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137章 田丰入狱!兵临城下

第137章 田丰入狱!兵临城下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袁绍无法理解,更难以置信,自己的大军,河北的四庭一柱会败得这么神不知鬼不觉!
  韩猛的长城之战具体细况如何?
  吕旷吕翔、张南等猛将为何会投降?!
  高干在知晓长城之战大急的情况下,火速出兵,调集重兵三十万回援韩猛,为何尚在路上,就被一网成擒……
  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不是触目惊心?!哪一件不是匪夷所思!
  “周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沮授看过细报,震撼。
  “无法置信!”
  田丰叹息,“此子行事出人意表、用兵之能堪称绝世,对待他,必须慎之又慎,我觉得主公此次兵发并州,实在是有些鲁莽!”
  此言一出,说得本就心情郁郁的袁绍更是憋闷、大怒,手指田丰,“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了?亦或者是说,这次兵出并州,我军会大败?!”
  “不。”
  田丰似浑然不知袁绍心情,肃容道,“周易此子崛起速度太快。而且他竟然可以利用匈奴、鲜卑之战兵为己用!
  匈奴、鲜卑如何会服从他?!周易又如何会这么放心的把兵权放给匈奴、鲜卑,不再管大草原的事,而是专注攻略中原并州、甚至冀州?
  太多不解的地方了。加之周易军事指挥才能实在是卓越。南征北战、东征西讨未逢一败。
  这样的人物,若是不慎重对待,遭遇惨败,实乃正常!
  我军虽然号称九十万,但其中大将太少。杂兵过多,若是真的跟周易的铁骑正面对抗,大败的可能性极大,要知道当时匈奴大军号称三百万,大小将校无数、但在西凉鼎城之下遭遇周易的乌骓铁骑时,也是遭到了一场血洗……”
  田丰侃侃而谈、说得入情入理,但太过耿直。
  而且屡屡提及‘大败’这两个字眼,说得本就有些敏感的袁绍再也无法忍耐,大骂老匹夫!安敢乱我军心!
  郭图跟田丰多有不睦,见此,也是站出说田丰其心可诛!不怀好意!
  逢纪、张导等见风使舵,也是连道田丰所言未免言过其实!尚未战,岂可言败!三军之魂,若是连必胜的信心都没有,那如何还去战斗?如何还去御敌?
  辛评、辛毗、荀谌等谋士面面相觑,没有多言。类似这样的场面他们见过很多次了,早就形成了一种默契。袁绍不开口,他们是绝对不会随意站队的。
  但袁绍可能不开口吗?
  被田丰挤兑的哑口无言,只知道怒怼过去的袁绍,听了郭图几人所言,心中稍稍欣慰了许多,但在看到田丰那笔挺、昂然的身影时,仍然是如鲠在喉,忍不住喝问,“田丰,你可听到了众人所言!你还有什么话说的?”
  “田丰无话可说。”
  田丰摇头叹道,“满堂多奸佞!主公被奸佞蒙蔽了双目。我再多言也是枉然!”
  “田丰,听你这意思。似在说主公识人不明?”
  郭图冷笑,“还是你觉得满堂就你一人是君子,是圣人?!”
  “不错。”
  逢纪一身儒衫,面貌俊伟,身姿挺拔,风采照人,但此刻,他的眼中也是有着一丝的愠怒闪过,“田丰,你未免太过自大。也未免太小瞧了我等!”
  “元皓,你还是认个错吧。”
  沮授在旁见形势不妙,低声劝道。
  “我没错。为何要认错?”
  田丰双目灼灼地扫视了郭图等人一眼,继而又看向袁绍,义正言辞道,“众所周知,周易的乌骓铁骑已经接近大成!甚至于很有可能不弱霸王项羽时期的乌骓铁骑。
  若真是如此。那我等九十万将士,可有信心拦住周易的铁骑?
  就算拦住了铁骑,又可有信心拦住吕威璜、焦触、吕旷等人的反噬?!
  诸位,你们可不要忘记。周易可是奔袭十万里,突入长城,把韩猛都给擒获的猛将!如此能人,我们竟然不安坐邺城,反而率军前来对抗他!放弃优势,以劣势,在城外对抗铁骑,怎么可能有不输的道理?
  主公!”
  他朝着袁绍行了一礼,大声道,“田丰建议,应火速撤兵回邺城!亦或者屯兵于武城!静候时机!只要我们……”
  “够了!”
  不等田丰继续说下去,袁绍拍案、怒喝道,“田丰,从邺城走到现在,你一路上都在打击我方士气!在吹嘘周易之能!尚未战,便言败!你是何居心?!难不成真的要我坐困邺城,等着周易兵临城下你才安心?嗯?!”
  他怒目瞪着田丰,大喝道,“来人啊。把这老匹夫给我关入大牢!我要让他亲眼看看,我是怎么大败周易的乌骓铁骑的!”
  此言一落。
  沮授变色,出列道,“主公,不可!田丰性情耿直,众所周知。他绝无恶意,还请放下成见,饶他一回!”
  “等我败了周易,自然会饶了他!”
  袁绍怒目而视,身上煞气激涌,以至脸红上耳,“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我。我岂能轻饶他?这一次,我就要让他在牢里听到我的喜讯!我要让他看着,我方是怎样大胜周易大军的!”
  说到这,他挥了挥手,喝道,“押下去!”
  郭图见了,不免幸灾乐祸。
  其余众人都是各有表情、思虑。
  只有沮授、张颌寥寥数人,眼中有着解不开的忧虑。
  “是!”
  有人前来押田丰、田丰摆了摆手,道,“我自己走!”说着话,看也没看袁绍,就这般昂首挺胸、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如此一幕,更是彻底激怒了袁绍,暗暗咬牙,差点没咆哮出声!
  沮授、张颌面面相觑,都是无言以对。田丰性情如此,徒呼奈何。
  “周易来势汹汹。那么说,我军到底该如何布置?”
  袁绍眉头上扬,道,“九十万若是不保险。不妨再派兵来援!”
  “主公此言在理!”
  郭图道,“当飞鹰传书,让大公子立刻调兵遣将来冀州!这样我们才能增加几分胜算!”
  “大公子若来。青州谁来镇守?”
  沮授道,“曹孟德狼子野心,需防着点!”
  “值此关键时刻。曹孟德岂会跟我动武?”
  袁绍道,“我会书信一封给曹孟德。跟他缔结友好盟约。共抗周易、董卓大军!”
  “主公英明!”
  辛毗出列、拱手道,“董卓原本只有司隶、长安一地,不足为虑。
  但如今他麾下有吕布、高顺、李傕等大将,又有周易为他开疆辟土。
  打下了西凉、西域、甚至于极西之地的雪国之地,之后又北上打下了河西走廊……
  如今甚至于更要打下并州!从东到西、从北到南。董卓周易二人的领土面积,已经位居世界第一!堪称第一诸侯!
  曹孟德但凡有所危机意识,定会跟主公联手、共抗董卓周易!”
  “说得好!”
  袁绍身心大悦,一扫颓靡、不振,精神抖擞道,“我还会在随后书信一封给袁术。点明其中利害关系。袁术若是个明白人,必定也会跟我等联手!有他加入。董卓周易必定压力更大!”
  “既如此……”
  沮授想了想,道,“不如再次来个诸侯伐董!”
  “哦?”
  袁绍眉头一挑,“诸侯会同意吗?要知道今非昔比!”
  “诸侯不同意也得同意。”
  沮授道,“周易锋芒太甚!若是周易稍稍低调点,锋芒稍微收敛些。我都不敢如此言说。但正是因为周易太过勇猛,攻略地盘的速度太快!而且手段奇异、用兵之能太过天马行空。许多人都会害怕、忧虑!
  要知道,如今可是我冀州军扛住了周易的猛攻。若是我冀州军有个不测。他们岂不是会吓得睡不着?!”
  “沮授说的在理。”
  张颌道,“今时不同往日。诸侯若是不想被周易先后一一击败,必定会跟我军联手。”
  “战国时代、七国并列、唯有大秦崛起!”
  郭图也道,“董卓、周易占据洛阳以西之地、又无需担忧北方匈奴、鲜卑,已经形成大势。宛若大秦之时!而我等就似那六国。若不好好谋划,的确有被先后击败的风险。”
  “不错……”
  其余诸人也是纷纷言说其中厉害、关键。
  对比一下田丰的耿直之言。
  众人都说得颇为委婉。
  袁绍虽然心中仍然有着郁闷、烦躁,但比起之前,好了许多。
  当下,他纳了众人之言,命令陈琳书写文章。
  写好后,他盖了个章、签下大名,便命人去飞鹰传书。
  岂料。
  飞鹰刚掠空而去。
  便有将士匆匆来报,“主公,大事不好。周易铁骑已经兵临城下!”
  “什么?!”
  袁绍手腕一抖,手中的大印都差点抛飞,面色铁青的看向传令兵,“你再说一遍!”
  “城外铁骑遍布,锋矢锐气逼人!刻有骠骑将军周’五个大字的旌旗迎风招展!有号角声响!更有人喊话,言骠骑将军已经来到,让我等开门投降!”
  传令兵快速说道。
  砰!
  袁绍震动、又忿怒,手腕一动,劲气飞扬、砰的一下,竟硬生生把一侧的珍贵花梨木椅子给拍碎了!
  “好个骠骑将军,来人啊。随我上城楼,去好好会会这厮!”
  他披着铁甲,持着利剑,怒发冲冠、疾行而去,一路似流火一般,速度迅猛之极。
  张颌紧随其后。
  出得大殿,张颌吩咐左右,“快,立刻聚集雷电蝠龙兵阵精锐!”
  “是。将军!”
  麾下速去。
  张颌身子一旋,挎着弓、提着枪,往军营奔去。
  沮授、郭图等人则紧随袁绍而去。
  隆隆隆!
  刚刚到得城东大街,便听到了震天彻地的擂鼓声、喊杀声、隐隐可听到有人似乎在大喊着袁绍的名字。
  扫了眼四下。
  但见城中居民大多人心惶惶,商户纷纷收摊归家、普通老百姓也是锁窗闭户,只有少部分胆大的人探着头往外看着。
  沮授愁眉紧锁,心中很是不安。
  他本想去牢中看看田丰的,但战事来得太突然了。
  “怎么会这么快?!”
  他不解。
  他们这才刚刚到武城没两天。正在商议如何兵对周易大军的事情,周易竟然就已经杀过来了!
  怎么办到的?!
  这是一个谜。
  沮授不解。
  郭图不解。
  辛毗等都不解。
  袁绍自然也是不解的,他速度奇快,身形如风、到得城墙畔,一个蹬地,身形如龙般拔地而起,踩着阶梯,几个纵越,一步飞升数百米,十几个纵越过后,赫然已经飞跃上了数千米高的城墙。
  沮授等慢了些,但也无一例外,都很是轻松的上了城墙。
  他们大步走到了城墙边沿,手按在墙边上,半个脑袋都探了出去,朝着城下望去。
  密密麻麻的大军!
  粗粗看去,竟有不下五十万的大军!
  其中为首的赫然正是乌骓铁骑兵团,其阵前,一位女将一手旌旗、一手大剑,正一脸飞扬的看着他们。
  在女将的前方,立着一位威风凛凛、英武不凡的少年将军。
  他看面相,也就是十四五岁左右,但双目之深邃、气质之出众!让人足以瞬间忽略他的年纪!
  任何看了这少年将军一眼的人,都会忍不住暗赞:“好一个英武超凡的将军!”
  便是袁绍第一眼看到这少年将军,也是忍不住心生震动,目泛欣赏。
  他对于少年将军这样外表完美、气质完美的人,很容易产生好感!
  说他颜控也罢。说他肤浅也罢。
  他袁绍的确有时候是以貌取人!若不是如此,也不会格外偏爱英武的三儿子袁尚!
  “城下可是周易?”
  袁绍问。
  声音郎朗,经过兵阵的传播,更是激荡天下。
  少年将军回道,“正是。”
  “何故犯我冀州,侵我并州!”袁绍怒问。再是对周易有好感,但想到周易做的事,袁绍仍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是大汉的天下,何来你袁绍并州、冀州一说?”
  周易轻飘飘的反问了一句,“难不成你袁绍自认是大汉的反贼不成?”
  此话一落。
  袁绍哑口,一张脸憋得通红,他想反驳,偏偏却一时找不到话,不免气得直翻白眼,差点没口喷鲜血。
  沮授暗叹,心思主公这是看周易看上眼了,一时脑热,,说话把自己都给堵得半死。
  他想了想,上前一步,高声道,“我主身为朝廷的车骑将军,不弱骠骑将军。骠骑将军不分轻重,来攻车骑将军,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骠骑将军若是真的忠心大汉,当为国讨伐董贼、诛杀不臣、清君侧!何来讨伐我主这样忠心耿耿,一心为汉着想的忠臣?”
  “哈哈哈……”
  周易大笑,“若是你主真的忠心大汉,当时洛阳大胜!见董卓退却,为何裹足不前?说来你主就是一个心怀叵测的阴谋家而已!大家心知肚明,你何必把话说得这么漂亮。让人不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