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323章 妖帝的变化

第323章 妖帝的变化

牛魔王酒醒后就陷入了懵比状态。
  
  他实在是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一荒谬情况。
  
  他可是妖国的帝王,一言可定无数妖怪生死的主儿。
  
  前不久还颁发了妖国法律!是真正的开国大帝,媲美玉皇大帝的英雄人物!
  
  他这样的妖圣、妖帝,竟有人敢招惹他?!
  
  而且还明目张胆的把他给绑了不说,貌似还揍了他?!
  
  ‘嘶!’
  
  他情不自禁的扯了扯嘴角,一股剧痛直袭脑门顶,疼得他倒吸了口气,他知道这一定是他的脸被打得生裂了的缘故!
  
  他心中震怒!
  
  竟有人摸到了他的老巢揍了他!问题是,这事竟然无一人能察觉!
  
  思及至此。
  
  又浑似有一盆凉水从头浇下。
  
  ‘能无声无息间来到我这老巢的人物岂会是易与之辈?!’
  
  ‘并且这厮还不动声色的把我给绑了!’
  
  ‘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他想尖叫把人给引过来。
  
  但见对方一脸的平静,他一颗心不免有些忐忑了起来。
  
  就在刚刚,他试图用法力冲击捆绑自己的绳索,但无用。
  
  这绳索越是挣扎,捆绑的便越紧。
  
  现如今,他感觉绳索已经勒进了他的肌肉之中,痛的他直咧嘴。
  
  很明显,这绳索不是一般的宝物,具备极为猛烈的刺痛属性。要不然不可能让他这样的妖王都难以自制,想要投降。
  
  他又试过用灵魂冲击的法门制住对手,但只是刚刚发出一击,就被打得整个人犯了混,晕乎乎的跌翻在地,半晌都难有声息。
  
  等他的呼吸声重新响起,整个人回过神来时,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只是再看周易的时候,牛魔王的眼中已经有了丝丝的惊骇、惧意。
  
  ‘特么的,这人,这人的灵魂坚韧度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牛魔王的灵魂冲击波很强。
  
  一般的对手面对他这一招,往往是溃不成军,输成了白痴!
  
  但他呢?
  
  刚刚他很清楚的感知到对方的灵魂浑似一座不周山杵在那。
  
  他的冲击就似土山撞击,一碰就碎,更似鸡蛋碰石头,完全是不自量力。
  
  他没有当场成为白痴、或者死去。
  
  是他及时‘刹车’了。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刹车这个名字,则是他接触过一种名为‘玩家’的神秘种类人物。
  
  “服了吗?”
  
  周易问。
  
  牛魔王的种种小动作,周易看得是一清二楚。
  
  如果换做是升华自我之前,也就是遇到白骨夫人之前,周易说不得都会被他的冲击波给冲击的摇摇欲坠。
  
  但如今周易已经今非昔比。
  
  不仅身体随时可以打破虚空而去。
  
  便是法力、灵魂各方面也是如此。
  
  面对他这样强到到炸裂的人物。
  
  牛魔王虽然很强,但也只能吃瘪。
  
  打个比方。
  
  周易如今就好比登了天的人。
  
  牛魔王距离登天只差几步,也是一个强到不可思议的妖王。
  
  但就差这么几步,也是天地之别,不能混为一谈。
  
  当然。这不能说牛魔王弱。
  
  相反,他很强。
  
  如果周易不是几次升华自我,说不得这次来这里找茬,就是他栽了。
  
  好在周易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这次他升华自我做的很及时。
  
  这让周易不得不感叹龙宫宝物的‘及时雨。’
  
  没有龙宫宝物的支持,周易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镇住牛魔王。
  
  “想要让我心服口服,除非你放了我,我们打一架。”
  
  牛魔王眼珠子一转,瓮声说道。
  
  “你倒是有些小聪明。”
  
  周易道,“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话?”
  
  “我老牛能成为一国的妖帝,凭借的就是义气、真诚、宽怀、大气!”
  
  牛魔王‘铁骨铮铮’、大义凛然的说道。
  
  “……”
  
  周易无言笑道,“你这话若是换做一个不明就里的人来,说不得还真就信了。但放在我这里,我就觉得你很可笑。”
  
  “我怎么就可笑了?”
  
  牛魔王一脸茫然。
  
  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很讲义气、很仗义、很牛叉啊!
  
  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支持他做妖帝?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你是不是自称大闹天宫、搅乱大雷音寺的英雄?”
  
  周易直言。
  
  牛魔王愣了愣,脸色微红,他算是搞明白了,眼前的这位说不得是明白事实的真相。
  
  他一个冒牌货在明白真相的人面前充什么英雄?这不是搞笑吗?!
  
  “你,你是?!”
  
  牛魔王有些迟疑,“你,你该不会是大闹天宫的见证者吧?”
  
  “怎么?”
  
  周易笑问,“我看着不像?”
  
  “不是。”
  
  牛魔王干笑,“我只是没有想到会遇到你这么一号人物。”
  
  他想了想,道,“据我所知,大闹天宫、搅乱大雷音寺、打翻龙宫的人,都是隐匿自我,从来不显露身形的,你怎么就知道不是我呢?”
  
  “就你这本事,可能做得到那般翻云覆雨吗?”
  
  周易反问。
  
  牛魔王语塞之余,又是尴尬,又是羞恼,又是言不由衷的说道,“我虽然本事比不过您,但在这方圆百万里,能胜过我的人却是没有。”
  
  他顿了顿,又说了句,“再说了,真刀真枪的打一架,我不一定会输给您。”
  
  他都开始用敬语了。
  
  显然周易的话给了他极大的震动。
  
  他的确是个冒牌货,这让他说话没法底气十足。
  
  但大闹蟠桃宴的人物,不可能出现!
  
  只因他在天庭等地都有朋友,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一个见证者了?他有些狐疑的看着周易,“你真的见证过大闹天宫的始末?”
  
  ‘我不但见证过,我还参与过。’
  
  “您参与过?!”
  
  牛魔王惊呆了,一双牛眼瞪得滚圆,“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
  
  “这,这……”
  
  牛魔王结结巴巴的,他实在是被这事给镇住了。
  
  要知道天庭、大雷音寺、龙宫这三地,特别是前面两个地方,堪称是三界强者扎堆的地方,但就是这样的地方,都被给搅得翻天覆地。
  
  能做成这一切的人物,不消说,铁定是个神通广大的超级高手。
  
  而现在他的面前,这个英俊至极的人,竟然也是参与者?
  
  难不成做成这些的是一个团队?
  
  他情不自禁的张口把这事给问了。
  
  但周易只是笑而不语。
  
  牛魔王想想自己如今的处境,似明白了什么,不禁又倒吸了口凉气,“你,你,你该不会就是那个被天庭、大雷音寺悬赏捉拿的人吧?!”
  
  “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还敢冒充我?”
  
  周易笑了笑,问道。
  
  他来这里是为了完成支线任务,创建一方势力的。
  
  能心平气和的收服牛魔王,那当然最好了。
  
  是以他是不会否认一些大事的。
  
  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镇住这看似厚道老实,实则腹黑、狡猾的牛魔王。
  
  不腹黑、狡猾,会冒充‘英雄’,开辟妖国吗?
  
  “真的是你?!”
  
  牛魔王惊叫。
  
  白骨夫人一直在旁边做‘隐身人。’
  
  只因她此刻跟一处白玉石头几乎融为了一团,不注意看,还真的看不奥她。
  
  她似乎也被这些聊天内容给镇住了,一张嘴巴张得老大,眼中的蓝色焰火猛地跳动、爆发了起来。
  
  牛魔王这才似注意到了她,忍不住看了她一眼这个‘透明人。’
  
  对比一下周易。白骨夫人就是骨头架子,看着有点渗人,但如果细看,又会发现这白骨夫人很呆萌,毕竟她一身骨头架子浑似玉石,眼中的蓝色焰火也是瑰美绚丽,特别禁得起时间的考验,越看越‘迷人。’
  
  这是她的特质,很隐匿好自身,也能让她变身极致的美人,只是她到底没有进化出自己的血肉,再怎么美,也只是骨相美,距离皮相美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难不成还会有别人?”
  
  周易反问。
  
  ‘也是。’
  
  牛魔王苦笑,“能悄无声息摸到这里,并毫不费力的制服我,或许也只有您这样的高人能做到了。”
  
  他心中震撼、有若惊涛骇浪不断翻涌、狂卷沙滩!
  
  更似巽风成团、凝聚成龙卷,在天地间肆虐。
  
  他无法平静。
  
  眼前竟是真主当面。
  
  他这是‘假和尚遇上了真和尚’,完全是‘无地自容。’
  
  但即便如此。
  
  多疑如牛魔王,还是决定试探一二,“我听说你只是大闹了蟠桃宴,并没有跟真正的天庭神将等大战过?我想知道缘由。”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周易挑眉,冷笑,“你觉得自己算哪根葱?”
  
  跟天蓬元帅对峙过的事情,周易用得着说?
  
  “……”
  
  牛魔王无言以对,又有些羞恼。
  
  他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但人家的确有鄙视他的理由与实力。
  
  “我给你一个机会。”
  
  周易道,“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的本事了。”
  
  “什么机会?”
  
  “活命的机会。”
  
  “……你说!”
  
  牛魔王咧嘴。
  
  他觉得这种生死不由自主的感觉特别难受。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压迫力了。
  
  一直以来都是他镇服别人,他俯视别人。
  
  如今他被别人俯视了。
  
  他才突然醒悟过来,他还不是那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
  
  他距离成为如来佛祖、玉皇大帝那般的真正强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
  
  他苦笑。
  
  早知道如此,他就不搞什么英雄帖、不开什么妖国了。
  
  但开辟妖国,事关他的修为、大业。
  
  如果做成了,未来一段时间,他的修为必定会突飞猛进。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费尽心思、狐假虎威、借前段时间的大事来包装自己!
  
  不料竟然引出了正主。
  
  这是打死他都想不到的。
  
  要不然他哪里有那胆子?!
  
  但不狐假虎威,他开辟妖国的事情,绝对不可能那么顺利。
  
  这事有利有弊,前提是别被正主知晓,但如今前提作废。他的一切都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开始发展了。
  
  牛魔王浑身冷汗淋漓,他开始后悔了。
  
  早知道会发生这事,他就徐徐图之了。
  
  搞得现在小命都被别人拿捏。真是让他提心吊胆。
  
  “我给你两个选择。”
  
  周易道,“第一,我现在就杀了你。”
  
  “我选第二!”
  
  不等周易说完,牛魔王飞速说道。
  
  “……算你识相。”
  
  周易点了点头,道,“那我直说了。”
  
  “您说,您说。”
  
  牛魔王谄笑。
  
  他气得要死、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却不得不腆着脸做一些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比如说媚笑。
  
  或许是他太久没有谄媚了,他的笑脸太过僵硬。
  
  当然,即便如此,若是让妖国的妖魔鬼怪瞧了,也会齐齐‘大跌眼镜’不可。
  
  他们眼中无法无天,法力无边的妖帝,竟然开始做他人的苟腿子了!
  
  “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手下的一员将领。至于你开辟的妖国也要改名,就叫周国。”
  
  “……”
  
  牛魔王很想说这不是坑爹吗?
  
  我前脚才开辟妖国。
  
  后脚就被人给摘了桃子。
  
  这叫什么事?
  
  他的威严何在?
  
  他的气度何在?
  
  这若是公布出去,他不是分分钟被人喷成筛子?
  
  但想想不这么做的后果。
  
  他只能硬生生把想说的话给憋回去!
  
  憋得一张牛脸都成了青色的了。
  
  “当然,只要真心做我的手下,我也会给你们一份大礼。”
  
  “大礼?!”
  
  牛魔王好奇。
  
  能让大闹天宫、搅乱大雷音寺的高手说大礼?
  
  那一定是不轻的礼物。
  
  “不错。”
  
  周易道,“是一份适用于妖魔鬼怪修炼的奇功,若是修炼此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修为境界突飞猛进,还没有副作用,完全不用担心修炼此法会跟其他的功法相左,从而产生一些内耗等等。”
  
  “还有这种奇功?!”
  
  牛魔王震惊、不信。
  
  “待会你就知道了。”
  
  周易随手一挥。
  
  捆住牛魔王的捆龙索被他收了回来。
  
  牛魔王一朝得自由,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轻了许多,他心中大喜,眼珠子乱转,显然在想着要不要试探一二的事情。
  
  周易看在眼里,也不点破,只是让牛魔王出去宣布这事。
  
  牛魔王心不甘情不愿,想了想,到底还是说了,“大人,能切磋一二吗?”
  
  老子只是切磋、切磋!
  
  打赢了,老子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一切都给夺回来。
  
  打输了也没啥。
  
  怎么算,都不亏。
  
  周易同意了他的要求。
  
  两人出了洞府,去宽阔之地比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