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163章 巨灵神拳劲与古桥横空

第163章 巨灵神拳劲与古桥横空


  巨灵神从头到脚都被一身泛着暗金色光泽的厚重铠甲给覆盖着!
  只露出了一双泛着焰火的眼睛!
  他的头部埋在了云端、双足踏在了墙头之上,俯视八方,浑似仙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看起来自有一股无上威能!
  但凡有猎鹰自商丘城中飞空起,都会被巨灵神瞬间抓握在手!
  任何宵小都无法逃出巨灵神的眼睛。
  乐进掌控追光兵阵,可御控神马拉车,也可透过神马双目看八方动态。自然也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庆忌凶魂在乐进身上若隐若现,跟驾驭马车的庆忌勾连,完美的掌控者神车走向。
  轰!
  庆忌形体似人,极小,头戴毡帽,面容若隐若现,难以看清他的真容。随着乐进对庆忌追光兵阵的理解度增强,庆忌也变得愈发莫测,而神车威能、包括速度自然也更强。
  若不是早前的新兵拖后腿,乐进绝无可能那般轻易便被关羽给击败。
  如今新兵成长起来了。
  乐进御控神车,纵横虚空,极为便利,浑似日光中的一道阳光,随着风声,呼呼声中,已经飞临商丘高空!
  轰!
  巨灵神似有所感,一双神目炯炯的看了过来,拳头朝着城门口的方位轰了过去!拳速极快,眨眼间便轰了不下十拳!
  每一拳都重若泰山,轰得虚空起涟漪!隆隆隆声中,似有九重叠浪横生,一浪高过一浪,浑似大浪拍案般,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北方激涌了过去。所过之处,空间都似塌陷了,不少地方都出现了一个个的黑色斑点,那似是拳劲轰出来的黑洞。
  “咦。”
  纪灵眉头微扬,“奇怪,没人?是我感应错误?”
  就在刚刚,他莫名的觉得有一股大恐怖靠近!本能的御控巨灵神轰向北方。但岂料拳风过处,一片虚无!
  巨灵神的拳头没有轰击到任何实物。
  “或许真的只是我感应错误。”
  纪灵喃喃了一声,一双眼睛却愈发凌厉,他借助着巨灵神的双目,扫视八方,但凡有丝毫的风吹草动,他都会秉承着多轰几拳,也不能错过的原则,毫不犹豫轰杀过去。
  乐进躲在城门下方,目睹这一幕幕,暗暗抹了把冷汗,心想:“纪灵的巨灵神兵阵果然名不虚传,极为彪悍。我不可硬拼。当徐徐图之。”
  思及至此。
  乐进御控神车往东方而去。
  就在刚刚,在巨灵神双目扫过来的一霎,他果断御控神车躲到了巨灵神不能扫视到的死角,这才避免了被发现的风险。
  随着他庆忌追光兵阵几次出现在战场!现如今,不仅是荆州方面,便是豫州方面,但凡有些风吹草动,都会立刻草木皆兵!对乐进、颜良都极为提防!
  乐进追光兵阵,古往今来少有人修成,而且每次修成的人物,都是独一份。
  可以说,乐进掌此兵阵,来去如风,堪称侦探、偷袭之能手!他初次上战场,敌人不知他的情况,都栽了很大的跟头。
  后来他名声闯出来了,自然都对他多有提防。荆州几次血战,若不是关羽、黄忠等悍将镇守边疆,还真不一定有人能抗住乐进的庆忌追光兵阵!
  咻!
  神车如风,光中横行,速度奇快,不过片刻,便抵达商丘东门。
  东门守将是张勋,对比一下纪灵,张勋明显逊色很多。
  乐进靠近东门城头时,他才似有所觉,一挥手,瞬间万柄神枪横空,朝着乐进的方位洞穿而来!
  轰隆隆!
  神枪犀利、爆射而出的枪芒,足有千道,每一道都不下百丈,刺得虚空滋啦啦作响,似沸腾了一般。
  乐进左冲右突,侥幸避开枪芒的洞穿后,猛不丁,又看到一双巨掌自高空拍落!浑似盘古拍击大地,似有把泰山都给碾碎似的。
  “是巨灵神!”
  乐进再次避开,躲入到了城门死角处,等动静歇了,他这才横空而出,往南门而去。
  “大战在即,纪灵他们太谨慎了!看来想偷入城门,内外夹击袁术的法门行不通。只能实行第二计策了。”
  郭嘉曾言,如果乐进、颜良等具备特殊兵阵能力的悍将能偷入商丘,那么此战必定会极为顺利!
  但就如今看来,此策明显不通。
  庆忌追光兵阵虽强,但时刻跟巨灵神通灵的纪灵明显感知能力也极强,不是能轻易糊弄过去的。
  作为袁术一方的第一大将。纪灵在兵阵上的掌控能力、某种程度上还要胜过乐进。
  咻!
  乐进去了距离北门最远的南门。
  南门守将是桥蕤,他擅长的是守势,所掌控的兵阵是南方桥家所独有的古桥横栏兵阵!此兵阵一出,虚空之中便有伸缩不定的千米古桥横栏!古桥或长或短、或大或小,浑似矫健的天龙,似随时会吞杀而下。
  乐进见此,又去了西门,西方守将是乐就,借助西门的护城河、以及不知道多少兵阵精锐,凝练而出一头的水牛,足有数百米高,时不时卷荡而起数千米高的水龙卷,把西门护得严严实实。
  乐进看得暗暗咋舌,心思:“这防御宛若铁桶!乐就此人我早年接触过,很是不凡。其所凝练的水牛兵阵堪称乐氏家族中的翘楚。不好惹。”
  一番对比。
  乐进选择了南门的桥蕤突入。
  当然,他并没有进去,只是在南门高空巡视。
  因乐进兵阵之能远超桥蕤,即便桥蕤很是警惕,往来巡弋,在南门之地不时利用古桥横击、吞杀,但仍然不能阻挡乐进探查商丘之中形势。
  咻!
  神车融入了日光中,以肉眼看,根本无法看清,便是感知力极强的人,若不能时时刻刻做到跟兵阵之魂契合如意!也难以发现端倪!
  桥蕤时刻感知!但感知能力远逊纪灵,是以只能护住南门城墙一角!距离南门十丈远的敌方,他都难以真正护持住。
  乐进便是在南门墙头之外的十丈虚空处,展望整座商丘古城。
  借助庆忌之魂的双目,乐进看的明白,商丘城中,往来将士调动不断,看得出来,似乎在模拟作战,竖耳倾听,隐隐能听到呼声不断,似乎有大将在训斥战士。
  乐进飞得更高了些,距离那古桥凶魂也不过十丈远,他艺高人胆大,即便处在随时可能会被攻杀到的境地之中,仍然能淡定细看。
  这一看,便是一刻钟。
  直到有人来报之桥蕤,让他多注意四方动静时,乐进这才退走。
  而在他退走后不久,桥蕤果然利用古桥在墙头附近不时打出道道古桥劲气,其中乐进所在的位置也受到了数道古桥劲气的轰击,而古桥劲气极为凶蛮、道道浑似长龙、蛟蛇!极难避开。可想而知乐进的果断。
  又这般等了足有一个时辰,乐进再去刚刚的位置观瞧。
  瞧了足有一刻钟。桥蕤再动时,他又退避开来,如此反复不下十几次。
  乐进这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返回军营,回禀郭嘉。
  郭嘉一番分析,末了道,“看来袁术是真的要对付庞德。不出意外,袁术是想要庞德的脑袋。”
  “怎么说?”
  “袁术此人我接触过,知道他为人心胸狭隘,表面上他极为大度、潇洒,实则是个小人!庞德之前羞辱了他。他想要报复再是正常不过。再者乐进你虽然粗通口型,从他人口型得到的零散消息中,也有庞德、雷薄等字眼。观其人而知其所为。这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郭嘉说了一番,最后下了命令。
  让乐进再探。
  颜良晚间试试能不能攻入商丘,若是不成,当连夜返回,整兵往徐州。
  “既然袁术想攻庞德。我就给他这个机会。我们佯攻徐州!大部兵马往徐州边境而去。半道再偷梁换柱、折回商丘……”
  郭嘉一番布置。
  随后兵马调动不绝。
  之前的战事计划,在这一刻也改了不少。
  庞德、马超等都随之而动。
  袁术一方巨灵神一直在观察八方动静,远远瞧见郭嘉一方动态,纪灵忙让人禀告袁术,袁术来,瞧得明白,便跟众人分析情势,讨论半天,无所得,商丘防御变得愈发厚重、无懈可击。
  乐进折返,混入了郭嘉所布置的大军之中,大张旗鼓,摇动旗帜往东而去,一路速度奇快,不少人都有看到。
  夜间,颜良发动狻猊兵阵想进入商丘古城,同样无所得。
  商丘的守将一直在开‘无双!’,不似长安时,守将大多并不似纪灵、桥蕤那般肆无忌惮的朝着虚空攻击,所以颜良当时能混入长安皇城。但如今却难以混入商丘。
  纪灵一方都知道郭嘉有颜良、乐进这两位极为擅长偷袭的悍将,如何能没有防备?
  颜良折回。
  也开始大张旗鼓,往徐州彭城方位而去。
  商丘距离彭城不过五千里。
  契合了上等兵阵之魂的精锐军团急行军半日便可到。
  不过一夜。
  商丘对面的郭嘉军营已经空了一半。
  纪灵契合巨灵神兵阵,以巨灵神的神目观察,难以洞察其中秋毫,便命密探前往联络郭嘉军中暗哨。
  此暗哨早已经被纪灵重金收买。一番联络,得知颜良、乐进、、马超、韩猛、高干等人果然离开了军营,前往攻伐彭城,纪灵有喜有忧也有不解。
  他把此事告知袁术。
  袁术大喜,当即便要出城作战,只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今对方阵营空虚,只有区区三十万精锐坐镇,军营中更是只有庞德、朱灵等少数悍将,我方数百万大军齐上,定能致庞德于死地!”
  纪灵劝谏,“此事太过蹊跷。哪里有我方刚刚准备布置对方庞德,对方就连夜离开,只留庞德镇守的道理?我看定是颜良、乐进此二将前来探查我方情况,被他得知了虚实去。所以才有这番布置。”
  “主公。纪将军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当慎重而为。”
  张勋道。
  袁术看向桥蕤、乐就等将军,他们都深以为然。
  袁术无奈,只得让人再探。
  探之结果依然如此。
  如此等了一天。
  突然有猎鹰自东方来,是徐州陶谦的求援信,让他配合攻伐郭嘉大军,必有厚报!
  见此,袁术大喜,一双虎目环伺诸将,高声道、“你们瞧瞧。我早就说了。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对方看似有诈,其实行得是堂皇正道!如今徐州彭城都将被攻克,求援信都到我这儿来临。如何有假?”
  纪灵惊疑不定,前往索要信件,袁术给了。
  纪灵见信件上果然有陶谦的州牧印玺盖印,愈发惊愕了,“郭嘉这一招真是玩得妙。既如此。我愿为主公先锋,前往捉拿庞德此僚!”
  “杀鸡焉用牛刀。”
  桥蕤越出,道,“我古桥兵阵精锐足有三十万,若是出动,不说能擒杀庞德,但想来整个先锋,搅动其大营是不成问题的。等对方大营大乱。纪将军再杀出,庞德此僚焉有幸免之理?”
  张勋、乐就等将见了,都纷纷请战。
  袁术大喜过望,连道诸将骁勇,得诸将相助,何愁天下不平?
  当即便让桥蕤当先锋,前往庞德军中试探。
  纪灵、乐就为桥蕤压阵。
  桥蕤大喜,领着兵符疾行出了大殿,前往军营,领了三十万大军便驰出了商丘古城,一柄形似古桥的兵器一甩,甩得虚空颤动,发出了噼里啪啦的惊雷炸响声,“众将士,随我杀!”
  “杀啊!”
  三十万大军,凝练成阵!
  一长达数千米的古桥在虚空伸缩不定,浑似天桥压落世间,似能粉碎一切!
  比之早前的古桥之魂,如今凝练了三十万大军的古桥之魂,明显更为强大,能伸缩的距离、范围都扩大了不止一倍。
  轰!
  隆隆隆!
  三十万大军契合古桥之魂,浑似踏着仙云杀向凡尘的天兵天将,威风凛凛,气势不俗!
  人人持着兵戈,在桥蕤的率领下,疾行而过百余里,很快便杀入了对方大营之中。
  对方的大营占地极为宽广!
  帐篷密密麻麻的,不知凡几。
  桥蕤杀入,连挑了上千帐篷,却不见一兵一卒,所见都是草人!
  草人上似有水花,桥蕤闻了闻,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猛地,他似想到了什么,大惊失色,“中计了,退!”
  声落处!
  天摇地动。
  无数火箭飞落虚空!咻咻声中,或坠落帐篷处,或射穿了一些草人……伴随着轰然巨响声起,火势瞬间大起!
  三十万大军不妨,当即便有数千人被火烧了身!
  古桥兵阵一时之间都有些不稳,晃荡的极为剧烈!
  桥蕤惶恐、震怒,“敌方使诈,速退!”
  但已经来不及了!
  密密麻麻的火箭穿空。
  整个军营都被连天卷地的焰火给包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