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100章 万军跪伏!满朝哗然

第100章 万军跪伏!满朝哗然


  喊杀声滚滚、激荡成波澜似得利箭,轰隆隆声中,刺入了郎雀的耳内!
  他身子微颤,侧目间,只看到一条混似黑龙的线条,破浪般,杀入了他亲卫军之中,为首的赫然正是周易、韩遂、阎行三人。
  “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快?!”
  在郎雀震撼、难以置信中,一根神鞭破空抽来,抽得虚空起波澜,哧啦拉声中,郎雀只能看到一闪而逝的黑影鞭痕,随后恍惚中,又似看到了一道一闪而逝的身影,在他面前飞过。
  噗!
  神鞭缠绕住了他的脖颈,在他惊愕中,神鞭陡然化作了神刀、一刀横过了他的脖颈!
  噗然哧啦声响中,血色弥漫了他的双眼,他看到了大地在旋转、天光在变暗,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尸身,在奋勇拼杀向前,指挥着亲卫军杀向张辽!
  他还看到了亲卫军们愕然、惶恐、不知所措的表情、眼神,以及那在高空中,正在缓缓崩溃的白雀兵阵之魂……
  他若有所悟。
  “原来,我是死了吗。”
  他看到了一道俊秀、伟岸的身影持着一柄神刀,自他身前走过。
  身影的主人公自始自终都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而已,然而就是这一眼,却让他很难忘却!
  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眼,深邃的宛若包含了天地万物、日月星辰!这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十四五岁少年!
  郎雀懂了。
  但可惜,他懂得终究还是太晚了。
  “败给了这样的英伟人物,也算是不冤了。”
  “周易,绝非池中之物!大汉怎么会有如此人杰?!我不甘啊!若是我羌地也有如此英雄,岂至于龟缩一角……”
  郎雀在饱含着对大汉的艳羡,以及浓浓的不甘中,逝去了。
  砰!
  咕噜噜!
  他的脑袋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咕噜噜滚了几圈,滚到了一个土坑中。
  一代羌人首领,武神级别的强大存在,就这样消逝于历史长河中,消逝在这铁血战场上。
  “投降不杀。”
  周易举枪长喝。
  “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韩遂、阎行见此,精神大振,闻听周易所言,也立刻争相大喝。
  不仅是他们两个、张辽、马超、马腾、庞德、马忠、成宜等骁将都开始不停呼喝,一时之间,‘投降不杀’之声响彻战场场,震荡九霄!
  “投降不杀!”
  己方将近百万大军也开始大吼。
  他们的吼啸声含着激动、兴奋、以及一股浓浓的骄傲、归属感。
  不管是乌骓铁骑,还是马家军、以及之前的韩遂军团。
  在这一刻,都极为兴奋、骄傲。
  特别是看着那数十万羌人大军看他们那恐惧的眼神、他们心中的那种畅快感更是难以言表。
  马家军对周易的认可度度,在这一刻,又开始飙升了!
  韩遂军团的认可度,也开始上涨!
  “我们又一次大胜了!”
  乌骓铁骑则愈发心情澎湃,特别是在看到马家军、韩遂军团眼中的那团火焰时,他们愈发觉得与有荣焉。
  “周将军,真是常胜将军。入西凉以来,才多久?就带着我们打胜了三次大型的战斗。不下数百上千的小型战斗。”
  ‘大小战斗上千场,都是大胜!’
  ‘周将军太骁勇了!’
  乌骓铁骑对于周易的认可度在这一刻更是飙升到了满值。
  没有人不喜欢胜利的。
  特别是一些士兵,更是如此。大胜,兵阵之魂反哺能让他们也跟着进步。是以,他们每个人都喜欢跟着常胜将军。
  而周易,无疑就很是符合他们的要求。
  马家军胜了这一场后,已经彻底的从之前的低迷中走了出来,对于周易,他们有惊讶但更多的还是佩服。
  胜了马腾、胜了韩遂、如今更是大胜在西凉作威作福的羌人彪悍大军!
  周易!
  远胜一般悍将的无双上将也!
  “轰!”
  “隆隆隆!”
  ‘投降不杀’的怒吼声在羌人大军的耳畔激荡而过,若雷霆般震得他们的身躯、灵魂都在颤抖。
  他们扫了眼四下,见漫山遍野都是周易的人马,且半空、高空之中,有不少巨大如山的兵阵之魂在虎视眈眈。
  而他们呢?
  一只兵阵之魂都没有了。
  缺乏兵阵之魂镇压全军。
  他们虽然有不少极为武勇的将军,但个体实力,面对数万、甚至于数十万将士借助天地造化凝练而出的兵阵之魂,那无异于是螳臂当车!不值一提!
  “首领死了。”
  “我们羌人的战神也死了。”
  “死了三位大将,却无一人懂兵阵,也无一人能挑大梁。”
  无数羌人将士都自感悲凉、哀伤。
  郎雀管控太过严格,且妒忌之心极强,导致一些将士只有武勇,不懂兵阵,此刻面对那些如龙似虎般在高空翻腾咆哮的兵阵之魂,他们除了心凉之外,都是无计可施。
  在这一刻。
  他们也不知道该恨谁。
  恨首领无知?不知所谓?平时太过管束手下,不让他们修习兵阵之书?
  还是恨周易他们?
  无人能回答。
  只是所有羌人将士,在这一刻都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
  没有停下来,怒啸着继续冲杀的,都被兵阵之魂给撕碎了!
  昂!
  鱼龙啸;
  吼!
  乌骓神马嘶吼;天狗低吼;猎鹰嘶鸣;雄狮双目灼灼如在俯视猎物;刀锋绚烂,似要剁碎人间……
  如此之多的兵阵之魂,瞬间把一些试图反抗的将士给镇杀。
  剩下的见此,都是胆寒、瞠目、畏惧之极。
  一些胆小、体弱的,更是支撑不住,不知觉中手一抖,把手中的兵器都给抖落到了地上去了。
  锵锵!
  兵器之声,在静下来了的战场上,显得有些刺耳;
  而随着这一声落下,很快,就似起了连锁反应似得。
  锵锵锵!
  一地的兵器碰撞声起。
  那是兵器碰撞大地的声音。
  不多时……
  马家军、韩遂军团、乌骓铁骑等放眼看去,只见数十万羌人勇士,已经跪伏在了地上。
  他们……
  降了!
  “周将军!”
  牛二突然爆吼一声。
  “周将军!”
  张辽也立刻响应呼喝。
  紧随其后,是韩遂、马忠等人,一时之间,‘周将军’之声,直入九重天而去。
  【韩遂可信度+1】
  【韩遂可信度+1】
  【阎行可信度+1】
  【阎行可信度+1】
  【马腾忠诚度+1】
  ……
  一连串的机械声适时在耳畔响起。
  周易站在横尸成山的小山上方,紧握着带血的长枪、看着四下里或跪伏、或高声嘶吼着的将士。
  他微微一笑。
  这一笑。
  有感慨、有喜悦、有复杂、有苍凉……
  没有人懂得他这一刻在想些什么。
  就像此界从来没有人知道周易来自哪里一样。
  ………………
  ………………
  几天后,长安。
  一只猎鹰掠过虚空,飞落到了皇庭深处,随后不久,其中爆发出来了道道惊呼声。
  不久后。
  很是巧合的是,一只信鸽飞落到了杨彪府上。
  杨修从飞鸽的爪间,抽出了小型的圆桶,再从圆桶中拉出来了一份信件。
  他细细看完。
  很快,他忍不住身躯颤栗,一双眼睛都瞪得滚圆,惊呼道,“这怎么可能?!”
  '“发生了什么?”
  杨彪听到声音,侧目问道。
  “父亲你看。”
  杨修立刻急忙忙把信件递给杨彪,杨彪带着几分好奇、疑惑,展开信件,看了下去。
  这越看,他神情越是凝重、表情越是愕然,到得最后,嘴巴情不自禁的大张开,似能吞下一个鹅蛋。
  嘶。”
  足有良久,杨彪深吸口气,大喝道,“来人,速速去把王司徒、皇甫老将军等人请来。”
  半晌。
  随着疾步赶来的王司徒等人到会。
  一场风暴近乎爆炸似得在杨府中展开了。
  “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王允极为震撼,“之前董卓所说的不仅全都是真的!而且近来周易更是攻略了西凉第二大郡武威!
  并且把武威郡内的军队都给整合完毕了不说,竟带着这一批乱七八糟刚刚整合的大军,在延绵山脉之畔,草原之上,正面击败了羌人的八十万大精锐军?!
  这怎么可能?!”
  他难以置信!声音都在哆嗦,情不自禁的看向了皇甫嵩。
  却发现皇甫嵩也是一脸震撼,一双老眼都似乎被惊愕给充斥完全了。
  他又看向蔡邕、黄婉、士孙瑞、赵谦等人,发现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皇甫将军,你怎么看这事?”
  王允忍不住道。
  “我……”
  皇甫嵩张了张嘴,足有半晌,才吸了口气,看向杨修,“这封信件可靠否?”
  “绝对可靠。”
  杨修道,“这是我们杨家的死士发出来的。不可能弄虚作假。”
  “如果这是真的。那周易就真的太逆天了。”
  皇甫嵩在这一刻,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原本以为周易的上限就是在荒原上击败马腾!
  岂料,就这么短短十天左右的功夫。
  他不仅攻略了马腾、韩遂,还整合了他们的大军,击败了羌人八十万大军!
  那可是八十万大军!
  名动西凉,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白雀兵阵的八十万精锐!竟然就这么败了?!
  他不信。
  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想到几天前自己的妄语。
  皇甫嵩惭愧到了极致,身子一软,情不自禁跌坐在了一张石凳子上,他掩面、耳红道,“老夫无颜面对先帝,无颜面对当今圣上!我,我真是瞎了眼啊!”
  皇甫嵩似乎有些痛心疾首,“我错了一次。竟然还会错第二次。我会自以为当然的认为周易还是太年轻、太冲动。在大胜马腾之后,不好好整顿大军、安定好天水郡,为自己打下基础、就去攻略韩遂的守城军队,是极为失败的策略。
  但如今看来,是老朽太腐朽了。太自以为是了。
  以旧眼光去看周易这样的天才,怎么可能不出错?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皇甫嵩面色惨败中又带着几分红润,“若是我早一步放下所谓的面子,去跟周易建立良好关系。时至而今,哪里会落到这样的窘境。
  陛下是对得。他让我们帮助周易也是对得。
  是我们愚蠢,一而再,再而三的有负圣恩!
  老朽惭愧。实乃难当大汉重臣之名……”
  皇甫嵩是越说越激动,到得后来,就差没拍桌而起,高声说着‘去投靠周易、去向周易请罪了!’
  王允、蔡邕他们面面相觑。
  最后,他们见皇甫嵩都如此说了,也是纷纷反省,痛说自己太过迂腐、太过腐朽、太过愚蠢。
  一时之间,满室都是懊恼、悔过声。
  杨修听得无言,心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像一些绝世天才,岂能用凡夫俗子的眼光去平衡看待。”
  杨修天生过目不忘,武体强横,是名副其实的天才。
  他也为此骄傲过,但想到周易的战绩,他是再也骄傲不起来了。周易的战绩太逆天、太吓人,他自愧不如!
  “想不到人世间,竟然真的会有周易这样逆天的吓死人的人物。我想我们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必须马上联系周易,跟他打好关系。”
  王允最后拍板道。
  “言之有理!那问题是,我们应该派谁去?”
  周易跟陛下关系极好。
  听陛下说,周易还是大汉良辰。若是能拉入他们的阵营,他们岂不是赚大了。
  之前是动作太慢了,且怀疑周易有些好大喜功,弄虚作假,所以拖延了些时日。
  如今证据凿凿,他们痛定思痛,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搭上周易这样的一艘前途无量的快船。
  搭上了,就无敌了。
  这绝对是一艘可以直通彼岸的超级无敌飞船啊!只要成长起来,绝对可以吊打董卓的那种。
  能在短短十天左右,凭借四十万铁骑,横扫西凉、征服羌人!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谋略、武勇能评断的了。
  这样的人,只能用无双英雄来形容!
  谁得到了。
  谁的赢面就会马上噌噌噌飙涨一大截。
  “要不,派貂蝉去?”
  ‘此话怎讲?!”
  “周易年纪轻轻,血气方刚,还未婚。若是貂蝉能跟他在一块儿、久而久之下来、生米煮成熟饭。那我们就赢定了不是吗?”
  “大妙,大妙。杨兄这话说得太对了,王司徒,你怎么看?”
  ……
  周易大胜的消息。
  在隔日。
  随着董卓、李儒的宣布,而开始从朝堂,一路向着长安、洛阳等地蔓延开去。
  结果无疑是轰动性的。
  不管是朝廷的官员,还是长安各地的百姓,对于周易这样的一位年轻俊秀的少年无双将军,都是充满着好奇、震撼与不可置信的。
  官员们;“这怎么可能、!这才多久、韩遂的消息都还在发酵中呢!这大败羌人的消息竟然又传来了!周易是战神?战神也不带这么猛的。”
  “对了。之前我们还问过皇甫老将军他们,走,再去问问他们。”
  ……
  官员们去问皇甫老将军他们了。
  皇甫嵩、王允他们很是脸红、尴尬、惭愧。
  之前,他们信誓旦旦的打包票,当着所有官员的面说那绝对不可能、绝壁是谣言。
  但现在呢?
  自己打自己脸,还是狠狠打的那种。
  他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太疼了。
  但在事实面前,这一刻,不论是皇甫嵩,还是王允他们,都不敢在睁眼说瞎话了,当下含糊其辞的说了几句肯定的话,随后在官员们的哗然声中,有些狼狈的疾走而去。
  丢脸丢大了。
  再待下去,他们会感觉无地自容。
  “竟然是真的!想不到皇甫将军他们竟然也会看错人!”
  “对啊。皇甫将军他们一世英名,鲜有在战事上看错的。不料如今却是错的这么离谱。”
  “说来还是周易太强了,不可以常理来揣摩。皇甫将军他们会看错,实属正常。”
  “说的也是。不过周易这也太逆天了。看来他崛起之势已经不可阻挡了。就是不知道周易到底是真的忠心董卓,还是表面上的忠心/”
  “若是前者、董卓如虎添翼。若是后者,那这事就有待考量了。搞不好会风云再起,长安大乱。”
  “何出此言?”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两虎相争、长安这是非之地……”
  ……
  不仅官员们在议论。
  无数待字闺中的少女们也在议论着。
  她们想到了十多天前周易出征时的一幕幕。
  英姿勃发的少年将军,本就俊伟之极,如今再加上这些战绩;更是在她们心中烙印下了更为深刻的印象。
  如此少年英雄,若能为夫,无憾也!
  不少少女在这一刻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
  各地镇守的将军,如徐晃、高顺、李傕等,得知消息,纷纷在心中惊叹:“不愧是主公,就是牛笔!我不如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