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球卡牌之决斗怪兽 > 第246章 魔都新人王

第246章 魔都新人王

这么喊虽然稍显中二,可毕竟是首次发动场地魔法卡,多少该有点仪式感。
  
  此刻,站在钟楼顶端的林游,俯瞰着下方构建的场地世界,有些震撼、有些感慨。
  
  一卡一世界啊!
  
  之前觉得这样的说法,有些夸大其词。
  
  可现在亲身经历,哪怕只是这样一处不算成熟的场地,依旧有种创造一方天地,成为天地主宰的感觉。
  
  不过,现在好歹处于决斗中,林游也没过于分心。
  
  手头的动作,还是不慢的。
  
  直接释放了几张装备魔法卡。
  
  魔术法杖、守护权杖、咒缚魔杖!
  
  经典三件套。
  
  三张魔法卡发动的瞬间,林游脚下的钟楼,顿时有了反应。
  
  几道魔法光华掠过,钟楼上,便刻印上了三道魔力指示物。
  
  同样获取魔力指示物的,不止是恩底弥翁,魔法操纵人偶也是如此。
  
  三个魔力指示物浮现的同时,他的气息,也是一阵增长。
  
  结合几张装备魔法卡,气息更是可怕。
  
  【魔法操纵人偶】
  
  攻击力/4300,守备力/1400
  
  ……
  
  如此增长,也是引起现场一阵热议。
  
  “三张装备魔法卡都给那只怪兽了?这是要孤注一掷?”
  
  “好像是……看这局势,有点像刚才那场决斗了,超黑星级战力被搞定后,只好将宝都押在一只黑星怪兽上了。”
  
  “那不是输定了?刚才那头野牛攻击力飙到了6400都回天乏术,现在更没机会了,就是不知道,这张场地魔法卡,会不会产生变数。”
  
  “我看难,场面劣势太大,而且那兄弟一鼓作气发动了那么多卡牌,现在魔力应该已经枯竭了,确实和刚才一样,是在背水一战了。”
  
  “他这消耗是大的有些惊人了,这实力,妥妥在之前那人之上啊!可惜对手实力属实逆天。”
  
  ……
  
  场地魔法卡的出现,确实惊到了不少人,但从局面上来说,几乎没人会认为林游是占据上风的那一方。
  
  哪怕一些认识林游的江城人,也都有些拿捏不定了。
  
  心中有些骇然。
  
  那家伙到底是谁,连林游都被这般压制了。
  
  帝都、魔都的天才学员吗?
  
  众人心中所想,林游不知,也并未在意。
  
  这时,插入‘鱼尾’身前灵魂屏障的黑色锁链破碎。
  
  封禁时间过去。
  
  ‘鱼尾’却也没着急发动卡牌,只是仰看林游,笑道:“现在你打算如何应对,依靠这处场地,有办法破局吗?”
  
  说完,身前的奇美拉骤然扇动羽翼,身边有大量风元素萦绕。
  
  这些自然生成的浓厚风元素,让‘鱼尾’有些感慨,这就是接近决斗级的超黑星级怪兽么?
  
  风元素相伴下,奇美拉以最快的速度杀向林游。
  
  决斗既然已经开始,‘鱼尾’可不打算和对手闲聊到底。
  
  他只想看看,林游到底能有几分本事。
  
  看着眼中紫芒流转的奇美拉向自己杀来,林游轻轻摇头,“对不住了,奇美拉,现在,必须要稍微收拾一下你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身前,魔法操纵人偶走出一步。
  
  两手拉扯的那些丝线更紧。
  
  这一刻,有些奇异、又有些悚人的一幕出现。
  
  只见魔法操纵人偶手中,以丝线操控的小小人偶,忽然摇身一变,成为奇美拉。
  
  确切的说,则是一个缩小版的奇美拉,犹如玩具。
  
  这只‘玩具奇美拉’,被那些丝线操控。
  
  红色兜帽下,魔法操纵人偶眼神狡诈,还带着些嗜血。
  
  忽地,双手十指一阵跳动,犹如弹奏着什么不知名的曲子。
  
  那‘奇美拉’人偶,也跟着跳动起来。
  
  没跳动多久……噗嗤!
  
  徒然爆成齑粉。
  
  与此同时,朝这边杀来的奇美拉,身上骤然炸出一个锅大的血洞。
  
  大量鲜血混合内脏涌现。
  
  奇美拉眼神顷刻间涣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
  
  眼中,依旧带着那紫芒,更为悍勇的杀来!
  
  魔法操纵人偶的特殊效果,没能直接击溃超黑星级的奇美拉。
  
  这点,林游不算意外,他在盘算的,是另一件事。
  
  “200点魔力消耗……比想象中的要低一些。”
  
  这等消耗,便是发动魔法操纵人偶特殊效果的代价。
  
  当然,正如魔法、陷阱卡根据奏效目标的不同,产生的消耗存在差异一般,他这项特殊效果造成的消耗,同样有差别。
  
  现在看来,针对奇美拉这等超黑星级战力,便是200点魔力的消耗。
  
  至于效果方面……无法击杀,但能迅速使其重伤。
  
  这威力,也够强大了。
  
  200点魔力消耗,对林游而言,也不算多。
  
  六道魔壳在身,实际上,相当于100点魔力罢了。
  
  此刻,因为发动特殊效果,魔法操纵人偶身上的魔力指示物一阵波动,眼看要消耗掉。
  
  恩底弥翁忽地泛起一阵阵魔法波动,钟楼上,两个魔力指示物就此消失。
  
  代替消耗!
  
  依靠特殊效果,瞬间重创奇美拉后。
  
  抓住奇美拉受创的僵持,魔法操纵人偶再度出手,十指再次一阵舞动。
  
  这次,不再是发动效果,而是操控着那个人偶。
  
  人偶挥动手中的尖锐武器,对着奇美拉的头颅狠狠刺去。
  
  奇美拉周围风元素扩散,干扰人偶出击的同时,自身羽翼扇动,迅速退开。
  
  这时候,不得不退了!
  
  拖着重伤之躯,上去硬战现在的魔法操纵人偶,显然是不智之举。
  
  突如其来的战局转变,使得‘鱼尾’稍有意外,但很快笑道:“倒是没想到,你真正的王牌,其实是这一只,我的荆棘姬,选错了目标呢。”
  
  但会搞错目标,也再正常不过。
  
  毕竟奇美拉的强度,同样惊人,特别是接近决斗级这点!
  
  倘若不遇到强制破坏类的效果,处理起来,将会异常困难。
  
  “但现在,用掉了这项王牌效果,接下来你的处境,可能就不太好了。”
  
  ‘鱼尾’笑了笑,随后,身前卡牌翻转。
  
  魔法光芒闪耀,一间熟悉的糖果屋,就要显现。
  
  看到这一幕,那些原本因为林游突如其来的一手强制破坏,扭转战局而惊讶的观众,再次摇头。
  
  又是那间可怕的屋子,能连续引动强制破坏的存在!
  
  如此一来,林游刚扭转的战局,将会迅速再度崩溃。
  
  “等着你了。”
  
  林游无比淡定,看到这糖果屋虚影,瞬间驱使沉默魔术师发动效果。
  
  沉默魔术师抬起法杖,对准那道糖果屋虚影,释放出一道魔法冲击。
  
  ‘鱼尾’身前,卡牌停止了翻转,刚浮现的虚影,也因此退散。
  
  无效了它的发动!
  
  这下子,‘鱼尾’面色有了变化。
  
  没想到,林游场上的怪兽,竟然直接无效了他的糖果屋。
  
  糖果屋会被针对,‘鱼尾’其实有想过,他的卡组中,也有应对的方法。
  
  可应对的,却是魔法、陷阱卡。
  
  并不包括怪兽卡的效果!
  
  “有些麻烦了。”
  
  ‘鱼尾’感到头疼,没了糖果屋,他就无法直接通过‘强制破坏’这种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那只魔法操纵人偶。
  
  哪怕魔法操纵人偶已经使用过了一次特殊效果,可它本身的战力,也极其强大。
  
  更重要的是……‘鱼尾’看了眼他身上的三道魔力指示物,总有种不详的感觉。
  
  这只怪兽,不会和我的糖果屋一样,能连续引动强制破坏吧?
  
  虽说对面这仁兄未必还有魔力支撑这样的效果发动,但他不信,对方没一些高超的‘补魔’手段。
  
  如此一来,再来一次‘强制破坏’,重创他的荆棘姬,局势可就彻底被扭转了。
  
  殊不知,林游现在还真没特别的补魔手段。
  
  唯一一张迅捷鼹鼠,如今也尚未置入卡组。
  
  但他现在的魔力,依旧无比充裕。
  
  本就破千的魔力,配上六道魔壳发威,不是开玩笑的!
  
  此刻,场中。
  
  ‘鱼尾’身前,忽然浮现出召唤的光芒。
  
  又一次的召唤了怪兽!
  
  也是他能连接的最后一只怪兽。
  
  奇美拉控制权转移的同时,灵魂连接的对象,自然也发生了偏转。
  
  “唳!”
  
  一道尖锐的鸣叫声传来,一只怪异的狮鹫张开偌大的翅膀,在空中登场。
  
  这只狮鹫发出声音的瞬间,一阵奇异的音波扩散出去。
  
  音波霎时间击中那魔法钟楼。
  
  也正是这座魔法都市恩底弥翁的核心之处。
  
  这只狮鹫发动了自身的特殊效果,在召唤的成功的那一刻,便可破坏场上的一张魔法或陷阱卡。
  
  它想要击溃的,正是当下的场地!
  
  虽说为了维持这座场地,林游需要不断耗费魔力,可‘鱼尾’从刚才的一些细节便能发现,这场地多半能转交自身的魔力指示物,给需要的对象。
  
  如此一来,便成了活生生的魔力指示物供应商。
  
  还是免费供应的那种!
  
  哪怕它自身,也需要依靠吸收魔法卡而生成魔力指示物。
  
  可这条件,再容易达成不过。
  
  好比刚才,他的糖果屋分明被无效了,可他依旧注意到,钟楼上的魔力指示物,又多出一个。
  
  包括魔法操纵人偶也是如此,多出一个魔力指示物的同时,攻击力再次上升200点。
  
  这些不断新增的魔力指示物,让‘鱼尾’很在意。
  
  因此,不打算放任这座魔法都市继续存在、发展下去。
  
  然而,抱着这等想法的‘鱼尾’,很快面色再变。
  
  那道顺利击中钟楼的音波,在荡起一阵涟漪后,却未能进一步扩散下去。
  
  魔法钟楼上,只是消散了一截光华。
  
  与之一起消失的,则是一个魔力指示物。
  
  从已有的2个,变为1个。
  
  看着‘鱼尾’露出惊愕的眼神,林游倒没吝啬解释,轻笑道:“恩底弥翁在遭到破坏时,依靠清除自身的一个魔力指示物,就能豁免此次破坏,想击溃这座魔法都市,可是很难的。”
  
  说话间,魔法操纵人偶已经再次操作那小人偶杀了上去。
  
  以一敌二,和受伤的奇美拉及完好状态的荆棘姬斗的难分难舍。
  
  气势上,丝毫不输!
  
  “原来如此。”
  
  ‘鱼尾’其实也猜到了这点,得到验证后,更加头疼了。
  
  心中忍不住暗骂,这特么的还怎么打啊?
  
  自己的魔法卡人家说无效就无效,人家的魔法卡,都不带折腾的,直接就能反制他的针对!
  
  “这方法行不通,那只能另辟蹊径了。”
  
  ‘鱼尾’有些头大,他倒不是无计可施了,还藏着另一套战术,但在当下的环境,也未必好使。
  
  那么想赢下这场决斗,关键点,还得看当下。
  
  至少场面上,他的高端战力更加突出,虽然一个已经受到重伤,但只要弥补回来就是!
  
  想到这,身前魔法卡再次翻转。
  
  一顶小红帽虚影浮现。
  
  另一头,沉默魔术师抬起法杖,魔法冲击!
  
  卡牌停止翻转,无效化。
  
  ‘鱼尾’微愣,还能无效?
  
  有些难受,有些憋屈,没办法,只能再换。
  
  又一张魔法卡发动。
  
  卡牌刚开始翻转,沉默魔术师再次抬起法杖,又一道魔法冲击。
  
  卡牌再次停止翻转,依旧无效化!
  
  “……”
  
  ‘鱼尾’大脑一僵,片刻后,有些抓狂。
  
  艹你丫的!
  
  凭什么还能无效?
  
  能连续无效就罢了。
  
  你发动效果不消耗魔力的?
  
  无效一张魔法卡,这么强力的效果,百八十魔力还是得要吧?
  
  这都第三次了,那就是接近三百点的魔力消耗。
  
  如此消耗,你现在还能扛得住?
  
  更令他心累的是,魔法都市及魔法操纵人偶,这下子,又各自提高了两个魔力指示物。
  
  共计6个魔力指示物在身的魔法操纵人偶,攻击力赫然已高达4900点!
  
  都快上5000了!
  
  ‘鱼尾’也知道,发动魔法卡会给林游这两张卡添加魔力指示物,可这不是不得已吗?
  
  这些魔法卡,都是他卡组中的关键一环,总不能就因为忌惮对手继续增长魔力指示物,而干脆啥也不放吧?
  
  因噎废食的事他可不干!
  
  但没想到,卡牌又遭到连续无效。
  
  ‘鱼尾’这回真有些没辙了。
  
  卡组中,不少强力卡牌,或是已经发动,或是遭到无效。
  
  现在想改变战局,几乎不可能了。
  
  好在目前来说,战况其实没想象中那么糟糕。
  
  虽然魔法操纵人偶因为重重增幅,导致此刻的战力极强。
  
  但他场上这些怪兽,也不是没法应对。
  
  甚至持久战打起来,胜利的反而会是他这一方。
  
  但问题在于……谁知道这只怪兽,到底还能不能继续发动那项强制破坏效果。
  
  那挂在身上的六个魔力指示物,也不知到底是不是虚张声势。
  
  正想着这些,魔法操纵人偶再次舞动双手,那姿势,看的‘鱼尾’有些发慌。
  
  很快,令他瞳孔微缩的一幕出现。
  
  只见魔法操纵人偶以那些丝线操控的小人,又一次的,变成了奇美拉的样子!
  
  紧接着,那奇美拉便跟随着他双手舞动的节奏而起舞。
  
  “坏了!”
  
  见状,‘鱼尾’心中喊了一声,下一刻,破碎声传来。
  
  奇美拉骤然间破碎。
  
  魔力指示物再度消耗!
  
  这次,倒是魔法操纵人偶自行消耗了两个魔力指示物。
  
  可他身上挂着足足六个,消耗之后,还余留着四个。
  
  看着那些魔力指示物,‘鱼尾’总觉得,林游还能继续引动效果。
  
  两个指示物一次的话,那便是两次。
  
  想到这,‘鱼尾’更郁闷了。
  
  特么的,真要这样,那还打个屁啊!
  
  不对,就从眼下的局势来说,就基本已经没法处理了。
  
  他的荆棘姬,纯靠单挑可没法赢过现在的魔法操纵人偶。
  
  况且,魔法操纵人偶身上挂着的那三张装备魔法卡,未必只能起到增加攻击力的作用。
  
  郁闷归郁闷,‘鱼尾’也不打算这么放弃。
  
  驱使着荆棘姬,骤然展开攻势。
  
  荆棘姬伸出双臂,大量荆棘蜿蜒而出。
  
  对准的目标,并非魔法操纵人偶,而是沉默魔术师。
  
  若是能处理掉这个家伙,后续能正常发动魔法卡,也许还能翻盘。
  
  包括那只狮鹫,也从空中俯冲而下,直奔沉默魔术师杀去。
  
  “这可不能给你随便针对啊。”
  
  看到这一幕,林游轻笑,魔力再次驱动。
  
  魔法操纵人偶迅速舞动双手,那些丝线连接的人偶再变。
  
  这回,变成了荆棘姬!
  
  “开玩笑呢?”
  
  ‘鱼尾’面色一僵,特别是看到那荆棘姬人偶在那些丝线的牵动下起舞的瞬间,人都有些麻了。
  
  砰!
  
  荆棘姬身上,骤然炸开一个血洞。
  
  相比奇美拉,生命力要脆弱一些的她,差点没稳住身形,就此倒下。
  
  徒然被重创,荆棘姬后续的攻势未能放出。
  
  而此先那些蜿蜒而出的荆棘,则被魔法操纵人偶迅速切断。
  
  有趣的是,用来切断那些荆棘的,正是荆棘姬人偶!
  
  至于那狮鹫,甚至用不着魔法操纵人偶出手,光靠沉默魔术师自己,便能够应对了。
  
  应对的方式,也相当直接。
  
  挥动法杖,直接开大!
  
  三颗混合着光、水两种元素的魔法弹,呈品字型飞出。
  
  杀来的狮鹫感受到威胁后,那对羽翼骤然华为璀璨的金色。
  
  变得无比坚固的同时,破坏力大增。
  
  显然,亦是发动了战斗技能。
  
  狮鹫双翼齐出,一个拍击,震碎了三颗魔法弹。
  
  可魔法弹炸开后,元素能量便迅速入侵。
  
  那看似固若金汤的羽翼,竟是霎时间浮现出大片破碎。
  
  鲜血也顺势流淌。
  
  显然,这次大招对轰。
  
  沉默魔术师占据了上风!
  
  这样的结果,林游丝毫不意外。
  
  现阶段,论大招威力,他还没遇过一只更胜沉默魔术师这招的白星怪兽。
  
  不止如此,在沉默魔术师和那只狮鹫完成对轰的瞬间,魔法操纵人偶,再次舞动十指。
  
  刚变回常规状态不久的人偶,一下子,又变成了荆棘姬。
  
  荆棘姬人偶一阵舞动。
  
  很快,在‘鱼尾’略显麻木的眼神中,荆棘姬当场破碎!
  
  荆棘姬的破碎,也使得现场陷入一种死一般的沉寂。
  
  四次强制破坏效果!
  
  这样的结果,令人始料未及。
  
  决斗开始前,大家还在想着,林游要如何应对‘鱼尾’那连续的强制破坏,可到头来,被这招制裁的,反而成了‘鱼尾’。
  
  太魔幻了!
  
  砰!
  
  这时,空中又传来一道破碎声。
  
  失去荆棘姬的照料,那只白星狮鹫,又如何抵御魔法操纵人偶的丝线攻击?
  
  ‘鱼尾’无比郁闷,“不打了,不打了,这没法玩啊,我认输!”
  
  认输的相当果断。
  
  没法子,就算他现在还有余力战斗,甚至还有一套暗藏的战术体系。
  
  可那套体系,若是没有够强的怪兽站场,根本无法发挥出威力。
  
  局面来说,继续下去,也只是走个灵魂屏障被击碎的过场。
  
  倒不如干脆点,免得更丢人。
  
  对手认输,林游也不意外。
  
  这场决斗,他虽算不上火力全开,可这压力,也给的够足了。
  
  想在这轮番轰炸下支撑下去,可是极难的。
  
  这位来自魔都的对手,实力非同小可。
  
  哪怕在魔都,想来也不是善茬。
  
  林游如此想,‘鱼尾’更是咋舌不已,走过来,望着林游有些无奈,“江城高校现在强的如此夸张吗?恍惚间,还以为刚才是在和帝都的高手决斗。”
  
  林游笑了,“江城高校,高手如云,若是稍有不慎,吃个大亏,也很正常。”
  
  “的确。”
  
  ‘鱼尾’点头,“差点把前面那货当成衡量的标准了,你这实力,哪怕在魔都这批新生中,恐怕都很难找出一个能稳赢你的。”
  
  “很难找出……”
  
  林游来兴趣了,“这么说,其实还是能找出稳胜我的新人了?”
  
  “仁兄不要介意,坦白说,你的实力放在江城,其实已经有些超常了,没猜错的话,今年江城的新人王,非仁兄你莫属。”
  
  ‘鱼尾’再次夸赞了一句,但随后,话锋一转,“不过,江城的决斗资源,和魔都、帝都相比,客观来说,差距不小,包括整体的成长环境,也在产生影响,这就导致,魔都、帝都两大城市所孕育的天才,便代表了全国新鲜血液的最高水准。”
  
  “其中,难免会有少数人,堪称‘怪物’,让那些天才都变得黯然失色,这些人的强度,甚至不能以常理去衡量,输给他们,遗憾虽有,但真的无需太过放在心上。”
  
  “看来你相当肯定这点。”
  
  林游更有兴趣了。
  
  他刚才展露的实力,虽然不能说全部,但也相当不俗了。
  
  谈不上多少客气成分。
  
  可饶是如此,‘鱼尾’眼中,在魔都,依旧有能稳胜他的存在。
  
  这就有趣了!
  
  虽然和‘鱼尾’接触时间不多,可林游也能感觉到对方的真性情,这种话,不会因为所谓的撑场面而乱说。
  
  这时,‘鱼尾’又开口道:“我也不瞒你,我说的那位,其实就是我大哥,崔家浩,你可以记住这个名字,这也是今年魔都新人王的名字。”
  
  “懂了。”
  
  林游轻笑,魔都新人王……原来如此,如果是这种级别的新人,那就能够理解了。
  
  能在魔都这种妖孽频出,几乎堪称最强的决斗城市中站到顶点,实力可想而知。
  
  这样的人,以常理度之不可取。
  
  尤其是今年情况特殊,各大城市,可都在大赛前,由当地协会专门发起集训。
  
  经过集训后,这些本就天赋无双的新人,更是如虎添翼。
  
  场上,二人还在赛后闲聊。
  
  观众席,众人却方才后知后觉。
  
  紧接着,哗然声不绝于耳。
  
  赢了,那个新上场的,击溃了那个强的不可思议的存在!
  
  不仅是击溃,过程上,甚至显得并不焦灼。
  
  毕竟是以对手最强有力的手段,战胜了对方!
  
  ‘师夷长技以制夷’!
  
  而这时,观众席的程安等人更是疯狂了。
  
  “卧槽,卧槽,这就是林游,江城的王!”
  
  “林游兄这实力,真叫人没话说,无懈可击,各种意义上都是如此!”
  
  “那还用说吗?我兄弟能弱吗?也不看看是谁的兄弟!”
  
  “去你丫的!”
  
  几人都不淡定了,唯一没吭声的吴倩,眼中,却已经充满了崇拜之意。
  
  好……好强,好帅!
  
  正说着,程安注意到了什么,指了指某处,乐了,“你们快看邹翔。”
  
  这一说,吴倩外的两人看去。
  
  顿时,也乐了。
  
  此刻的邹翔,脸色更是难看到极点。
  
  丝毫没有因为林游将击溃自己的‘鱼尾’轻松击败而高兴。
  
  因为这意味着,他和林游之间的差距,更是犹如鸿沟。
  
  这时再想起之前退场时,林游和他说的那番话,更是觉得无地自容。
  
  心中感到羞耻的同时,也带着震撼。
  
  这个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强!
  
  之前对战‘鱼尾’时,那种无力感可是狠狠的刺激到了他的自尊心。
  
  从未想过,自己会和一个同龄人,存在如此巨大的差距。
  
  那家伙是魔都或是帝都的新人王,没错,肯定是这样!
  
  邹翔心中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安慰着安慰着,自己也就深信不疑了。
  
  可眼下,林游却将‘鱼尾’给轻松击溃。
  
  他的心理安慰,顿时沦为自欺欺人。
  
  这一刻,邹翔心态彻底爆炸。
  
  但偏偏,一句发泄都丢不出来了。
  
  现场,也无人理会他。
  
  话题的中心,自然落在了林游身上。
  
  不少人都在问,这位是谁,哪个城市的新人王?
  
  这等实力,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必然是城市新人王级的超级天才!
  
  再不然,便是魔都、帝都名列前茅的存在。
  
  而这时,一些知道底细的,优越感顿时上来了。
  
  有人慢条斯理道:“咳咳,给外地的兄弟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江城今年的最强新人王,林游!”
  
  “你们江城的新人王?”
  
  听到这个解释,更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开玩笑,江城新人王有这么强?
  
  虽说江城是不弱,这座城市,在全国决斗城市榜上高居第十。
  
  但城市是第十没错,江城那些高校。
  
  其中最知名的江城高校,在全国诸多高校中,也只排在十多位。
  
  江城的学员,能强到这个地步?
  
  赢过了魔都的孙玉伟?
  
  是的,决斗到这时,‘鱼尾’的身份,自然也有人爆料了。
  
  魔都的天才,孙玉伟。
  
  据说在魔都这批参赛选手中,能排进前五的存在!
  
  也难怪,展现出了如此惊人的实力。
  
  可这样的他,却是又被人给击溃了。
  
  且看上去……说句难听点,有些碾压的意味。
  
  哪怕能想象得到,林游在这场决斗中,势必是全力以赴,魔力战至接近枯竭,实际上赢得并非表面那般轻松随意。
  
  可依旧是赢了,且场面上,的确存在不小的优势!
  
  如此强者,竟然会是江城的新人王?
  
  这种事,实在难以想象。
  
  至于那些质疑的声音……很快,也随着站出来证明的江城人越来越多而销声匿迹。
  
  这就是事实!
  
  哪怕这个事实无比惊人。
  
  看着那些人吃惊的表情,在场的江城人,顿时觉得浑身舒畅。
  
  瞧瞧,这就是有大佬撑场面的好处。
  
  说出去倍有面!
  
  ……
  
  场上。
  
  孙玉伟主动和林游交换了决斗编号,笑呵呵道:“林游,后天全国大赛见,期待你的精彩表现啊。”
  
  “一样。”
  
  林游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心中,却是惦记着对方口中,那个叫做崔家浩的魔都新人王。
  
  不知道具体能有多强。
  
  该不会和自己一样,也能引动……也许吧。
  
  没再想这些,大赛也不过是后天的事,遇到了,答案也就有了。
  
  当下,走回观众席。
  
  回去的路上,也吸引了诸多目光。
  
  俨然成为全场的焦点。
  
  邹翔也在看他,这会,他也从柳慕烟那了解到情况。
  
  合着这位就是今年江城的新人王!
  
  名头,还要盖过杜执中的存在!
  
  之前那个孙玉伟,则是魔都新人中,排名前五的高手。
  
  得知真相的邹翔差点没吐血。
  
  合着老子招惹的都是这种牛人?
  
  玩我呢!
  
  ……
  
  回到位置上,刚走过去,林游就一脸奇怪的看向刘俊,“什么情况?”
  
  此刻程安几人,就这样看着他,也不吭声,眼神雪亮,偶尔还情不自禁的傻笑两声,怪瘆人的。
  
  “没啥。”
  
  刘俊淡定的解释道:“被你刚才的决斗吓的,刚才还能说话,现在你过来了,可能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吧,一时半会,可能没法恢复正常。”
  
  “那你小子倒是端的住。”
  
  林游调侃了一句,刘俊依旧淡定,“我这是被刺激习惯了,你再干出什么惊天动地之举,我都不奇怪了。”
  
  “那我若是拿下此次大赛的冠军,成为‘全国新人王’,你也不奇怪?”
  
  “不奇怪!”
  
  刘俊回答的很干脆,他是真信林游能夺冠。
  
  林游也能看出这点,不由失笑,这小子,真是无知者无畏。
  
  大概不知道,帝都、魔都两大最强决斗城市的含金量,也就不会觉得,那里的新人王,到底强到什么地步。
  
  好吧,自己也不知道。
  
  也就是从孙玉伟那打听了一二。
  
  至于更之前,同样来自魔都的张元,他提供的那些情报,早就过时了……虽然也就前不久的事。
  
  很快,刘俊又嘿然道:“不过林游,你要说明天就去江城协会上任个一官二职什么的,那我还是不信的。”
  
  林游无语。
  
  废话,傻子才信!
  
  林游没继续和他聊这个,转而问道:“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实力不错的决斗者?”
  
  “谁知道啊。”
  
  刘俊开口道:“刚才大家基本都在看你那场决斗,不止我们,我看现场八九成的人都在看你们,其他人,就算有厉害的决斗者,这时候也得被忽略,除非他的光环,还能盖过你们。”
  
  “那看来是白问了。”
  
  林游点头,想想也是,现场说是有好几处决斗场,可在观看无多少障碍的前提下,自然是哪边精彩看哪边。
  
  他们那动静太大了。
  
  不过,也不急。
  
  耐心看看便是。
  
  林游感觉,今日聚在这的高手可能不少。
  
  连魔都新人王都在,还有什么不可能?
  
  就这样,以观众的身份,林游一连看了好几场决斗。
  
  不得不说,今日但凡敢上场的,基本都有两把刷子。
  
  抛开少数特例,好比之前对战邹翔的那位。
  
  那就是特地来体验对战高手的滋味的。
  
  不过,经过邹翔闹了那么一出,一些抱着同样想法的决斗者,也多出了几分犹疑。
  
  因此,林游观赛后,看到的基本都不弱。
  
  大概率,都是此次赛事的参赛者。
  
  再不然,便是一些本地凑热闹的优秀学员。
  
  这些学员,就算没被选上,实力依旧不容小觑。
  
  毕竟有些时候,不是他们不够优秀,实在是优秀的人太多了,各校的名额又相当有限。
  
  因此,没法参赛,来这凑凑热闹,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决斗一场场进行,时间流逝的飞快。
  
  场上的决斗,愈加精彩。
  
  刘俊几人看的一阵技痒,很想上去拼上一把,可最后,还是放弃这念头。
  
  找虐没意思。
  
  就算要吸收、学习,也得找档次不超过自己太多的对手啊!
  
  被降维打击有啥意思?
  
  不过,光是看,也依旧津津有味。
  
  到后面,不乏一些顶级决斗城市的参赛选手登场。
  
  展露的实力,也相当强劲。
  
  看的刘俊心中震动,忍不住道:“这些就是各大城市的参赛选手吗?怎么觉得,比想象中的要强不少。”
  
  一旁,程安想了想,道:“还是和集训有关,这次集训毕竟是各地协会组织的,能量巨大。”
  
  说完,看向林游,充满信心的笑道:“不过这些人再强,也不是林游大佬的对手,这点看都能看出来,这次大赛,大佬肯定能取得极好的成绩。”
  
  姜肖豪也赞同道:“是,他们虽强,但和林游兄还是有明显的距离,现在出场的这些人中,最接近林游兄的,依旧是魔都的那位孙玉伟。”
  
  姜肖豪分析起这些,“孙玉伟据说是魔都前五,不出意外的话,即使在魔都,能稳胜他的也不多,甚至只有那么一两人,换成帝都,可能提高到三人,这样一来,满打满算,能稳赢他的只有五人。”
  
  “这些人,才是林游兄此次大赛最大的对手,其中,可能会有人尤其突出,这位,拿到冠军的机会也将很大,而以林游兄的能力,最坏的情况下,也是前十水准,往好的方面考虑,甚至能跻入全国五强!”
  
  这番分析,算是很客观了,程安感慨道:“全国五强啊!要是真能进,可就牛大了,没记错的话,江城这些年,最好的成绩,也入不了前十吧?”
  
  “是这样没错。”
  
  姜肖豪点头,不过很快又道:“但还不知道,今年的赛制,具体如何,也许会出现一些变化,以往也并非一成不变,但不管怎么变化,能力才是拿到好成绩的根本,而林游兄,当然有这个能力。”
  
  听着他们这些吹嘘的话,林游脸不红心不跳,甚至微微点头。
  
  别说,听着还真有几分道理。
  
  也许事实就是如此呢?
  
  几人就这般看着决斗,说说聊聊。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一些人,也开始离开决斗馆。
  
  包括林游等人。
  
  都在这待了一整天,再继续闷在这,容易把人憋坏。
  
  该看的决斗,也看的差不多了,该上街逛逛了。
  
  当晚。
  
  街上也是相当热闹。
  
  大赛使然,街头上,一些特定的区域,也出现了得到许可的街头决斗。
  
  亦有不少人围观。
  
  此外,各种主题美食也是层出不穷。
  
  还不带虚的!
  
  不少食物,干脆就是产自各大秘境。
  
  像是什么冰结鸭、爆炎馒头、人鱼泪。
  
  相当特别,也是吸引了不少人争相购买。
  
  街头的氛围,相比白天,更为热闹。
  
  几人就这么逛着,吃吃喝喝的。
  
  遇到什么新鲜事、好玩的东西,便驻足看看。
  
  不知不觉间,便接近转钟。
  
  准备撤退了。
  
  离开前,林游也是满足了他们几人的愿望,和他们交换了决斗编号。
  
  拿到他的决斗编号,几人都显得振奋不已。
  
  心情格外激动!
  
  “林游大佬,比赛加油,横扫一切!”
  
  程安心情振奋,边说边挥臂,好似自己身临其境。
  
  姜肖豪也祝愿道:“林游兄,万事顺利。”
  
  就连吴倩也略微紧张的说了句,“你……你肯定能赢的,我会为你祈福的。”
  
  “……”
  
  这话,听得林游略微汗颜,怎么感觉,自己后天要参加的不是全国新生交流赛,而是即将踏上生死的战场。
  
  但还是点头,“那就多谢各位了。”
  
  最后,看向刘俊,“哥们撤了,下次有机会再聚。”
  
  刘俊笑道:“嘿嘿,说不准下次再见,就是在庆功宴上。”
  
  “你小子说话有一套。”
  
  林游也笑了,随后,也不再多说,“行,那就这样,兄弟们,我闪了。”
  
  话罢,拦下了就近的出租车,和那师傅道了声目的地。
  
  车子迅速发动。
  
  很快,消失在街头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