  那大楼相当不简单,还隔着一些距离,他便从中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魔力波动。
  
  “苦力~”
  
  栗子球飘飞出来,它也感知到了,且感知的,更加具体一些。
  
  那股魔力波动,并不具备攻击性,而是更加凝固,用于生成屏障。
  
  这点,林游其实也猜到了,从栗子球这得到了验证。
  
  而此刻,大巴车并未朝那栋大楼驶去,而是靠右侧的位置。
  
  那头,建筑的影子极其稀少,几乎是一片广阔的草原。
  
  是的,草原!
  
  也不知道,这园区具体有多广阔。
  
  一些学员看到这,也是惊叹,“我去,这地方真够大的,我们这是要开到哪去?”
  
  “大概是一个适合集结的位置吧,这次大赛,参赛选手少说得有上千人了吧?”
  
  “笑话,你是一点没关注往届大赛的消息啊?以往的参赛人数,可都是五千往上走,今年情况特殊,各大城市的名额都遭到一定的削减,不过再如何,三千打底是有的。”
  
  “三千?!”
  
  不知情的那位,显得无比惊讶。
  
  可很快有人嗤笑道:“滥竽充数罢了,咱们江城,可还要不少人才受限于名额无法参赛,若是较真,这三千人里,起码有一大半都不够格参赛,到头来,真正有竞争力的,大概也就两三百人。”
  
  “这样啊……听你这一说,我现在更有信心了呢,本来还想着,咱这实力,不比五大高校的诸位,更别提头牌的林游、杜执中这些大佬了,还担心,到时候参赛被人给点菜了呢,现在看,咱这是一盘大菜啊,哈哈!”
  
  这些人聊着天,林游等人,目光则落在前方。
  
  一片青葱的地平线在前方拓展开来,大巴车开了许久,忽地,前方的景物,有了变化。
  
  林游眼神微动,留意到了,大概往前几百米处,出现了一片湖。
  
  湖不大,长度不足千米的样子。
  
  但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湖面的清澈,阳光下,透出一种奇妙的镜面质感。
  
  此刻,湖水旁,还能看到一些人的身影。
  
  从他们身上统一的白色制服可以看出,这些都是协会的人。
  
  很快,车子开了过去,停下。
  
  坐在副驾驶的夏炎第一个起身,回头交代道:“你们暂且在车内做好,不要擅自下车,静候便是。”
  
  说完,和那位张师傅一起下了车。
  
  看来,目的地便是这了。
  
  现在,大概得等其他人赶来,他们这批人,是第一批到的。
  
  正等待着,一人,忽然凑了过来,打起招呼,“林游,如何,集训以后,这些时进展还算顺利吗?”
  
  林游看向凑来的宋明,悠然笑道:“还算可以,你应该也不差吧?”
  
  他还记得,集训中,最终拿到第二名的,便是宋明。
  
  同样拿到了高额的奖励,并且和林游一样,同样拿到了协会的定制卡牌。
  
  如此丰厚的资源在手,宋明一番消化后,实力再次飞跃,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进步是有,但竞争力,要想和真正顶级的那批新人较量,依旧差了许多。”
  
  宋明倒是谦虚上了,不过,这话也未必是在谦虚。
  
  和孙玉伟一战后,林游或多或少,也有了一些衡量。
  
  严格来说,孙玉伟,或许就是今年这场大赛,所谓‘顶级’的门槛。
  
  这道门槛,想要跨越,还真不是什么易事。
  
  整个江城,抛开他自己,或许唯有杜执中,有能力战胜对方。
  
  当然,可能一些人有了异常长足的进步,那引起的变数,林游自然没法预测了。
  
  林游笑道:“孰优孰劣,还得较量后才知晓,一些人,也许没有达到想象中的高度,标准答案,还是要从实践中获悉。”
  
  “是这个理。”
  
  宋明也笑了,这时,有人忽然道:“快看,又有人来了。”
  
  众人顿时回头看去。
  
  果然,又看到一辆大巴车的身影。
  
  不对,不止一辆。
  
  后方,还跟着好几辆。
  
  各大城市的参赛者,都陆续被接来了。
  
  很快,那些大巴车靠近。
  
  停在周围,车上,皆有人下来。
  
  并非参赛选手,而是他们的带队老师。
  
  这些人,也在第一时间,和协会的人交谈起来。
  
  又等了一阵。
  
  渐渐地,周围停满了车。
  
  但大巴车,其实是少数,更多的,是载客面包车。
  
  这些面包车上,仅仅坐着寥寥几人。
  
  这些城市的带队人,下车后,也是迅速在协会的人那完成现场登记。
  
  人虽多,协会的效率却一点不差。
  
  迅速完成必要的工作后,一位穿着协会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上前,夹杂着魔力,朗声道:“诸位年轻的参赛者,由衷的欢迎你们代表各自所在城市,前来江城协会参加此次的全国新生交流赛,在这里,我先不做过多介绍,先让我们前往本次大赛的专用场地。”
  
  说完,手头上,忽然涌现出耀眼的金芒。
  
  那璀璨的金芒闪耀下,还不等众人反应,前方那片湖水,忽然剧烈的波动起来。
  
  水面起伏不断,而在这起伏间,惊人的一幕出现。
  
  那些湖水,以湖中心为界限,徒然朝着两侧涌动。
  
  仿佛一股伟力作用,硬生生将湖水推开。
  
  而空出的部分,并非失去湖水后的湖底,而是一片深邃的漆黑。
  
  多看几眼,就好像要因此坠入无边的黑暗。
  
  湖水涌动的越加疯狂。
  
  到最后,竟是在两侧堆起了冲天而起的两道水墙!
  
  中间,则是一大片漆黑。
  
  “苦力~”
  
  透过那漆黑,栗子球迅速感知到,有股力量要爆发了。
  
  验证很快到来。
  
  忽地,林游感觉到,自己似乎正在上浮。
  
  确切的说,是所处的车辆在上浮!
  
  事实也是如此,透过车前玻璃,便能轻易发现这点。
  
  这辆大巴车,瞬间上浮,之后,犹如遭到牵引般,飞往那片漆黑的湖面。
  
  其余车辆,亦是如此。
  
  壮观的一幕出现。
  
  半空中,大片面包车混杂着一些大巴车,纷纷在空中悬浮。
  
  紧接着,又迅速融入湖面。
  
  车辆成片消失,几次眨眼的功夫,便尽皆消失。
  
  等这些参赛选手被送进去后,那位中年男子一招手,两侧高耸的水墙,忽然各自喷涌出一团水球。
  
  两个水球同时朝中间飞去,很快便碰撞在一起。
  
  咕噜、咕噜!
  
  气泡涌动的声音传来,那两个水球,骤然融合成一个巨大的水球。
  
  水球顺应着中年男子的意志,朝这边飞来,迅速将剩下的人吞噬其中。
  
  诸位带队人也见怪不怪了,一些熟悉的,已是淡定的攀谈起来。
  
  这个巨大水球,载着他们,也飞入了那片漆黑当中。
  
  ……
  
  坐了趟‘飞天大巴车’,眼前的视野黑暗了几秒,等再次传来光亮时,那种悬浮感依旧没有消失。
  
  透过车前玻璃看,果不其然,还在空中,甚至更高了,都和云层肩并肩了。
  
  此刻,大巴车正迅速而不失平稳的降落着。
  
  不止他们的车,周围,也依旧遍布着飞车。
  
  林游静静地欣赏,这风景还是相当不错的。
  
  看着云层,心情仿佛都畅快、柔和了不少。
  
  可惜的是,美景没能常看。
  
  没多久,离地高度便不足二十米了。
  
  从一旁的车窗往下看,一片广阔的沙地,已经映入眼帘。
  
  看到这一幕,有人诧异道:“我们难不成要在这地方决斗?这地方,好像不太方便建立决斗保护机制吧?难不成,这次要玩真的?野外决斗!”
  
  “不太可能。”
  
  一位十大高校的参赛选手摇了摇头,“野外决斗,限制太多,决斗起来,还需要自行掌握分寸,不然一个不小心,把人给弄死了算谁的?协会可能让我们这样下狠手吗?若是不下狠手,碾压局还好,一些势均力敌的战斗,可就太需要瞻前顾后了。”
  
  “谁知道呢。”
  
  忽然,一人冷哼出声,“也许真就玩这么狠呢?”
  
  听到这话,众人微怔,不由看向那位坐在后排的发声之人。
  
  邹翔!
  
  心情郁闷了许久的邹翔,见不少人看来,再次冷笑道:“看什么?觉得我在胡说八道?觉得这事不可能发生?”
  
  “笑话!也许协会今年就打算培养出一群恶狼呢?否则为何在今年通知全国各地组织集训?如此重大决策,正常来说,会这般突兀的拍板?”
  
  有人忍不住道:“别危言耸听,这项决策可是好事,对我们这些新人大有裨益,况且不止我们,后续那些老生,也有属于他们的集训,不存在偏颇,所以哪年拍板都不奇怪,只是我们运气好,正好赶在今年撞上了。”
  
  邹翔淡淡道:“你说的有可能,但谁能保证,我所说的,就一定不会发生?”
  
  “……”
  
  那人被这话说的语塞,迟疑了一下,方才道:“怎么想都不可能,那可是会死人的,甚至不止一两人,全指望参赛选手自控吗?战至白热化,有些时候,可无暇考虑这些,更甚者,借比赛之手,故意坑杀一些仇家都说不定,虽然这个概率也很低,但总之,一旦没了限制,必然会大乱一场!”
  
  “不可能吗?”
  
  这时,又有人轻哼一声,邓卓一脸淡漠道:“我看从近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来看,协会就是有这方面举措的征兆,也许今年还只是个缓冲,但未来三五年,事情就难说了。”
  
  “最近能有什么事?不是一直相安无事?”
  
  邓卓冷笑了一声,仿佛因为对方的愚昧,摇了摇头。
  
  那人刚想质问,沉吟片刻的宋明开口道:“近些年,却是算不上太平,光是江城,大半年前的那次黑暗决斗者突袭事件,你们应该没忘吧?”
  
  这话一出,众人恍然,原来是因为这个!
  
  那次事件,由于校方并未采取保密措施,其实最终造成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不止江城本地人,全国人基本都有耳闻。
  
  不过,后续江城协会采取的打击措施,处理得当,也及时挽回了江城的颜面。
  
  外界对此,也是赞许的声音为主,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样一股暗藏的黑暗势力一锅端,充分的展现了江城的强大实力,以及绝不姑息任何黑暗势力嚣张跋扈的坚定态度。
  
  可如今,宋明旧事重提,却是让一些人,隐约感到不安。
  
  那次事件,明面上是以江城斩草除根,大获全胜的姿态而告终,可实际情况如何,不是普罗大众能轻易知晓的。
  
  难不成,邓卓和邹翔那番话,就是因为这个暗藏的不稳定因素?
  
  正想着,宋明又道:“不止这个,难道你们没感觉到,近些年,秘境波动的新闻,越加频繁了吗?甚至去年,江城就有过这样一次秘境波动,当时还冒出了少见的黑星秘境怪兽,也成了震动一时的大新闻。”
  
  “好像是这么回事……”
  
  “为何听你们说这些,我有些瘆得慌。”
  
  最初质疑的那位,也面色微滞,半晌,有些艰涩道:“不至于吧,这些数据的上升,也许和协会这些年开发的秘境数量增多存在关联,可能引起了一些反噬,但不会像你们说的那么严重。”
  
  “其实也只是一种猜想。”
  
  宋明解释道:“实际情况如何,只有协会知晓,我们分析再多,也只是可能,但我想说的是,没必要抹杀一些坏的可能,就算概率再低,它也依旧存在。”
  
  “好吧,你们是对的。”
  
  那位也放弃了,说到现在,连他自己都有些动摇了,心中,不由多出一些想法。
  
  车内的氛围,也随之生出几分凝重。
  
  但也有不少人,面色不起波澜,甚至压根没太在意。
  
  林游便是其一。
  
  他现在懒得去想、去分析这些所谓的危机。
  
  先不说是否遥远,就算近在咫尺,现在的他,又能如何呢?
  
  成天担惊受怕,神经敏感?
  
  那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他现在想的,只是眼前的事情,拿下此次大赛的桂冠。
  
  给自己谋取更多好处,不断强大自身。
  
  严格来说,这反而正是对于可能存在的危机的最佳解法。
  
  砰!
  
  一道声响传来,然后是一连串的声音在四周爆发。
  
  诸多飞车,轰然落地了!
  
  落地的瞬间,林游等人便感觉到,此前在空中处于平稳状态的大巴车,此刻反而剧烈波动起来。
  
  紧接着,视野内晃起一阵扭曲、模糊的白光。
  
  等那白光消失后,众人竟已是踏足于沙地,而那大巴车……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再看周围,所有的车辆尽皆消失。
  
  瞭望无边的沙地上,聚集着数千人。
  
  不出意外话,和林游他们一样,都是参赛选手。
  
  想象中的大赛开幕式并未到来,一开场,众人便这样冷不丁被置于这片空旷的沙地上。
  
  唯有阵阵萧瑟、冷冽的风送作陪伴。
  
  偌大的沙地,经过短暂的沉默后,爆发出了激烈的讨论。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比赛的场地,就是这片场地吗?还有,这意思是,让我们立刻展开比赛不成,没个赛前宣讲之类的?”
  
  “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是要来场大乱斗吧,那就倒霉了,单挑我兴许还能赢几场,乱斗感觉会死的很惨啊。”
  
  “不至于,乱斗岂不是很容易造成拉帮结派,到时候谁干的过魔都、帝都的人?”
  
  “你们都在想比赛模式,难道只有我在意,这地方到底是哪吗?我们可是从那个湖面进来的,多神奇啊!”
  
  “少见多怪,协会手段通天,别说把我们从湖里送进来,就是抽水马桶,也一样办得到,一个发力的载体罢了。”
  
  “去你的,你丫能别说的这么恶心吗?”
  
  “恶心吗?我没说粪坑就不错了。”
  
  “呕——!!”
  
  议论声此起彼伏,人群中的林游,环视了一圈周围后,轻笑道:“也不知这些人,分别是哪座城市的参赛者,也没个象征意义的标注之类的。”
  
  一旁,夏沐微笑道:“不论如何,留到最后的,大概不难猜到,会是那些人,按照往年的情况来看,帝都、魔都这两座城市的新人,至少能包揽前五,普遍来说,甚至要扩大到前八,更极端一些,前十都是他们的人,这种情况,也不止一次两次发生了。”
  
  “那今年就打破这不像话的情况。”
  
  邓雨欣忽然一溜烟窜了过来,成竹在胸道:“别的城市不谈,今年前十的席位,我们江城,至少得占据三席!”
  
  “咳咳……”
  
  这话一出,不少江城参赛选手汗颜。
  
  姑娘,你认真的?
  
  知道这话啥意思吗?
  
  还前十,江城这些年,别说三个,哪怕一个前十选手也没诞生过,你是真敢开口!
  
  哪来的自信?
  
  就凭你是集训第三?
  
  好吧,这个第三还是相当有含金量的。
  
  可关键是……你集训了,人家也集训了,且受到的训练,大概率质量更高。
  
  不出意外,今年的帝魔双雄,会更胜往年,包揽前十的可能性,大大的攀升!
  
  虽说江城今年属实不弱,可真要说有机会竞争前十的,除了林游,也就是杜执中了吧?
  
  特别是林游……别说,以他那逆天的集训成绩,今年没准真能冲进前十。
  
  那就牛大了啊!
  
  对林游,这些参赛选手,还是相当服气的。
  
  越是强大,便越能体会,林游天赋上的超凡脱俗。
  
  夏沐倒是没取笑她,只是轻笑道:“但愿如此,也许今年,真的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光景。”
  
  “不是也许,是一定!”
  
  邓雨欣依旧自信满满。
  
  众人无力吐槽,可这时,肖毅又一脸淡然道:“某些人打之前,信心就消磨的不如一个女生了吗?”
  
  这话,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在暗讽夏沐。
  
  可这会,不少人都觉得自己‘中枪’了,显得有些尴尬。
  
  不是我们不自信,是再自信,也得基于现实啊,睁眼说瞎话有啥意思?
  
  而邓雨欣,也不觉得肖毅这是在帮她说话,反而没好气的看向他,“女生怎么了?女生的信心,才是最充沛的!”
  
  “……”
  
  肖毅语噎。
  
  看到他这模样,林游都忍不住失笑。
  
  没想到这二傻子也有今天,被妹子给说的哑口无言。
  
  莫名滑稽。
  
  就连夏沐,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注意到这点的肖毅眉头悄然微挑,但很快,强行压了回去,恢复了一脸的深沉。
  
  也不吭声,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这边正说着,忽然,现场传来一阵骚动。
  
  “卧槽,兄弟们,快看空中!”
  
  “那是什么……好大一个水球!”
  
  “恩?我怎么在水球里看到我们的带队人了!”
  
  “还真是……我们的也在,还有司机!”
  
  “都在,之前外面那些协会的人也都在。”
  
  发现这点后,有人笑道:“看来总算要步入正题了,我就说嘛,这么大的赛事,协会怎么可能就这样把我们扔在这片鸟不拉屎的沙地。”
  
  可很快,有人神色微妙道:“为何我觉得,那水球不像是在接近我们,反而像是远离?”
  
  这话一出,不少人表情微滞,观察一阵后,更是一脸迷惑。
  
  真走了!
  
  是的,那颗巨大水球,就这样当着几千人的面,从他们头顶迅速飞走,丝毫不带停留的。
  
  显然,指望那些人来讲解现状,是不靠谱的。
  
  一阵功夫后,水球彻底失去踪迹。
  
  沙地上,数千参赛者,绝大多数都一脸懵逼。
  
  当然,也有不少人,思考起个中原因。
  
  协会这么做,想来是有用意的。
  
  江城参赛者这处,宋明有些不确定道:“或许,大赛从现在便已经开始了,考核的内容……”
  
  迟疑了一会,还是道:“是让我们追逐那个水球的踪迹?若是如此,早些行动,就能占据不小的优势。”
  
  “追逐水球?”
  
  众人听得一阵错愕,确定不是在胡扯?
  
  可为何觉得,好像真有几分道理?
  
  哪怕林游,都觉得的确有这可能,但也没着急行动。
  
  无他,没必要因为这点可能性,就手忙脚乱。
  
  即便真被宋明猜对了,后来居上,也并非什么难事。
  
  抱着这想法的,不是一个两个。
  
  提出猜想的宋明也是如此想的,不着急行动。
  
  刚才的猜测,只是闲来无事,分析一二罢了。
  
  沙地上,不少人,也都有各自的想法,分析着当前的状况。
  
  但不论如何猜测,到头来,没有哪个付诸行动。
  
  不过,倒有人试着召唤出飞行怪兽。
  
  目的很简单,登高望远!
  
  可这些人观察一阵后,也是无果。
  
  几千人就这样僵持在沙地上,半晌过去,忽地,空气中传来一道气爆声。
  
  下一刻,一位紧闭双眼的青年男子,竟是凭空出现在高空。
  
  他的出现,顷刻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有人看到了他身上的漆黑制服,那制服上,还隐约纹着一道暗红色徽印。
  
  “这是谁,也是协会的成员吗?为何这制服是黑色的……”
  
  “重点是这个吗?没看到他现在的状况吗?踏空行走!没依靠怪兽的能力,而是单纯的魔力,魔力浮空,这特么绝逼强者啊!”
  
  “这制服,除了颜色,款式和协会的白色制服好像也差不多,会不会是进阶版?协会中,一些地位比较高的,就穿这种?”
  
  “有可能,不过管他呢,看这情形,好歹我们不用继续傻站在这了。”
  
  众参赛选手说着这些,高空中,那青年男子,忽然睁开双眼。
  
  霎时间,竟是流溢出几缕暗红。
  
  一双暗红色的眼眸,居高临下的注视着那些参赛选手,片刻后,淡淡道:“长话短说,我是你们此次大赛首轮的考官,由我来负责筛选出,可以通往后续轮次的学员,一切失败者,今年的个人赛事之旅……到此为止。”
  
  声音很清冷,但这声音,依旧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中。
  
  听到这句话,众人惊讶。
  
  比赛真就这样草率的开始了,没个前戏啥的?
  
  但也有人,反而喜欢这样的模式。
  
  不必听那些废话,直入主题。
  
  可还有些人,则带着些玩味想着,是真没前戏,还是大部分人,压根没机会欣赏这前戏?
  
  此刻,江城众人这边,林游也是轻笑道:“看这意思,是觉得人太多了,打算先经过几轮的筛选,先清除一大批?有够无情的。”
  
  “省事的做法罢了。”
  
  邓卓面色平静的说了句,肖毅也淡然道:“不然还得陪一些不成器的小孩玩过家家,提前让他们闭嘴是对的。”
  
  “你们也够无情的。”
  
  林游笑了,“这可是我们这些人人生当中仅此一次的全国新生交流赛,再不济,多给点剧情,也碍不着多大事吧?”
  
  夏沐微笑道:“做人是该宽容些,可看起来,这次协会,不打算宽容。”
  
  不远处,邓雨欣嘀咕道:“首轮考核好像不是直接决斗,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来些另类的考核方式?”
  
  “什么?”
  
  一些人好奇的看向她。
  
  邓雨欣想了想,道:“比如……萌宠大赛这种!”
  
  “噗……”
  
  众人差点没噎着,林游倒是笑了,想到了这妹子会说这话。
  
  若是让她来制定赛事内容,保证整上这么一出。
  
  也许纯粹的萌宠大赛不靠谱,可若是添加一些竞技因素,外加淘汰机制,多想想,整合一下,也未尝不可能存在。
  
  此刻,猜测考核内容的,也不光是他们,各个城市的参赛选手,对此都有些想法。
  
  而很快,高空中,那位青年男子淡淡道:“肃静。”
  
  依旧是很平淡的一句话,甚至不带丝毫强调口吻。
  
  可这声音,传入众人耳中的瞬间,在场参赛者心中,近乎皆是一震!
  
  仿佛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击了一下。
  
  林游微微挑眉,刚才那声音,似乎触碰了一下他的精神之海。
  
  晃荡了一下,但很快,便被吞噬。
  
  那等触碰力度,显然不大,可仅仅凭借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还隔着高空,便造成了此等影响……属实有些可怕了!
  
  狠人啊,这位!
  
  林游心中也是一动,但没有太过吃惊。
  
  毕竟这位,可是全国新生交流赛的考官,显然来自总会!
  
  决斗者协会总部派出的人,那实力,多强都不奇怪。
  
  整个沙地,也是顷刻间安静下来,唯独剩下那冷冽之风,依旧在刮。
  
  很快,青年男子的声音再度传来,“现在,我来宣布你们此轮考核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在听到我的口令后开始行动,容许你们以任何方式赶路,穿过这片沙地,但只限于个人,任何针对他人的卡牌援助,都将视为犯规,每次犯规,都会累计至大赛终末,犯规次数累计达到三次,视为淘汰。”
  
  “这片沙地的尽头,则会有下一轮的考官等待着你们。”
  
  话音落下的瞬间,众人心中了然。
  
  考核内容相当直白,让他们以自身的力量,穿过这片沙地。
  
  这件事,听起来貌似轻而易举,可没人会小觑。
  
  谁知道这片沙地前方,会出现什么怪物。
  
  虽然暂时看上去,不像是有什么危机,可这不才是起点吗?
  
  全国大赛的考核,显然不会简单!
  
  此刻,众人又忍不住低声议论。
  
  林游这边,有人忍不住分析道:“我觉得吧,前面的沙地,明面上也许没什么问题,可暗处,可能会有大麻烦!”
  
  “你是说……地底下?”
  
  有人瞬间会意,那人点头,“没错,危机肯定不会摆在明面上,若是那样,通过考核再轻易不过,你们想想,我们这么多人,就算考官说不准互帮互助,可那限制的,也只是怪兽之外的援助!”
  
  “但实际上,真闯荡起来,怪兽帮着掩护一二,甚至不说掩护,大家的怪兽一起碾压过去,无形间,不就是一种联合了吗?”
  
  “有道理诶,所以危机肯定源自暗处,打的就是一个猝不及防!”
  
  暗处吗?
  
  听着他们的分析,林游觉得有道理,不过并不担心。
  
  凭小家伙的感知力,暗处的攻势,未必具有隐蔽性。
  
  这地方,又不像冥界,自带感知屏蔽!
  
  在这,栗子球的感知能力,可是能正常发挥的。
  
  当然,这是协会布置的考核,也许隐蔽性本身,就异常强悍……强悍到栗子球也会被轻松骗过去。
  
  但问题不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干就完事了!
  
  正想着这些,忽地,林游心中莫名一凛。
  
  紧接着,低声议论中的众人,也发现了什么,停止讨论,望向高空。
  
  在那里,一抹浓郁的红芒正在闪耀。
  
  连带着,一股恐怖的气息开始升腾!
  
  光是感受到这气息,众人就觉得有些压抑的说不出话来,思绪骤停!
  
  “吼!”
  
  一道低沉,而极具威慑力的龙吼声,霎时间响彻高空。
  
  高空之上,红芒消退,一道庞大的身影,显露而出!
  
  那是一条龙!
  
  一条通体漆黑,骨骼分明的黑龙!
  
  而这条黑龙,身上最为醒目的,莫过于那双充斥着冷酷、霸气、吞噬感的暗红色眼眸!
  
  好似被它盯上一眼,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这条冷酷的黑龙,挥动着那双庞大的漆黑龙翼,君临天际!
  
  看到这条黑龙的瞬间,数前参赛者,心中无不震动!
  
  这这这……这特么是——
  
  传说中的怪物,堪称最为强大的红星怪兽之一的——
  
  真红眼黑龙!
  
  ……
  
  震动归震动,震动过后,众人心中开始思考另一个严重的问题。
  
  考官,你考核就考核,这时候放出这传说中的怪物干嘛?
  
  显然,这举动不是没有意义的,更不可能单纯为了彰显自己牛逼。
  
  那岂不是……
  
  这一刻,众人无比默契的想到一件事。
  
  心脏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