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玩家凶猛 > 番外1
“所以,这是哪?”
  
  脸上挂着桀骜不屑表情的少年,双臂环抱于身前,
  
  脊背倚靠着高楼天台边沿的栏杆,
  
  令淡蓝色的冲锋衣刮擦栏杆表面的铁锈,发出沙沙声响。
  
  “不充分的问题。你应该问,where,andwhen.”
  
  平静说话声从天台的另一侧传来,
  
  那是一个普通到几乎没有任何特点的中年男人,他穿着褐色风衣,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整个人站立在圆滑的栏杆之上,俯瞰建筑物下方穿行的人群。
  
  “哈,所以这次不止穿越了空间,还穿越了时间是么?”
  
  穿着冲锋衣的少年无所谓地撇了撇嘴,并没有因对方的话语感到惊讶,“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当你学徒的话,还是算了吧。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对超自然力量什么的不感兴趣。”
  
  中年男人温和地笑了笑,并没有尝试说明成为他的学徒,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件多么荣幸珍贵的奇迹,
  
  也没有继续展示他所拥有的超凡力量,
  
  而是自顾自地站在摇摇欲坠的栏杆上,平静说道:“这里是比利时,布鲁塞尔市中心,哈斯尔贝克区。2003年5月18日。”
  
  “嗯?”
  
  少年一挑眉梢,不暇思索,“癸未年,羊,丁巳月,辛卯日。国际博物馆日和耶路撒冷日。”
  
  中年男子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再过十分钟,四年一次的布鲁塞尔市斯哈尔贝克区的选民选举就将正式结束。经过清点选票,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女性候选人MariaVindevogel将以8706票成功获选,在今晚过后成为布鲁塞尔大区议会的议员。
  
  比利时是君主立宪国家,联邦议会主要负责司法、国防、外交等,下级的大区议会则负责与土地有关的地区发展、环境保护、住房政策、港口经济等。
  
  MariaVindevogel会在一个多月后提出她的个人议案(PrivateMember’sBill),
  
  该议案旨在降低税率,保护本国企业,
  
  经委员会批准、全会批准、国王签署、在《国家公报》刊登等步骤后,
  
  该议案成为正式法律,
  
  并导致一家布鲁塞尔船舶企业,选择取消了与闽省新安造船厂的订单。”
  
  新安造船厂。
  
  少年的瞳孔微微收缩,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他父亲在十几年前任职过的单位。
  
  “没错,正是因为订单取消的消息传回,新安造船厂员工提前放假,导致你的父亲与你的母亲在2003年7月份相遇相识,最终导致了——你的出生。”
  
  中年男子微笑道:“先别急着撇嘴,我不是想说‘不凡之子,必异其生’之类的话,而是指出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候选议员MariaVindevogel在选举前,并不被人看好,事实上,她的真实得票数,应该是514票,而不是获选时的8706票。”
  
  “嗯?”
  
  少年眉头微皱,“什么意思?选举舞弊?”
  
  “不。”
  
  “花钱买票?”
  
  “不。”
  
  “市民看热闹把一个没人选的候选人选上去了?”
  
  “还是不。”
  
  不断被否定的少年眉头皱得更深,看着中年男子嘴角的微笑,低下头去默默思索。
  
  “得票8706,实际514...相差,8192。”
  
  8192
  
  八千一百九十六。
  
  这个数字在茫茫多的数字海洋中并不起眼,但在另一个领域,它却有着特殊意义。
  
  “2的十三次方。”
  
  少年冷漠道:“软件错误。”
  
  “正确。”
  
  中年男子打了个响指,笑道:“现代人类使用的计算机,采用二进制,用0和1的字符串工作。
  
  开启晶体管时,显示为1,关闭晶体管时,显示为0。
  
  而在选举系统中,每个字符串对应2的幂。
  
  比如,1就是100000000000000
  
  2就是010000000000000
  
  3就是110000000000000
  
  4就是001000000000000
  
  5就是101000000000000
  
  6就是110000000000000
  
  以此类推,514票就是010000001000000
  
  8706票就是010000001000100
  
  注意到了么,这两个字符串之间,只有2的13次方那一位,发生了变化,从0变成了1。
  
  不过,说这是软件错误,对,也不对。
  
  布鲁塞尔市斯哈尔贝克区用来统计选举票数的那台电脑,在软件上没有任何问题,硬件上也不存在损坏,同时也没有黑客入侵的说法。
  
  真正关键的,就只有一个晶体管,那个代表2的13次方的晶体管。
  
  也就是说,事实上发生的,是比特翻转。”
  
  中年男子笑道:“造成比特翻转现象的原因,是单粒子效应——单个空间高能带电粒子击中微电子器件灵敏部位,由于电离作用产生额外电荷,使器件逻辑状态改变、功能受到干扰或失效。”
  
  似乎是注意到了对方脸上的表情,中年男子补充说道:“释放那颗高能带电粒子的,不是我,而是宇宙。
  
  暮年恒星的爆炸,
  
  超新星事件,
  
  超巨型黑洞吞噬星球...
  
  凡人难以想象的恐怖天体运动,会产生海量的、接近光速的高能射线。
  
  这些高能射线在宇宙真空中肆意穿行,受到天体引力影响而变得弯曲,除非遭遇阻碍,它们将永恒漫游下去。
  
  而某一颗高能粒子,历经千万时间,跨越千万光年,坠落地球之上,和距离地表25km的大气分子碰撞,就像天然对撞机一样,产生新的高能粒子。
  
  中子,质子,正电子,光子,μ介子...
  
  汇聚成闪电一般密集而庞大的粒子流。
  
  其中一个高能带电粒子,在2003年5月18日布鲁塞尔市斯哈尔贝克区的议员选举中,
  
  从天而降,击中了计算机里,那个代表2的13次方的晶体管,产生额外电荷,令该晶体管从关闭变成了开启,
  
  最终导致候选议员MariaVindevogel多得了8192票,导致了,你的出生。
  
  这个过程,我称之为命运。”
  
  中年男子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宇宙浩渺,真空广阔,亿万星辰悬于其中,看似毫无联系,却总能以某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将命运连结到一起。
  
  难道不想看看么?那恢弘壮阔而充满未知可能性的未来。”
  
  “...”
  
  少年沉默良久,终于点了点头。
  
  中年男子笑道:“很好,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第五位弟子。”
  
  “啥?才第五位?”
  
  少年的脸色垮了下去,“感情我们这组织就大猫小猫三两只啊?”
  
  名为教授的中年男子摆了摆手,“刚开张嘛,没办法。”
  
  “唉,总感觉上了贼船。”
  
  少年抱怨道,“算了,那其他人叫什么名字。”
  
  “你的师兄师姐们都给自己起了代号,太昊,失控,狂燃火,门状棘波,你也可以给自己取一个。”
  
  “啧,有够杀马特的。”
  
  少年撇了撇嘴,眼睛转悠了一下,“那我就叫...LAN好了。”
  
  “局域网么?”
  
  教授笑着点了点头,随手拉开一扇悬浮于半空中的传送门,在与弟子踏入其中之前,最后望了一眼天空。
  
  他并没有说谎,那颗改变了LAN人生轨迹的高能粒子,来自于...他家乡的那颗被摧毁的恒星。
  
  命运啊...
  
  教授转身,不再留恋故乡恒星的最后一缕余光,踏入传送门内。
  
  风衣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