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恶魔娇妻:邪少乖乖哒 > 被弹劾的首相

被弹劾的首相

第5章被弹劾的首相
  
  不行!坐在了出租车上,唐墨然才寻思道:万一那个人找了个理由要求商家查看当时试衣间外的监控录像怎么办?!
  
  她唐墨然好歹也是一国公主啊!偷看这种事情,好说不好听啊!
  
  难保他们不会撒谎说她唐墨然偷看换衣服啊!
  
  想至这里,唐墨然焦急地催促司机说:“师傅,能快一点吗?”
  
  “已经够快了,再快下去别人还以为我们是要准备起飞了呢!”司机师傅打趣道。
  
  “我有急事,您尽量快点。”唐墨然并不理会司机师傅的打趣。
  
  “好的。”司机师傅没趣地回答。
  
  总不能刚一回国就名声扫地吧!她的一世英名啊啊啊!
  
  “你是姓耿吗?”司机师傅问道。
  
  “不是。”唐墨然焦躁地把手中的手机塞进了挎包里回答。即使如此,唐墨然的语气也没有半分的不耐烦。
  
  她唐墨然怎么说也是公主,尊重别人这点素养她还是有的。
  
  “哦。”司机师傅有些惊讶。
  
  焦躁急切充斥着唐墨然的整个心理,所以她也并没有再问司机师傅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到了。”司机一踩刹车,出租车在一栋海景公寓前缓缓停了下来。
  
  “谢谢。”唐墨然递过去了一张100元的票子道:“不用找零了。”
  
  拎上挎包开门下车,反手关门,风风火火地冲进海景公寓里……
  
  “叮咚、叮咚……”站在助理给租的公寓门前,唐墨然有些着急的按着门铃。
  
  “咦~”金发碧眼的助理一开门便惊讶出声:“公主,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以公主的性格,在外面不逛到天黑怎么可能回来嘛!
  
  唐墨然却没有理会助理的疑问,她一把拉开堵在门口的助理便快步走进公寓。
  
  “我的电脑呢?”唐墨然一边将挎包扔在沙发上,一边问助理。
  
  “在卧室里呢。”助理一脸不解地关门,指了指旁边的房间,用生硬Z国语回答。
  
  唐墨然二话不说,走进房间,反手关门。坐在电脑桌前,打开电脑。
  
  输入指令,进入系统操作。
  
  内行的人若是看见这一幕就知道,唐墨然也是一个黑客。
  
  唐墨然这么着急回来,目的很明确。她要黑了那段时间商场监控所拍下来的内容。
  
  根根如玉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誓死保卫自己的名声!
  
  “公主。”助理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有人送东西过来你就签收,那是我买的东西,留的名字是唐墨然。”唐墨然猜到是什么事了,所以问也没问就吩咐了起来。
  
  “知道了。”助理无奈地离开卧室门口。
  
  看着保镖们搬进客厅大包小包的商品,,,,,助理朝天花板翻了个大白眼。
  
  他刚收拾好的屋子啊啊啊啊啊!
  
  助理找只好认命地收拾那一大堆衣服和鞋子。
  
  “叮铃~”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
  
  助理停下来手中的活儿,从桌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怎么回事?!”助理惊慌的把手机扔在了一边,飞奔至卧室门前。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
  
  “又干嘛呀!”唐墨然开门问。
  
  “M国首相唐墨然被弹劾下任,真的假的?”助理一脸惊恐的问。
  
  “当然是真的啊!”唐墨然一脸鄙视的神情继续说:“不然我这么仓促地回Z国干嘛啊!”
  
  助理满面震惊。
  
  M国首相,一位神话一般的人物。她十六岁毕业于美国※※大学,双博士学位,同年,竞选M国首相之职。次年,以一票之差的优势当选M国首相,成为M国历史上年龄最小的首相。M国女皇亲授其公主爵位,是M国皇室唯一一位公主。她就是唐墨然!
  
  要知道,M国法律文献限制皇权,首相的权力有时候可以凌驾于国王之上的!
  
  可谁又能想到,如此传奇一般的人物居然在M国任职首相不到两年就被弹劾下任,仓促的逃往Z国暂避风头!
  
  这是怎样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啊!
  
  “我可以和您谈一谈吗?”助理挠了挠后脑勺开口。
  
  唐墨然扭头看了下卧室里已经完成任务的电脑,回过头来回答道:“可以。”
  
  转身走向厨房,从橱柜里取出两只高脚杯,唐墨然才回到客厅。
  
  “开一瓶BrutRosevintage吧。”把酒杯放在茶几上,唐墨然坐到了沙发上说。
  
  助理默默地从酒橱里取来一瓶BrutRosevintage(酩悦粉红香槟),打开,为唐墨然斟上一杯酒后又从冰箱里取来冰球,拿着夹子为唐墨然的酒里添上了一枚。他是知道唐墨然的喜好的。
  
  唐墨然拿起被助理随手放在茶几上的酒瓶,在另一个空杯中添酒。
  
  放下酒瓶后,唐墨然拿起酒杯,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摇晃着那杯粉红色的液体,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冰球在粉色的酒中悠悠地旋转。
  
  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动作,但唐墨然做起来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高贵优雅。
  
  助理在一旁站着,看着这样忧郁的公主,他欲言又止。
  
  他知道,任谁遇见这种事心里都不会好受的,更何况,唐墨然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
  
  这种事,怎么就让这样一个小姑娘摊上了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