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114章 天罡之雷!水淹山城

第114章 天罡之雷!水淹山城


  “貂蝉!”
  马超只是一眼便认出了这女子,瞠目道,“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
  貂蝉踏着风旋儿,飘落到了马超身前百米处的位置,嫣然道。
  “将军呢?”
  马超瞪圆了眼睛看向前方。
  似是因为貂蝉的破浪而出,那浪花激涌的愈发厉害了,不时可见浪尖似剑尖般在高空打着璇儿,不停的‘飞跃着’‘跳动着’,越飞越高、越跳越汹涌。
  这大浪、这海,混似一堵通天之水墙一般,就这样横亘在了他们的前方,上看,除了天幕、便是水浪;
  左看、右看都是无边水墙!前看?根本无法洞穿其中内幕,只能看到水,激荡的水!
  若不是之前在远方能隐隐眺望到此地有一座山城的轮廓,马超绝对会以为来错了地方!
  这确定是山城下!
  不是海洋畔?!
  “在那。”
  貂蝉纤纤手指往后方的水墙一指,道,“在山城下!”
  “……”
  马超张了张嘴,很是无言以对,半晌,他才道,“能把情况给我说详细点吗?”
  “好。”
  貂蝉想了想,道,“将军三天前深夜时分,熔炼成功了应龙神魂印记,机缘巧合,觉醒了应龙的控水神通。
  如今,将军正借助兵阵之威镇压地脉,以绝世神通,御控天上如瀑暴雨,正打算水淹山城!
  如今你见到的这水墙,正是将军这几天以来控水所制造的!”
  “了不起!”
  尽管早就从牛二那知道真相了,此刻亲眼见到真相,再听貂蝉这般说,马超还是发出了内心的惊叹之声,“太厉害了。想不到将军竟然可以觉醒神级凶魂的神通,这种概率极低的事件竟然都被将军给碰上了,无愧是超级天才!强,太强了!”
  马超赫然一副‘我是将军头号粉丝’的崇拜样子!看向前方水幕的时候,眼睛都是在放光的。
  “既然你们也来了。且随我进去吧。”
  貂蝉不可置否,道,“你们来了之后,有马家军的兵阵一起镇压地脉,必定使得地脉愈发稳固,这水浪也必定可以更上一层楼!”
  “是吗?”
  马超有些兴奋了,“那赶紧的!”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打仗!很是有些迫不及待。
  不得不说。
  自从投降周易后,他跟着周易南征北战,就一直在打胜仗,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如今,更是西征到了传说中的天涯海角、天柱山中,去攻略数百年来都无人能攻克的雪国山城!
  这如何会不让马超热血澎湃?
  轰!
  隆隆隆!
  兵阵启动。
  天马之魂在半空隐没不定,最后在呼啸的风声中,轰然直入天马杀阵,,跟杀阵契合如一,最后,在马超挥手中,马家军轰隆隆的若铁板移动般,跟随着貂蝉来到了通天的水墙畔。
  哗啦啦!
  貂蝉一声清喝,水墙似得到了回应,瞬间一分为二,貂蝉如来时一般,踏着风旋儿,落到了浪尖上,就这般在无边磅礴无量的水墙中,咻的一下,被浪尖给卷带着、瞬间不见了踪迹!
  马超看得啧啧称奇之余,也是毫不犹豫的率领着众将士踏了上去。
  他到底是一个胆大的人,且因为极为相信周易的神通,根本不怕周易掉链子!
  是以,这一踏,踏的非常迅速、果断。
  轰!
  哗啦啦!
  咻!
  水声激荡、哗啦啦声中,似有雷鸣划过耳畔,马超踩着浪尖,只是一霎,便感觉自己似被一层水幕给卷住了,随后,整个人便似身不由己般,随着水幕,似飘渺的云在高空移动般,咻咻声中,竟似是霎那穿空了不下几十里!
  等他晃过神来时,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到得了一处平原上。
  不对。
  这不是平原,只能算是一片广场;更似是被削平的山尖上的‘平地’!
  在这方还算宽广的地域上,林列着数十万乌骓铁骑,铁骑连环,组成了乌骓铁骑兵阵、在兵阵的阵眼处,一位英武不凡的少年将军正在双目灼灼的看着他。
  马超身子一颤,忙朝着少年将军行了一个大礼,大声道,“马超拜见将军!”
  少年将军不是别人,正是周易。
  他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了,立刻率领着你的兵阵精锐,镇压在阵眼处。”
  周易这数月来,一直在培养乌骓铁骑兵阵的接班人,结果发现数十万铁骑中,也就牛二、貂蝉等寥寥不多的人可堪造就。
  牛二,历史上并无此人,但周易却发现他进步速度极为惊人,却是骨骼清奇,只是这骨骼平时不显,只有被彻底激活了之后,才能看得清楚。
  周易把他给挖掘了出来,对他历来的种种表现,自然门清。后来几次指点,发现他对铁骑兵阵的天赋也是很高,便开始培养他。
  而貂蝉此女,却是这数月来,无意间被周易察觉到她对铁骑兵阵的悟性也是奇高,便也开始培养她。
  如今,貂蝉也能掌控一队铁骑,短时间内防守问题还是不大的。
  但这还不够。周易还需要人帮忙镇压地脉,要不然水浪不稳,水淹山城的计策也是白搭。
  好在等了几天。
  马超率领的马家军终于到了。
  他也可以开始实施他的计策了。
  “是。将军!”
  马超激昂、热血的大声应了声,立刻一挥手,大喝道,“众将士,随我来!”
  他率领着诸多将士开始替换周易的铁骑兵阵。
  不过片刻。
  阵眼将士易位!马超率领的马家军,以天马杀阵,镇压住了阵眼方位;貂蝉在一侧辅助,以定地脉。
  同时,还有大大小小数十位骁将率领着乌骓铁骑在各个角落定住地脉。
  他们都是周易培养起来的,兵阵天赋虽然不如貂蝉她们,但武学天赋也是奇高,单兵作战能力毋庸置疑。有他们的加入,本有些吃力的马超瞬间轻松了很多。
  而周易,则率领着剩余的二十万左右的乌骓铁骑,来到了山城下。
  山城,一座奇迹之城!
  上通天罡、下连地脉,坚固无比,牢不可破!
  周易强攻过,无用。
  试图攀登过此城,也会被山城顶上的天罡之雷给打落!
  这山城混似一块无缝的铁板,寻常人根本难以咬动分毫!
  此刻,周易利用兵阵镇压了地脉,再利用兵阵之魂,以及应龙神通,掌控了无边的水幕!
  这些水幕,都是三天三夜来凝聚的雨水!
  若不是有兵阵镇压地脉,兵阵之魂锁住虚空的波动异常处!他神通再是高明,也无法定住这水幕!
  如今,他携卷三天以来凝练的滔天水浪而来,足以一战定乾坤。
  轰!
  隆隆隆!
  随着周易手掌微微一翻,在他身后的滔天水幕瞬间倾覆而来,沿着‘小平原’、也就是兵阵的两侧方位,呈游龙戏水之态,似要戏翻人间,卷荡天下!
  哗啦啦!
  水幕连天,便是上连天罡、下连地脉的百里绝世山城,在这一刻,似都要在它的‘威压’之下颤抖!
  大地在震颤!
  地脉都似在哀鸣!
  上连的天罡之雷,能挡住蛮兽、挡住人类、挡住兵器;却挡不住大水!
  眼瞅着无边雨幕,要压落而下,把整座山城都给覆盖!
  城墙上有人忍不住高声吼道,“住手,住手!”
  轰!
  周易手微微一旋,无边翻滚的水浪瞬间停止了前进的状态,在高空不停激涌、翻滚,似一有不对,就会再次倾覆而下,把山城给淹没。
  “我们决定把罪魁祸首交出。如此,你们可否退兵?”
  山城的城墙上,走出了一位年轻的男子。
  他有别于其他野人。
  穿得颇为干净、整洁,但同样,他的头上也顶着鹿角、不同的是,他的鹿角是金色的。
  他所处的位置距离周易足有十几里!
  如此之远,普通人自然是看不清楚,但他们都不是普通人。
  男子双目炯炯的盯着周易,似要把周易给看透,他的眼中有忿怒,有无奈,更多的还是震惊与茫然:几天前,大长老跟阿曼一行人飞遁回了山城,向他详细回禀了所有的事情。
  他当时是不以为意的,甚至于认为对方敢来,他就会让对方好看。
  结果呢?
  这才几天?
  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幕。他根本无能为力去阻挡这一幕幕的发生。
  山城中有强者几次试图去阻拦,都会被大浪打翻、或者直接被对方的铁骑给冲刺斩杀!
  时至而今,看到对方又来了援兵,而且要动真格的了,他目睹足以倾覆整座山城的滔天水浪,心生震动,绝望之心: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神通之人!
  “那个年轻人,那位大汉的征西将军,怎么会如此妖孽、强悍!卫青复生都不过如此吧!”
  男子是雪国的王。
  名为山寒。
  他继位也才几年,正是雄心勃勃的时候,本想把天柱山地域都给完全占为己有,只要看到有试图上山的人、军队,他都会选择攻杀。
  以往都是这样,并且无往而不利。不料在最近,却栽在了眼前的这位年轻人、这位大汉征西将军的手上。
  更由此似激怒了他,惹得他带领军队要来攻城。
  山寒初时蔑视、甚至于决定反将一军,让对方来得、去不得。
  不料。
  世事并不如他所料,周易之强,强的让他颇为胆颤,他此刻,哪里还有什么蔑视?只希望眼前这煞神赶紧走人!
  不止是他,所有雪国人在这一刻都收敛了眼中的骄傲,都是一脸忌惮的看着周易的方位。
  “如此说来,你们承认了攻杀我们在前?”
  周易朗声道。
  “是。”
  即便不想承认,但大势在周易,山寒也不得不鼓着着腮帮子,憋闷的回道。
  “那天柱山上的山道可是我大汉神将卫青开辟的?’
  “是。”
  “天柱山可是你们雪国的领地?”
  周易又问。
  “不是。”
  山寒很想说‘是’,但周易都摆出来了铁一般的事实,他能如何纷说?
  “既然于情于理都是你们不对。你们为何不一开始就道歉赔罪?非要等到兵临城下,水淹山城,你们自认必败之时、才摆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来赔罪?”
  周易又道。
  轮回盘的任务一:一统世界!成为帝王!
  是以,雪国之地是必须攻略的。不仅如此,以后天柱山外的其他大洲都要攻略!
  如今。
  大势在周易,道理、强权也在周易。
  周易有什么理由放弃任务?
  “……”
  山寒无言以对,面红过耳,半晌,讪讪道,“我方诚意十足,还希望周将军你能理解……”
  “若不是我够强,早在天柱山下,就被你们杀死了。”
  周易摇了摇头,道,“我的精锐士兵来此只是为了一桩任务,结果被你们杀得只剩下两人。那个时候,你们可有理解我们?”
  山寒愣住了。
  不仅是他。
  便是阿曼、大长老等人也愣住了,在这个时候,他们这才似想到了那些被他们杀死的大汉子民。
  “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归顺我大汉,成为我大汉子民。要么我水淹山城,彻底击败,并俘虏你们!”
  声音平静,却似炸雷般炸得山寒、阿曼等人身子一颤,几乎不能自持。
  “这下该如何是好?”
  他们面面相觑,很是惶急。
  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半晌。
  无所得。
  周易一挥手,滔天水浪再次覆压而下。
  而在水浪之下的山寒等人,混似即将被大海给吞没的蝼蚁一般,他们倍感这天地之威难抗,惶恐、急切的同时,纷纷命令雪国人民开始集结兵阵,以抗洪水,护持山城。
  “看来你们是不准备归顺了?”
  周易见此,蹙眉、果断一挥手。
  轰隆隆!
  连天卷地的洪水覆压而下,混似天河倒灌凡尘;更似大海在飞扬!
  山城在洪水下颤栗!
  雪国之人在洪水滔天之下颤栗!
  整个世界都似乎因此而颤栗了。
  轰隆隆!
  哗啦啦!
  便是山城之顶的天罡之雷都无法在挡住这滔天的洪水了,洪水轰隆隆的压盖而落,混似天穹倒翻在了大地上,压得山城瞬间似被大山给冲撞了一般,无数建筑为之毁灭;无数雪国人被冲飞了出去;
  兵阵在天地之威下摇摇欲坠!
  天罡之雷被雨水覆压,不少天罡之雷似承受不住,落入而下,打落到了山城之中,更是让无数雪国人遭遇重创;让不少兵阵精锐也死伤惨重;
  兵阵精锐的伤亡、导致本就不支的弱小兵阵瞬间‘兵解’化开,无数精锐被冲散飞了出去,有的飞往大地,有的飞出了城外,有的飞向了其他兵阵……
  兵阵越弱;山城防御能力越弱;能引动的天罡之雷便越少……
  恶性循环之下。
  只是短短片刻间。
  山城竟似已经扛不住了。
  貂蝉、马超等看得咋舌、惊叹,都感叹学到了,原来还可以这样进行攻城战的!真的是开了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