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情切 > 509 宣奕不见了 2

509 宣奕不见了 2


  “对了,切记低调寻人,切不可兴师动众,不然让皇上知道,宣奕就别想要命了!”
  婉妍见宣奕不在宣郢屋中,第一反应就是宣郢是不是把宣奕给关起来,一直到明天大婚才放他出来,免得出任何岔子。
  可是如今见宣郢眉眼中的不悦与生气,便知道宣奕不再在宣郢这里了。
  一时间婉妍也不知道自己该松一口气,还是该更担心宣奕的去向,只能领命而出,心急火燎地去寻人了。
  出了宣府,婉妍直奔管府。
  谁知管济恒和砚巍闻言,一个赛一个的吃惊。
  “什么!奕弟不见了?我们不是都计划好了吗?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妍姐姐,我们今天都没有见过奕哥!现在快去找找吧!”
  婉妍心里更紧张了,忙道:“阿恒,巍儿,现在宣府的人不能动,不然很容易被怀疑,只能借你们府上的人一用了。”
  “没问题!”管济恒闻言,立刻点了府中所有的侍卫,跟着三人急急忙忙出去找。
  到午夜时,三人已经寻遍了京都所有宣奕常去、甚至可能会去的地方,然而根本没有找到宣奕。
  “怎么办啊!这么找下去也不是个事啊,奕弟到底去哪了啊!”
  一直自诩体力好的管济恒身子一软,直接坐在了墙根边,累得直喘粗气。
  “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是大婚了,奕哥要是再不回来,那可就真的出事了!”
  被赐婚公主的准驸马若要使逃婚,那便是欺君罔上、大逆不道,龙颜一怒,就是诛宣家九族都是绰绰有余。
  婉妍叉腰站着气都喘不匀,连话都说不出,如此冬日午夜,却是累得满头大汗,紧张得满身冷汗。
  就在这时,婉妍刚刚差去看宣奕有没有回宣府的侍卫来报,道:“宣二小姐、大少爷、表少爷,宣少爷没有回宣府。”
  “宣奕……他就不能按计划来吗!”婉妍咬牙切齿道,努力支起身子,道:“今夜就是翻遍京都,也要把宣奕这个蠢货给揪出来!”
  从京都最繁华的街市,到京郊的暗巷,从午夜到清晨,婉妍三人一刻不停地地找,却始终没有宣奕的丝毫线索。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今天就是大婚之日了!”
  由于一夜没睡和着急,砚巍的眼睛已经被红血丝布满,却还是满心满肺都是宣奕,急得都快哭了。
  管济恒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趴在马背上,半死不活地猜测道:“奕弟这是背着我们逃婚了吗?”
  “我觉得应该不是。”一夜没睡的婉妍骑在马上,仍是身姿笔直、眼神清明,满心的着急已经转为了担心。
  “宣奕虽然不靠谱,但是不可能拿宣家上下几十口性命玩笑。如果哪里都找不到他的话,我猜他应该是出了些什么事。”
  “出事了?”管济恒一听,弹簧似得直起身子来,紧张道:“奕弟不会是被人拐走了吧?是天枢国?还是任家?”
  “都不是。”婉妍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天枢那边以为自己下毒的计划万无一失,不会再多此一举。
  而以任家如今的势力,根本没必要对一个宣奕动手。而且皇上肯把公主嫁给宣奕,这个举动就说明了对宣家的信任和支持,不会因为宣奕在或不在而改变,因此任家也绝不会为此冒这么大的风险。”
  砚巍一听,愣愣地问:“除了天枢国和任家,还有谁有理由和能力,能从宣府中把奕哥带出来呢?”
  “我想,没人把宣奕带出来,是宣奕自己走出去了。我估计这事和我父亲绝对脱不开关系。”
  婉妍叹了口气,道:“这样找是找不到的,走吧,我们回府去。”
  。。。
  “什么?宣奕还没有回来?”宣郢脸色骤变,眉头瞬间锁死。
  婉妍点了点头,也不再顾忌,直白地问道:“女儿想知道昨晚父亲叫兄长来,都说了些什么?或许能有些线索。”
  宣郢顿了一下,才有些不耐道:“我同他能说什么,自然是嘱咐他今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成婚后要有些作为,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了。”
  说着宣郢越来越气,咬牙切齿道:“这个蠢货,当真是要把全家都害死才行!”
  婉妍自然是不相信宣郢只同宣奕讲了这些,但也知道宣郢是成心不想让她知道,只得作罢。
  宣郢看婉妍愣着,着急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带人再去找?要是今天宣奕找不回来,宣家一个都别想活了!”
  说罢宣郢当即下令宣府所有人都出去暗中找宣奕,连他自己都急匆匆披上斗篷就出了门。
  一时间,原本还热热闹闹的宣府竟成了空府,所有人都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心急如焚地去找人。
  婉妍这次却没去,只是定定坐在宣家正厅。
  婉妍、管济恒、砚巍,他们是最了解宣奕的人,他们昨日找了整整一夜都没有找到,说明宣奕是铁了心不想被找到。
  人们永远无法找到一个自己要躲的人。
  婉妍虽然不知道,但她想宣奕一定有要离开一会,或者永远离开的理由吧。
  既然如此,那他就走吧,这里还有我顶着。
  “妍儿,你当真不去找了吗?”蓝玉给婉妍添了杯茶,柔声问道。
  “嗯。”婉妍点了点头,“一会宫里会派人来检查宣府的布置,府中得留个人应承,免得上面起疑心,还能给宣奕多托一会时间。”
  蓝玉笑了笑,道:“虽然你和宣奕公子天天吵吵闹闹,但是你们兄妹关系是真的好。
  准驸马大婚当日逃婚,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竟是丝毫不怨他,还帮他顶着。”
  婉妍也笑了,笑得不像是一个在诛九族边缘疯狂试探的人。
  “我信他。”
  “信他有自己的理由,信他不会把家族置于灭亡的边缘,信他无论如何绝不会害我受伤分毫。”
  “既然我信他,在他回来之前,我就要帮他顶着。”
  婉妍一句一顿地说完,停了半晌,再开口时,声音小了不少,却更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