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138章 败袁尚!张郃出城门

第138章 败袁尚!张郃出城门


  沮授眉头一跳,高声道,“想不到堂堂的骠骑将军竟然也只是一个尖牙俐齿之人。你口口声声言说我等当时没有选择时机,再行进攻!可想过当时曹孟德去了,却遭遇性命之危!
  而你呢?现在更是对一力提拔你的董贼张口闭口直呼其姓名,可见你也对董贼心生不满!
  既如此,你何不去宰了董卓,以证你这大汉骠骑将军真正的威名?”
  “呵……”
  周易‘呵’然一笑,似不想多作辩解,只是道,“天下是非自有公道!你们当时做了什么,当时在想什么。天下智者谁不知道。你又是谁?竟敢妄图凭借一己之力掩盖你主不堪的行径。如此作为,就不怕后人炮轰?骂你是一代国贼!”
  “我乃沮授!”
  沮授面色难看,“骠骑将军避重就轻,不言国贼之事,看来也是心怀叵测之徒。如此作为,又有什么面目来说我主?”
  “试图搅乱这大汉的人都是国贼。想不当国贼好说,让你主随我去往长安拜见皇帝!随我一起卸下兵权,共同辅助大汉,如此我就信了你的话!”
  周易声音郎朗,激荡天下!
  沮授、逢纪、郭图等人听了,都是心生震动!
  周易竟然可以做到放下兵权?!
  真的假的?!!
  他们双目炯炯的朝着城下望了过去,但见周易一脸正气、浑然不似说谎的样子!
  众人看的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便是沮授在这一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人家周易,打下偌大疆土的骠骑将军,年纪轻轻,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比之袁绍岂止似强一两倍?
  但如此人物,却能做到放下兵权!
  他们能吗?
  袁绍能吗?
  率领兵马赶到的张郃也听到了周易这话,心潮如水般激涌的同时,对于周易也是生出了惊佩之感,不论两方阵营的敌对关系,就凭周易的战绩、为人,任何人见了都会说一个‘服’字!
  在这一刻,张郃突然间有所明悟:为什么吕威璜、焦触、蒋奇等大将会投降周易,甘愿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也明悟过来为什么周易的乌骓铁骑能做到天下无双,近乎堪比霸王项羽时代的铁骑!
  有周易这样的主将做阵主,乌骓铁骑的凝聚力可想而知!
  “可恨!”
  袁绍见麾下诸将、诸谋士看周易的眼神、表情都是急剧变化,,心生妒火的同时,一股怒气直上心头,在这一刻,袁绍真的很想吼一句:谁不敢去长安,谁是孙子!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他不敢赌!
  堵了,一败涂地!
  不管周易去不去长安,他都会一败涂地!
  周易如果去了,那结果就是他跟周易两个人一起沦为阶下囚、甚至于可能直接被董卓给镇杀!
  之前沮授、田丰一行人可是为他分析过如今董卓跟周易的情况!
  周易现在绝对是功高盖主,不回长安、卸下兵权也就罢了。一旦卸下兵权,十之八玖就是一个死!
  袁绍在这一刻想了很多,最终他选择不再跟周易对话。
  只因他发现者自己实在是说不过周易。周易行得正做得正、无所畏惧,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顾忌太多,不可能如周易一般行事!
  他目光移转,盯住了蒋奇、吕翔、眭元进等骁将!
  这些骁将在前不久还是他的可靠部下!如今竟然背叛他,投靠新主,转而还来攻打他!
  良心呢?!
  他愤怒,忍不住大声呵斥吕翔、蒋奇等人。
  蒋奇一行人被呵斥的面色通红,沉默不语。
  貂蝉见此,眼珠子一转、高声道,“袁绍,你有什么资格指责蒋奇将军他们!他们都是大汉的忠臣良将,追随骠骑将军是为了扫荡天下不臣!
  你若是问心无愧,并觉得自己是大汉良将的话,就立刻随我们回长安,拜见皇帝!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一味的指责蒋奇将军他们!甚至是无理的大骂他们!
  如此作为,你跟泼妇有什么区别?!
  跟叛贼有什又么区别?
  要知道,他们可是大汉的良将!是要做大汉的猛士的人物!是响当当的铁汉!
  而你却要要反着来!
  依我看,你才是祸乱大汉的魁首,是大汉的罪人……”
  貂蝉字字诛心!
  这一句句话更似一把把穿心利剑般钉在了袁绍的胸口上,钉的他郁闷至极!几欲发狂!
  而蒋奇一行猛将则是稍稍振作了些,一个个看貂蝉的眼神都是怀着感激、异样:他们早就知道貂蝉跟周易关系匪浅!也知道貂蝉的勇猛!却不料她口舌也这般厉害!果然不愧是未来的主母!就不是普通的女子可比!看来他们以后有必要对貂蝉尊敬些!
  “简直就是狗屁!”
  有一年轻将军见貂蝉口若悬河,没有停止的趋势、忍不住打断,大喝道,“城下小娘皮,你又是谁,竟敢在三军阵前,大放厥词!”
  “哦?”
  貂蝉被打断了,也不恼,而是抬头看向城头方位,不答反问道,“你又是谁?你家主公都没有说话,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犬吠!”
  “你竟然说我在这里犬吠!”
  小将暴怒,面红耳赤,“我名为袁尚!是车骑将军之三子!是万军之将!是饕餮兵阵之阵主!如此,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哦?”
  貂蝉笑道,“你若是觉得有资格的话,不妨下城来与我家将军单挑。你若是能胜我家将军!我就向你道歉、承认你有资格!”
  她上下扫视了袁尚两眼,“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怕就怕你名不副实。虚有其表。不敢来战!”
  “来就来!我又有何不敢!”
  袁尚年轻气盛,满腔热血!被貂蝉这样的绝美少女小瞧,哪里受得了?!
  当下持枪便要出城大战!
  “三公子,切莫中了对方的激将法!”
  沮授拦阻,急声道,“我军占据地利。对方激将我们出城作战!是想跟我们在城外大战。而城外地形利于铁骑奔袭。一个不慎,可能就会发生不测啊。三公子,切勿冲动!”
  “你别拦我。”
  袁尚怒气冲冲,一张英俊的脸上满含着羞怒,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在众目睽睽、一百多人万人面前如此小瞧!
  这让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恶气。
  “周易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比我还小!只是单挑,我如何赢不了他?!”
  袁尚想越过沮授走人,但沮授不让,他又不好动手,只得只得把眼看向袁绍,眼巴巴道,“爹,你就让我去吧。你也知道我的本事的!怎么可能会轻易败给周易,我若是胜了。岂不是可以直接宣布这一次大战的胜利!要知道周易可是三军主将。是乌骓铁骑的阵主!
  周易传闻最为厉害的就是乌骓铁骑!他放弃自身优势!跟我单挑,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岂能轻易放弃?”
  “这……”
  袁绍有些迟疑。
  “主公,万万不可啊!”
  沮授劝谏,并道,“传闻周易具备鬼神之力,曾单挑马超、庞德,一战而败此二人!这样勇猛的人,三公子若去了,岂不是凶多吉少?!”
  “你这是在咒我?!”
  袁尚怒道,“传闻是传闻。再说了。马超、庞德能有多厉害?我还不信,我敌不过他们!爹!”
  他看向袁绍,哀求道,“你就让我去吧。大不了我让牵招、郭援他们陪同。他们二人皆有万夫不当之勇。若是见孩儿有不测,定会出手来救。如此还不行吗?”
  “这……”
  袁绍迟疑的更厉害了。
  特别是看到袁尚哀求的面容时,更是不忍拒绝。
  再想想袁尚所说,似乎也不无道理,当下便要答应。但沮授还是坚决反对。袁绍有些愠怒,“沮授,你这是真心瞧不起我家尚儿?!认定他会惨败?”
  “……”
  沮授被怼得哑口无言,直到这一刻,他这才明悟袁绍是有多么的宠爱袁尚。
  不过这种这种宠爱,难道都不能分时候吗?!
  周易是谁啊?
  人家那可是沙场上的悍将!
  是一朵铁梨花!你袁尚这朵温室中的花朵,如何能敌得过人家?
  但袁绍都这般说了,他也不好多言,言多必失。田丰的下场可是就在眼前。
  哎!
  他叹了口气,走到了边上,很是失魂落魄!跟袁绍待久了,他也知道袁绍的性格,优柔寡断,有时候眼光很是短浅。这样的人,最多辉煌一时,难成大事啊!
  但当时他跟田丰一般,都是被袁绍显赫的家世、以及其豁达、爽朗、海纳百川的性格给吸引!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思及至此,他把眼光看向逢纪、郭图等人。
  这些人自然也知道周易的厉害,当即出言道,“三公子勇猛众所皆知。但周易也不可小觑。有牵招、郭援两位陪同再好不过,但尚且还不能做到做到万无一失!若是能让张郃将军一同前往。
  那必定是稳妥了!”
  其余众人见袁尚铁了心要出城大战!而袁绍也是真的宠爱自家三子,计划更改可能性不大。
  见此。他们也是纷纷出谋划策、很快便定了章程。
  ……
  片刻后。
  城门洞开。
  袁尚身披甲胄,手持金枪,骑乘着龙驹而出!
  在他的身后是牵招、郭援二将!
  再之后,是张郃的雷电蝠龙兵阵精锐军团!
  张郃率领着二十万兵阵精锐,出城而来。
  此次来,只为一试周易锋芒。张郃心中有忐忑、但更多的还是还是热血、激荡!
  “竟然真的出来了!”
  貂蝉有些意外,侧目看向周易,笑道,“将军,看来这袁尚果然是个受不得激的主儿。这一下他出城来战,我方必定会顺利很多。”
  “你干的不错。”
  周易勉励了两句。
  貂蝉道,“都是将军的功劳。我只是随口说上几句。”她顿了顿,见周易策马而出,急忙道,“将军,一定要小心!”
  “嗯。”
  周易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道,“只是收拾一个竖子,要不了多长的时间!”
  这话说的霸气、铁血又自然。
  让人很本能的会忽略掉周易的年纪!
  貂蝉看着周易的背影,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泛过道道涟漪。
  蒋奇、眭元进、吕翔等骁将大抵也是如此,但一个个也不忘抖擞精神,随时准备整军备战!
  哒哒!
  马蹄声疾!
  周易骑着龙驹,手持着一杆长枪,冲出了乌骓铁骑的兵阵,冲到了三军阵前十里之地!跟袁尚遥遥相望!
  他独身一人,一匹马,一杆枪,看着武城的方位,在阳光的照耀下,他一身铁甲,似披上了金光!浑似踏着云彩下凡而来的天神,英武到了极致,足以让天下人为之侧目!
  “我来了!”
  周易枪指袁尚,道,“你们是一个个上,还是一块儿上?”
  “小小年纪,机缘巧合,有了些威名,就敢如此猖狂!”
  袁尚怒道,“且让我来会会你!”
  说着话,也不待牵招、郭援、张郃等人相劝,已经一马当先,手持长枪,朝着周易冲了过去。
  轰!
  这一冲,龙驹浑似被风神附身,速度之快,浑似疾风电闪!一路所向、风团滚荡、大地震颤!
  尚未出击,便是一片异象出世!恍惚间,众人就似看到一位在天河之上驰骋的神灵在咆哮!
  “好!”
  袁绍看的精神大振,很是欣慰!诸子之中,袁尚最得他喜爱。而袁尚也是不负他所望!一路飞速成长,时至而今,已经成长为诸子之中的最强者!不弱武神的存在!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允许袁尚出战的根本缘由之一!
  单挑,袁尚很少输给旁人。在冀州也是声名赫赫!
  如今出战周易这样一个极为年轻的阵主!有可能会败,当然更有可能会赢!
  就算败了,也有后招用得上。
  是以,袁绍现在已经全副心思的的放在了袁尚的身上,就指望袁尚一战翻身,彻底把周易给擒下。
  轰!
  袁尚人、枪、龙驹、三者合一,张嘴一声啸,一枪刺出,刺得虚空起波澜,一个个斗大的黑洞在虚空凝练而生!
  不过呼吸间,整个天地都似被黑洞给覆盖,一片昏暗!
  特别是周易所在的地域,更似是陷入了地狱深渊之中,被一种浓重到了极点的黑墨给裹住了似的。
  “将军!”
  貂蝉看得瞳孔紧缩、惊呼。
  “好!”
  “三公子吞噬枪法竟已经修炼到了六重境界!足以吞噬山川!果然厉害!”
  “这下周易输定了!吞噬枪法可是整个大汉都近乎无敌的枪法!三公子有此绝技,如何会输?”
  郭图、逢纪等看的都是松了口气!一个个也是信心暴涨、双目放光!
  但也就在下一刹那!
  轰!
  伴随着一道惊雷般的炸响声起,覆盖了不下数百米地域的黑洞突然黯淡,原地渐渐取而代之的是一杆似能把大地天空都给刺穿的长枪!
  长枪泛着焰火,所过之处、黑洞爆破!光明到来!
  随着长枪连点虚空,道道锋锐枪芒凝练成片,形成似能燎原的火种!轰然声中,火种窜飞了出去,所过之处,一切黑暗破碎!整个世界都似为之翻腾!
  哗啦啦!
  虚空都似被火种给烧煮的沸腾了!发出了哗啦啦的涛浪声响!
  轰!
  周易人随抢走,呼吸间,奇迹般的似瞬移而过了千米方位,竟在下一秒出现在了袁尚的身后。
  在袁绍、牵招等人的惶恐爆吼声中,锵锵!周易一枪刺落,正中袁尚肩膀,把袁尚整个人都从龙驹背上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