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164章 火鼠遁行如意!胜了又败

第164章 火鼠遁行如意!胜了又败


  焰火成席卷天下之势,不过顷刻间,便把延绵不下百里的大营给付诸一炬!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桥蕤反应过来之时,三十万大军已经被焰火给围住了!
  但即便如此,仍然有密密麻麻的火箭、火石穿空而来!似来自十七八里开外的山林深处!
  遮蓬远眺!
  桥蕤隐隐能看到那方山林地带似有旗帜晃动!人影纵横!
  “随我杀!”
  桥蕤见士气不稳,军心浮动,连忙大声呼喝,“有纪将军、乐将军为我们压阵,怕什么?随我往前杀!杀了庞德,则一切都结束了!”
  轰!
  他掌控兵阵之魂古桥,轰然声中,数千米长的古桥似化作了一条矫龙,飞空纵横,往来如意,隆隆隆声中,古桥竟瞬间劈开了一条千米长的通道!
  “随我来!”
  桥蕤这一招耗力不少,但效果非凡,几次故技重施,硬生生轰出来了一条‘通天大道!’
  “抓紧时间!”
  火势太过汹涌!
  庞德一方不知道泼洒了多少火油!也不知道在地上埋了多少引爆火油的地煞之火!便是古桥之魂也难以真正抗住这些火势,只能短时间内驱散。很快,火势又会再次卷荡而来!气势之凶横比之先前还会变得更凌厉几分!这就似弹簧一般,短时间内压住了,反弹会更厉害!
  桥蕤暗暗心惊,眼皮狂跳,不知道自己这一刻做得决定是对还是错。
  但他知道,若是后退!
  不说他们已经深入敌营,后退必定容易引起全线溃败,到时候庞德大军杀出,他更难当之,甚至于有可能溃败的己方还可能冲乱纪灵、乐就大军的阵脚。
  而如果转而不顾生死去冲杀庞德大军,这些可能就会消散。
  不仅如此,他在袁术心中的地位肯定也会提高。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些,他才会咬牙硬冲而上。
  “大军三十万!古桥横空,龙噬山河!”
  “古桥兵阵精锐必胜!”
  桥蕤大喝。
  “必胜!”
  三十万军咆哮。
  原本颓然的气势稍稍振作了几分。
  所有的大军朝着桥蕤看去,跟着桥蕤的步伐,契合着古桥之魂,似化作了火中的风一般,似流星穿过大地,咻然声中,以奇快的速度朝着十七八里开外的山林冲去。
  山林的边缘是空的。
  这里砍出来了一条足有数百米宽的防火带。
  庞德率军走出了山林,站在防火带边上,嘴角微扬,看着义无反顾冲来的桥蕤一行人,心道:“原本只是想做个诱饵。既然有人杀上门来。没道理把他放回去。”
  思及郭嘉的种种吩咐、推断。
  庞德也是越来越惊佩郭嘉此人。方方面面,各种可能都考虑到了。似未卜先知一般。
  “众将士!”
  庞德举刀。
  轰!
  麾下十万马家军一声低喝!纷纷举刀、站位!瞬间便凝练如一体!兵阵之魂天马在虚空凝练而出,微微展翅,劲气横生!瞬息间,似有无形风扇凝练披卷,朝着前方扇去,轰然声中,火势又大了三分!
  使得原本快要被古桥给打穿的‘通天大道’再次闭合。
  “喝!”
  桥蕤咆哮,古桥似吞龙般在虚空若匹练般来回扫荡,一个劈杀卷落,气劲贯穿了大地,粉碎了不下数千顶被火焰给裹着的帐篷,把无尽火焰给再次卷荡的到了一边。通天大道再成。
  “速走!”
  桥蕤大吼,面色有些通红、难看。
  快要跟庞德的马家军对上了。
  说实话,桥蕤是很紧张的!
  他本就只是先锋,负责搅乱庞德的马家军,而不是负责绞杀马家军!跟马家军硬杠,说实话,他没有多少底气。
  但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无路可退。
  “三十万大军!不至于刚刚交手就失败!”
  他如此给自己打气。
  运作兵阵之魂,速度一块再快,不过片刻,便走了五六里,眼瞅着就要杀穿火势!
  轰!
  突然大地震颤!后方有惨叫声响起!
  “怎么回事?!”
  古桥之魂只顾及往前‘灭火’,一时没有太过注意后方,后方突然的大乱,搅得桥蕤心头一乱,忙御控古桥朝着后方伸缩而去。
  古桥就是桥蕤的眼!
  古桥所在,桥蕤所在。
  桥蕤看到了后方有一头蛮象大小的老鼠竟然在吞杀己方将士,惊愕的同时,震怒,“谁敢偷袭!”
  轰!
  桥蕤御控古桥朝着老鼠打杀而去。
  吱吱!
  老鼠一声尖鸣,突然浑身冒火,眼睛也冒出了炽热的焰火,它朝着古桥的方位看了眼,身子往旁边的焰火方位一跃,眨眼便不见了踪迹。
  “老鼠呢?!”
  桥蕤大惊失色,猛不丁,他似想到了什么,“难不成这是周易麾下悍将蒋奇的火鼠兵阵!蒋奇怎么来这了?!”
  他惊悚!
  而与此同时。
  庞德一声高喝、拍马朝着他的方位杀了过来。
  “随我杀!”
  马家军咆哮。
  天马展翅,翅膀一扇,无尽火势往前吹卷,,天马所过之处,一切大火让路,庞德大军毫发无损!
  在天马庇护下,马家军浑似一道白色的闪电般,以极快的速度杀向了桥蕤。
  而桥蕤一方因刚刚要打杀火鼠,古桥没有再往前开路,天马展翅吹来的火势有瞬间把桥蕤一方前锋给吞没的趋势。
  “不好!”
  桥蕤忙御控古桥朝着庞德杀去。
  唏律律!
  天马嘶鸣,眼冒精芒,四蹄一蹬虚空,浑似穿空的利箭,不过刹那,横空千米,杀到古桥畔,张口,就朝着古桥吞杀了过去。
  轰!
  古桥似有灵魂,活灵活现,不甘示弱,微微‘昂首’,曲颈,似蛮牛冲撞一般,朝着天马的大口重重的撞了过去。
  轰!
  隆隆隆!
  一天马,一古桥,都似绝世之魂!一方是十万马家军凝练而成;一方是三十万古桥兵阵精锐而成。
  初一交锋,便可谓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杀得虚空起火、乌云滚滚,一时之间,竟似难以分辨‘敌我’。
  “杀!”
  三十万大军与马家军也在这一刻正式碰撞在了一块儿、庞德一柄天杀刀挥舞着,所过之处,人头滚滚而落!浑似一尊天上杀神!
  桥蕤自知不敌,哪敢前往拼杀,只是御控兵阵之能,指挥众将士,似要利用人海优势,绝杀庞德。
  轰!
  而几乎就在此时。
  后方又有大乱生,一头浑身冒着焰火的老鼠,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张口一吞,又是数十位古桥兵阵精锐被吞杀,再一吞,又是数十位……如此片刻,竟死伤不下千!
  桥蕤看的头皮发麻!
  抵挡一军已经尚是勉强,如何能挡住在火焰中来去自如,浑似鬼影的火鼠?!
  “杀穿火势地带。往边上去!”
  在火焰中,火鼠如鱼得水。天马展翅,火焰难侵!
  对比一下,古桥之魂明显更为不善在此等地形作战。
  桥蕤试图转移战场。
  但无用。
  马家军在前缠住他的前锋部队。
  火鼠在后吞杀他的后卫部队!
  他根本难以快速转移!
  加之古桥还在虚空跟天马拼杀。他已经无法轻易御控古桥之魂。若是轻动,古桥之魂被天马吞杀,他三十万大军将注定埋骨于此。
  “大意了!”
  桥蕤大悔。
  他若是知道庞德一方早有准备,又有火鼠在此,他怎么敢擅闯?
  “纪将军!”
  他咆哮。声传十几里地带!试图求援!
  吱吱!
  火鼠似也听到了他的咆哮,尖鸣了两声,陡然加快了速度。
  轰!
  它浑似蛮象般在火焰中忽闪忽现,浑似冲入了羊群的霸王龙,一路横冲直撞,不知道多少将士被他冲飞到了天上去、亦或者冲击的往前、往左等方位乱飞。
  一时之间,古桥兵阵大乱!
  古桥之魂凶威也由此减弱不少,被天马给压着打!
  桥蕤大惊,想要补救,却难以定住火鼠身形。在火焰中,火鼠浑似火中神灵,来往如意,好不自在。
  不过片刻,竟把古桥兵阵后方十万大军给冲击的支离破碎!
  古桥兵阵之魂一度摇摇欲坠,似要随时崩溃。
  “将军!”
  古桥兵阵精锐绝望大叫着桥蕤。
  奈何桥蕤也自身难保,他已经被庞德给盯上了!
  庞德一柄天杀刀,无人能当!一路破浪般直指桥蕤,此刻就要杀到中军来了!
  前锋也由此被冲击的大乱。
  前、后都大乱。
  古桥之魂终于不支,悲鸣声中,被天马镇压,打碎了大半身躯!滚滚古桥精魂被天马吞噬,天马变得愈发强悍的同时,又反哺给了庞德等人,使得庞德等也愈发彪悍、勇猛。
  “杀啊!”
  庞德一声咆哮,跃空而起,一刀朝着桥蕤的方位重重的劈砍了过去。
  “速退!”
  桥蕤哪里敢硬接?
  一个闪身,避开!
  而他这一避,也使得整个古桥兵阵近乎彻底崩溃。
  古桥之魂又被天马四蹄踏碎了大半,只剩下小半部分在顽强的伸缩着。
  轰!
  火鼠东来,突然出现在桥蕤的身畔,在火鼠身形中,有一人手持着一柄冒着焰火的神枪,双目炯炯的看着桥蕤,毫不犹豫,手起枪落,把桥蕤刺落虚空。
  火鼠又趁机压落,四足一踏,似铁牛踏地一般把桥蕤给硬生生踏入了大地三尺。
  桥蕤被踏得头脑一片空白,刚想要反抗,火鼠又是一踏,这次正中他的脑袋,愣是把他给踏得昏厥了过去。
  桥蕤晕厥。
  古桥兵阵瞬间崩溃。
  余下的大军如何能当,被马家军、火鼠兵阵精锐好一顿杀,直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直到张勋、乐就、陈记等悍将率领百万大军赶至、两大军团这才火速北上,试图离去。
  奈何刚汇合了朱灵等悍将的大军、行进不下百里。一大军突然杀出,为首者正是纪灵,他怒目圆睁,三尖两刃刀一挥,指着庞德一行人,怒吼道,“庞德,可敢一战!”
  桥蕤中计!不知生死!
  纪灵怒火中烧,当时差点也跟着冲了上去,好在他也不是俗人,灵机一动,连下了几道命令给乐就等悍将,之后果断率领着五十万巨灵神兵阵精锐,在庞德等人大战的时候,绕路远遁数百里,到得庞德军营北方百里处,果不其然,正好堵住了庞德的去路!
  见得庞德等人。纪灵震怒的同时,大喜!
  只要捉杀了庞德。
  那就功成了!
  “杀!”
  纪灵一声喝。
  轰!
  兵阵瞬间激活,一尊高不下千米,浑身披着重铠的巨灵神显化世间!甫一出现,巨灵神便挥动着小山般的拳头,朝着庞德的方位重重轰砸了过去。
  这一砸,真似盘古开天,泰山碾落!给人一种直面苍穹,难以抵挡的感觉。
  轰!
  天马飞空。
  火鼠尖鸣!
  神箭穿空、直指巨灵神双目!
  庞德、蒋奇、朱灵等纷纷显威能,要把巨灵神给拦住。
  但巨灵神太强了!
  凝练巨灵神的将士足有五十万!又是高手纪灵亲自御控!
  庞德、蒋奇、朱灵等悍将的兵力加起来也不过区区三十万,加之三十万良莠不齐,不是人人都如庞德那般悍勇!
  甫一接触,各大兵阵之魂便被轰飞!
  庞德失色,咆哮道,“后退!往东走!”
  “走!”
  蒋奇见势不妙,召回火鼠,契合兵阵,身子一旋,瞬间遁入地底不见了踪迹。
  他之前立了大功,被周易奖励,不仅升官发财,还得以重组火鼠兵阵,对比一下原来的火鼠兵阵,如今的火鼠兵阵人员已经上升八万!八万凝练如意,足以让他遁地、火遁随心!跑路一绝!
  “哪里走!”
  纪灵哪里会轻易放过!一路追击!
  落后的兵阵精锐,,一时之间死伤无数。
  纪灵一方士气大振,越追越凶猛。
  追了不过数百里。
  纪灵见庞德一方兵阵已经散乱,不少将士已经分兵四处逃逸,便知道庞德绝无幸理、便止住了追势,静候时机。
  等片刻。
  果然有斥候来报,“将军,庞德大军被韩暹、陈兰他们率领的数十万大军阻拦、仓惶往南而逃了。”
  “哈哈哈……”
  纪灵大喜,“立刻给主公传信,报之情况。另外折回庞德军营,看看桥将军是死是活。”
  “是!”
  ……
  袁术得了喜报,转忧为喜,连道纪灵悍勇,不负他所望!
  他立即命令人再探。
  不多时,探子回报,言庞德败军往南而走,有要拐道去彭城跟郭嘉大军汇合的趋势。
  袁术听了,急眼,“纪灵他们呢?”
  “纪将军他们正在加快速度围杀庞德。他们怕庞德跑了,正十面围杀而去。”
  “好好好!”
  袁术喜不自禁,连道三声好,这才道,“未免庞德此僚逃走。我当亲往捉杀。”
  杨弘听了,大惊失色,“主公,你乃三军之主,岂能轻动?加之商丘尚需主公镇守,如何能离?”
  袁术蹙眉道,“周易能行,为何我不能行?比之周易,我袁术难道就真的是个懦夫,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