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162章 庞德对阵雷薄与追光兵阵横空

第162章 庞德对阵雷薄与追光兵阵横空


  周易的强横一度压得刘表、袁术各大诸侯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们无一例外,都极为震撼、诧异、茫然、难以置信!
  要知道周易几乎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的!成长速度之快,简直堪比鲲鹏御风、直上高天九万里!
  便是骄傲、自负,想当皇帝的袁术,也因周易的异军突起,而不得不掩饰自家的不臣心思,积极整兵备战!
  袁术身为豫州之主,麾下良将如云,但顶尖的悍将并不多,在跟郭嘉对垒数次,皆以失败告终后,他似被淋了几十盆冷水,彻底清醒过来,开始听从阎象的意见,放弃一些不好的心思,转而把大量的精力、钱财投入到军队上面;
  当然阎象也提过参考周易新政、有利于民生的计划,但被袁术给否了!
  被郭嘉痛打了几次后,袁术现在急于报仇,是以现在格外痴迷军事方面!
  他一边派人去联络袁绍,用兄弟之情慰问的同时,向袁绍画了好大一个饼,试图唤醒袁绍重新争霸天下的裕望!
  用袁术的话来说:“你我都是四世三公之后,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理当掌大权!岂有被周易一寒门竖子压着的道理?!”
  周易名声响彻天下后!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物都会去调查周易的底细!
  袁术身为天下有数的诸侯之一?岂是愚蠢之人?自然也深入调查过周易。可惜,时至而今,不仅是他,便是其他人,都没有调查出个所以然来。
  不知周易是何人。
  袁术便盖以寒门竖子的称呼!在袁术看来,若周易真的是朱门贵族之后,岂有什么都调查不出的道理?!想来定是破落户出身,以前声名不显,现在周易权倾天下,也不见有个周易的老乡出来讨好周易,可见定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家伙。
  袁术带着有色的眼镜去看周易,也希冀袁绍能如此。
  但袁绍的一封回信,却让他彻底出离了愤怒!
  袁绍不仅讥讽了他不知所谓,还劝谏他若是想活命就赶紧的投降!说什么只有周易才是真正的明主,跟着周易袁家才会有未来之类的话。
  如此话语,袁术看了焉能不震怒?
  “袁绍狗贼!不可理喻,枉为我袁家子弟!”
  袁术把信撕了,一双虎目扫视殿中众人,高声道,“本将军要亲征!好好会会郭嘉这小儿!让他明白我袁术可不是好欺的!”
  “主公。”
  阎象赶忙出列道,“你身为一州之主,坐镇寿春,稳定军心、民心,有着他人难以替代的作用!若是轻易离开,人心难定!再者,若是前往前线,主公有个好歹,怕是会瞬间使得豫州局势崩坏!到时候必定会坠落到难以收拾的腐朽地步!”
  他慷慨激昂,“据我调查,郭嘉此人实乃不世出的鬼才!其人调动兵马、排兵布阵,不拘一格、天马行空!寻常人根本难以揣度他的计划!
  如今他的兵马主要针对的是徐州,其次才是我豫州!若是主公出动。必定会被郭嘉抓住机会,到时候主攻徐州的计划,可能就会更改为主攻我豫州!
  局势千变万化,主公不可不防!
  加之郭嘉其人帐下有马超、庞德、韩猛、乐进、颜良、朱灵等无双悍将!不知多少上等兵阵精锐隐匿其中,若有个万一,我方该如何当之……”
  阎象口若悬河,神情严肃,一丝不苟的把当前情况都给分析了出来。
  奈何所言太过耿直。
  袁术听了不喜,有些不耐,按捺着性子听完,一张英俊的脸已经黑如锅底了,“听阎主簿的意思。我若是去了一线,我豫州岂不是会很快沦陷?”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阎象实诚道。
  “你大胆!”
  杨弘察言观色,立刻出列,喝了阎象一声,这才道,“依属下之见,主公此去前线必定可以振奋三军将士士气!岂有迅速沦落的祸患之见?
  再者郭嘉只是一个人,又不是妖魔。我豫州大军数百万!兵阵不知凡几、再有荆州、徐州在侧帮助,又有汉中等地诸侯言明会相帮,岂会轻易失陷?”
  阎象据理力争,“郭嘉出山以来,未逢一败!连曹孟德都很快败落了。我方怎么就没有可能?”
  “曹孟德那等宦官之后,岂能跟我主相提并论?”
  杨弘道,“我主英武盖世,麾下谋士如云、悍将如雨,若是坐镇前线,固守大城,两百万军只是防御,有坚城当着,岂有迅速沦落的可能?”
  袁术听了杨弘所言,大喜,又问计多位亲信,亲信也知道袁术性情,多投其所好!
  袁术见多人都同意了,哪还有耽搁的道理?当即便下令要亲征。
  阎象拦不住,无奈一叹。
  袁术瞧了,愈发不喜,就下令阎象镇守寿春,他则带着不下百万大军,以及张勋、陈纪、雷薄、韩暹、陈兰、桥蕤、乐就等悍将北上。
  行军数日、抵达梁国商丘。
  商丘守将纪灵率军前往接见。
  双方汇合后入城。
  不料尚未坐稳,便有人来报说庞德在前叫阵。
  袁术上城头,细看,但见庞德率军十万,在那言说豫州都是鼠辈,竟连单挑都不敢。
  袁术大怒,问四下可有人敢战。
  纪灵劝谏,“主公,庞德马家军悍勇,野战能力极强,我方主防御,不用理会他。”
  “我豫州数百万大军,难道就任由此人侮辱?”
  袁术扫视四下,“谁敢去战?”
  雷薄出列,“某愿往!”
  袁术喜道,“雷将军悍勇,当可斩庞德此僚于马下。”
  雷薄当即拿着兵器双锤,率领十万军前往应战。
  “雷薄在此,庞德速来领死!”
  雷薄双锤一挥,虚空之中锤影晃荡,似有数百座亮银色的锤山在虚空闪过,晃得虚空都起了波澜。
  猛一看,此等声势,真是殊为骇人!
  庞德却不惧,单刀匹马出列冲了过去。
  雷薄也随机拍马而出。
  “锤神之怒!”
  雷薄怒啸,人随马走,身似匹练,双锤高举,身上凶魂闪现,勾连天上惊雷,一时之间,电光闪现世间,有惊雷在虚空如龙游走,不时劈落而下,跟雷薄的双锤凝练为一体,随着雷薄的一吼,雷光、锤影,化作一柄偌大的巨锤,朝着庞德的方位怒砸了过去。
  “天杀刀!”
  庞德看得眉头一挑,毫不畏惧,不退反进,速度越来越快,在距离巨锤不过数百米时,陡然跃空,一刀朝着雷薄的方位重重的斩了过去。
  轰!
  一刀横空!
  刀芒贯穿苍穹!
  有千丈刀芒现世,晃花了人的眼睛!刺得在场大多数人都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
  等再睁眼时。
  却赫然发现雷薄已经被斩落马下,不知生死。
  而庞德则身落马背,在大地上疾驰而过,猛地矮身,捞起了雷薄、转身就走。
  马家军见此,欢声雷动,士气大振。
  反观袁术一方,则极为震撼,士气下降不少。出城的将士,也在慌乱中,急急回城。
  随着厚重的大门落下。
  他们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倍感恍惚:他们锤神兵阵精锐的主将就这样没了?!以后谁来率领他们?!
  墙头的袁术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传闻庞德在周易手底走不过三个回合就被拿下!而周易传闻极为年轻!数招败在周易手底下的庞德,竟如此骁勇!那周易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他震撼!
  要知道雷薄在他军中可是数得着的悍将。除了纪灵之外,少有人可挡!
  竟如此轻易的就被庞德击败拿了去。
  袁术都有些没有晃过神来。
  但随着四下里的议论声起,袁术微微有些散开的瞳孔再次恢复到了正常,他面色铁青,有懊恼、有后悔,但更多的还是震怒、不甘,他看向纪灵,眼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纪灵无奈,解释道,“末将曾奉令率领巨灵神兵阵精锐往虎牢,返程途中,无意间跟马超交锋了几个回合,深知马家军的强悍!末将虽然不惧他们,但也知道我方顶尖兵阵少于对方,若是被对方缠上,有顶尖兵阵突入我方,恐怕有陨落之危。到得那时候,这商丘很有可能守不住。”
  纪灵如此说。
  袁术也不好再勉强。
  但他心里对周易的忌惮,在这一刻莫名的上升到了极致!
  “周易率领区区四十万乌骓铁骑兵出长安、西凉一战,阵前枪挑马超、庞德!之后又击败悍将马腾率领的数十万马家军!一战而震惊天下……”
  袁术对于周易的过往战绩还是研究过的,此刻道出了周易的西凉一战的始末,末了道,“连周易的手下败将庞德我都击败不了。我又谈何击败周易?!”
  袁术心气极高!极致处甚至于有点穷兵黩武!
  此刻被庞德,不,准确点说,是被周易给刺激到了!
  周易比他年轻,比他英俊,比他单兵实力强,比他兵阵能力强……几乎都比他强!
  但如今呢?
  连他的手下败将庞德,几个回合就败在周易手下的败将!他竟然都打不赢?
  他谈什么去打周易?
  干脆抹脖子自杀得了。还打什么打、
  “不管怎样?十天内,我要看到庞德的脑袋!”
  袁术下了死命令,“我方如此多的大将,不管你们是单挑,还是用兵阵对决,亦或者几个打一个。我就是要见到庞德的脑袋!”
  他要用庞德的脑袋来证明他袁术不比周易差!
  周易可以击败庞德!
  他袁术也可以!
  “……”
  纪灵、张勋、乐就等人面面相觑,最后也只能恭谨应令了。
  因袁术的强势。
  张勋等人开始更改作战计划。
  商丘城中,一时之间,往来将士调动频繁。
  这之中难免会有风声走漏,但因纪灵镇守商丘,传信的飞空猎鹰也大多逃不脱巨灵神的手掌心。
  郭嘉一行人是以并不知道此事。
  但不知道,不代表郭嘉就会原地踏步。
  当他知晓袁术来了商丘,便知道机会来了,当即更改作战计划。准备一战打死袁术,或拿下袁术。
  现在郭嘉对周易有些盲目崇拜了,在郭嘉看来,周易连袁绍、曹孟德那样的人物都能‘降服!’没道理降服不了袁术。
  而袁术若降服了,豫州就会是囊中之物。
  不仅如此。
  荆州、扬州、汉中各地,也必定会慌乱震撼的露出马脚!到时候徐州也更容易攻克。
  思及至此。
  郭嘉开始各种布置,一时之间,将士调动不绝。
  而随着贾诩派遣的人来到兖州、豫州边境,把疗伤丹给乐进、颜良等悍将。
  他们也很快悉数痊愈!使得郭嘉麾下的干将的实力瞬间飙涨。
  重创的乐进、颜良,跟分毫未损的乐进颜良对比,结果可想而知。
  “代我们向将军表示感激。”
  乐进、颜良等悍将亲送贾诩使者出城,言辞恳切的道。
  “我会的。”
  “另外,还要将军放心,我等必定忘却生死,早立大功,以报将军恩德!”
  捉拿不杀之恩。
  囚牢释放之恩。
  重创救命之恩。
  数恩未报。
  乐进、颜良惭愧至极!言辞极为情真意切!
  等使者应了。
  他们这才转身入城,继而整军备战去了。
  “追光兵阵将士何在!”
  乐进入军营、吼道。
  “轰!”
  不下五万将士迅速列队组成兵阵,一时之间,煞气冲霄!
  这些将士大多都是各地郡兵抽调而来组成的。
  随着征战岁月延长,他们对于追光兵阵的契合度也是越来越高,现在已经摆脱了过往的青涩。
  不至于刚刚碰面,就被关羽的青龙偃月兵阵发现,继而被针对的差点尽数砍杀。
  要知道追光兵阵一开始的人马是十万。
  在荆州血战,死伤不下五万。剩下来的都是精锐。
  “随我出发!”
  乐进大手一挥!
  轰!
  五万兵阵瞬间似飞龙入天一般,凝练成了一道光,转瞬消失不见!
  但如果有人修成了天眼,便可看到在那日光之中,有一辆小车在疾驰!
  小车不过巴掌大!
  车上有华盖!华盖之下,车厢之中、竟拥挤着密密麻麻似得小人儿!这些小人儿就是刚刚集体消失的将士们!
  他们浑似尘埃般大!立在车厢之中,竟也不显得拥挤!
  他们一个个手握着刀,双目炯炯的盯着他们的主将乐进。
  “踏光而行!”
  乐进在牢狱中待了很久,一直在潜修、感悟兵阵。对于追光兵阵的理解今非昔比。
  要不是因为追光兵阵大多都是新兵,他也不至于被关羽差点砍死。
  想到关羽的那三刀。
  乐进就觉得半边身子都麻了。
  他被关羽一刀砍碎了肩胛骨,一刀砍到了胸腹,差点连人带刀成了两半!
  现在想到那情形,乐进都忍不住直打哆嗦。
  但很快,他又想到了周易送的丹药,原本微微颤动的身子陡然紧绷了起来,“将军不计前嫌,对我如此看重!我岂有不拼命的道理?就算再遇关羽,我也要再拼一把!为了将军,我死而无悔!”
  乐进是真的被周易给打动了。
  换做是他。
  他自问做不到周易这样。
  不仅是为人,还有兵阵、修为等各方面,周易都碾压他!
  如此,让他如何能不崇敬这位新主?
  咻咻!
  乐进心情激荡中。
  小车横空而过,朝着商丘的领空方位飞去。
  商丘高空之中,一尊高不下千米、披着重铠、浑似远古神灵的巨灵神正在巡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