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西游之掠夺万界 > 第17章 胡车儿身亡

第17章 胡车儿身亡

    周易颇为不解。
  
      但也没有多想、多问,只是瞧见清丽女子款款走到面前,一脸感激、尊崇的朝着她俏生生行了一个大礼,说着,“民女邹小雨感谢大人活命之恩!”
  
      周易点了点头,瞥了眼邹敏,邹敏立刻知趣上前的跟邹小雨交谈了几句,继而收拾了一番,带着爷爷跟随着周易走了。
  
      邹小雨亲自送到酒楼门口后又回去了。她是戏班子里的台柱,不能随意离开。
  
      “邹敏,你姐姐好漂亮啊。”
  
      路上,小花赞叹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人呢。”
  
      “是呢。”
  
      邹敏颇为骄傲,但很快,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黯然低头,“姐姐是很漂亮。可是欺负我们的人却越来越多了。”
  
      “为什么?”
  
      小花不解。
  
      马忠却是门精,心想:肯定是有人觊觎邹小雨这样的美人。
  
      马忠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美人。
  
      他不信禽兽一般的西凉军能让这样的美人安然活到现在!
  
      “我也不知道。”
  
      邹敏摇了摇头,很是茫然的道,“姐姐也不跟我说。”
  
      “很快就能知道了。”
  
      周易看了眼马忠,道,“选条无人小道走。”
  
      在邹小雨送他们出凤楼的那一霎,周易就感觉到了一缕刺目的敌意,那是来自凤楼中的一个大汉。
  
      大汉是谁?
  
      周易不知道。
  
      但他能感知到那大汉一直在尾随着他们,看他的模样,想来对他们心怀敌意。
  
      而对于敌人?
  
      周易一项都是选择抹杀。他是绝无可能等到敌人准备妥当再去斗法的,能轻松解决掉,还养虎为患?
  
      不是秀逗?
  
      “这,是。”
  
      马忠不知自家主公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了一句,但还是脚下一折,牵着马,朝着另外一条小巷走去。
  
      长安到底不比以前。
  
      以前的长安,即便是一些小巷之中,也是人来人往的。
  
      但随着董卓入城,诸多将军、官僚横行,许多平民百姓,不是有必要的话,都不会出门。
  
      因此。
  
      马忠带的路,除了偶尔能见到一些乞儿、穷苦人匆匆疾行之外,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走了十几里。
  
      几人来到了一条死胡同。
  
      “哈哈哈……”
  
      一条八尺高的猛汉手持着一柄大刀,带着十几人飞奔了过来,堵住了周易一行人,面露喜色、眼含狰狞,“天堂有路你们不走,竟然走到这死胡同里来了!看来是老天爷要你们死在这!”
  
      轰!
  
      他一挥手,十几个兵士立刻围住了他,组成了一个兵阵,只是霎那间,煞气滚滚,在十几人的上空,凝成了一只巨猿。
  
      吼!
  
      巨猿捶胸怒啸,声震云霄。
  
      小巷位处较为偏僻的地方,这儿生活的大多数一些贫苦百姓,有百姓看到此地异状,也是面露骇色,纷纷拔腿就跑,根本不敢久留。
  
      “你们想干嘛?”
  
      马忠在这一刻才明悟过来发生了什么,本能的喝问了一句。
  
      等定睛看清楚了八尺大汉的模样,更是一脸震怒,“胡车儿,竟然是你!你要造反吗/?”
  
      胡车儿,东汉末年武将,,为张绣心腹猛将,勇冠三军。
  
      周易在听到马忠说出大汉的名字后,便知道了那个邹小雨是谁!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邹氏,张济的老婆!
  
      传闻曹孟德就是因为看上了邹氏,导致典韦、曹昂(曹孟德长子)、曹安民(曹孟德侄子)都死于宛城!
  
      能令曹孟德这样的枭雄为之迷醉、而不顾张绣卧榻在侧。可见邹氏的魅力。
  
      而算算时间。
  
      现在邹氏说不定还没有‘入’张府。
  
      尽管没有入,但张济说不定已经把邹氏看作自己的‘掌中人’了,要不然不可能派胡车儿这样的大将时时盯着。
  
      “你又是谁?”
  
      胡车儿眉头一挑,看了眼马忠,狞笑道,“看你的模样,似乎是认得我?不过不要紧,等宰了你。就没人知道是我做得了。当然……知道了也无妨。所以……”
  
      他看向周易一行人,“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你难道不怕相国大人怪罪。”
  
      马忠面色铁青。
  
      “长安城中偶尔死上一些人,是很正常的。”
  
      胡车儿大踏步朝着马忠走去,身上的煞气越来越重,“杀了你们,随便找个坑埋了,事后有人查出来了。又能奈我何?”
  
      他有恃无恐。
  
      双目灼灼的扫视向周易身后瑟瑟发抖的邹敏、邹老汉,“干脆点解决不就行了?主公就是喜欢磨磨唧唧的。到得现在,弄成这个鬼样子,还不是要举起屠刀?”
  
      他摇了摇头,似乎在感叹着什么。
  
      周易皱了皱眉头,猛地一挥手,箭阵霎那凝形,一支神箭在虚空汇聚。
  
      咻咻!
  
      不等胡车儿反应过来,神箭化作龙蛇般在虚空显化,咻!破空的尖厉声中,神箭化作无影的箭气,朝着胡车儿的方位飙射而去。
  
      “是箭阵?!”
  
      胡车儿面色一变,匆忙忙反击,“杀!”
  
      轰!
  
      神箭无影,飘忽迅疾,在周易堪比武神的功力支撑下,爆发出来了绝强的威能,一箭破空,似银河坠落,带着披靡万军的可怕威能。
  
      只是一霎。
  
      便把巨猿兵阵给打得摇摇欲坠。
  
      再是一霎,箭气突破巨猿兵阵之中,似无影箭气一般,来回几个突刺,竟生生洞穿而过十几个兵将的喉咙。
  
      箜!
  
      随着兵将的死去,巨猿兵阵无法维持,在箜然声中,陡然暴裂而开。
  
      胡车儿受到反噬,如遭雷击,嘴角溢血,看周易的眼神有着震撼、难以置信,但更多的还是畏惧、惶恐。
  
      他转身就跑。
  
      咻!
  
      周易脚下八卦一旋,呼吸间就来到了胡车儿的面前,出掌,朝着胡赤儿的胸口印了过去。
  
      降龙十八掌!
  
      轰!
  
      一掌惊天,龙吟声起,只是一霎,就把胡车儿给打得胸口下陷,吐血倒飞了出去。
  
      “好强!”
  
      马忠瞠目,惊怖,看周易的眼神饱含着崇拜。
  
      刚刚的一切太快了。
  
      只是短短两三个呼吸的时间,战斗就结束了。
  
      而胡车儿?
  
      可是张济麾下赫赫有名的大将!
  
      在主公手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主公是有多强?!
  
      马忠内心愈发炽热如火,他开始憧憬未来,更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主公的指点,使得自身修为能更快的突破变强。
  
      “大人……”
  
      邹敏、邹老汉也看呆了。
  
      胡车儿是谁?
  
      他们不知道。
  
      但胡车儿每一次的出现,都是让万人退避,等闲人甚至于不敢靠近他。
  
      然而现在?
  
      这样的大人物,却倒在了他们的面前,像条死狗一般。
  
      “大人竟然这么厉害?!”
  
      他们感觉三观都被颠覆了。医术厉害也就罢了,武道修为竟然也如此高明,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你,你到底是谁?”
  
      胡车儿神情很是恍惚,刚刚的箭阵,以及那一掌,带给他的触动实在太大了。
  
      是武神!
  
      长安城,竟然混进来了一个陌生的武神?!
  
      他到底有何目的?
  
      为什么要接触邹小雨?
  
      胡车儿很是茫然、不解,但更多的还是悔恨。
  
      他大意了!
  
      不该在没有搞清楚敌人情况的时候,就带着十几个兵将急忙忙追过来的!现在一切都毁了。
  
      “我是谁你管不着。”
  
      周易发动移魂神通,盯着胡车儿的眼睛,等看到对方眼睛开始涣散、空洞起来,这才道,“你又是谁?”
  
      “胡车儿。张绣麾下第一大将。现归属张济将军。”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任何接近邹小雨的人,都要杀无赦。”
  
      此话一出。
  
      邹敏、邹老汉色变。
  
      周易却是早有心理准备,因此还算平静。
  
      “哦?为什么?”
  
      “张济将军要纳邹小雨为妻,不过邹小雨不是很愿意,为了让邹小雨心服口服,也为了让邹小雨深陷绝望。我们便按照将军的谋划,开始有意无意的针对邹老汉他们,要让他们彻底陷入绝境,然后大人再出来收拾场面。
  
      这个时候,是最好英雄救美的。岂料,今天你出现了,打破了将军布置好的局面。让一切又重新回归到了起始点……”
  
      胡车儿说了很多。
  
      越说邹敏的面色越是惨白,到得后来,近乎瘫软在地。
  
      邹老汉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两人,一个小,一个老。
  
      面对这样的将军,就是注定了成为人家砧板上的鱼肉。
  
      如果不是周易出现。
  
      不用多说。
  
      邹老汉必死。
  
      邹小雨成为张济妻子,邹敏?可能会沦为玩物。也可能会沦为对方的妾侍。
  
      这就是乱世中弱者的悲哀。
  
      “把你们的军队布置情况说清楚。”
  
      周易弄明白了始末,直言重点。
  
      “是。张济麾下目前有两员大将,分别是张绣跟我。军队共有十余万。其中精兵三万……”
  
      胡车儿快速道来。
  
      最后甚至于把自家压箱底的兵阵:【悍阵之巨猿】给道了出来。
  
      把胡车儿所知所会的都给探了出来后。
  
      周易一掌拍死了他。
  
      再扔了几朵二昧真火的火苗下去,小巷中的尸体,片刻间便焚毁一空,做到了真正的毁尸灭迹。
  
      【杀死胡赤儿、获得500点天道气运值】
  
      机械声适时响起。
  
      周易脚步微微一顿,诧异之余,也是颇为欢喜。
  
      胡车儿这莽夫死了之后,倒是留下了一大笔财产,这波不亏。
  
      “看来董卓阵营的许多将军都可杀!”
  
      董卓军队大多数将军都是同流合污的一党。
  
      胡车儿看来也不例外。若是不然,不可能会有天道气运值。
  
      “去雇一辆马车。”
  
      周易扔了几靛金子给马忠,随手牵着一匹马往前走。
  
      小花牵着另外一匹跟在身后。
  
      而邹老汉、邹敏则快步尾随在小花的身边。对于周易,邹敏两位此刻又多了几分敬畏。
  
      刚刚周易的雷霆手段,着实震慑住了他们。
  
      哒哒!
  
      小巷中穿梭。
  
      凭借着之前的记忆,周易倒是不用担心走丢。
  
      一段时间后。
  
      马忠赶着马车到了一条大道上,周易便让马忠陪着邹敏、去把邹小雨接来,而且速度一定要快,尽量不要让人发现他的真面目,戴个斗笠去最好。
  
      马忠不解,但还是接令去做了。
  
      而邹敏?
  
      周易在路上已经跟她解释过了:“你是想让你姐姐跟着张济?还是想让她跟着我?”
  
      邹敏毫无疑问选择了周易。
  
      胡车儿口中的张济就是个魔头。邹敏对这样的人害怕极了,加之周易是她的恩公,二选一?几乎不带考虑的。
  
      ……………………
  
      接邹小雨这事还算隐蔽。
  
      马忠虽然是军人,但心思细腻、敏感果勇,对于这事,他做得很完美。
  
      戏班子中有人稍稍阻拦,都会被他或花钱、或用武力给摆平。
  
      她顺利带着邹小雨上了马车,一路换了几次车,伪装了几次,并让邹小雨也乔装打扮了一番后,在最后在指定点跟周易汇合后,朝着李蒙府宅而去。
  
      这一路,走马观花,速度极快。
  
      倒是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只不过在快要到达李蒙府宅的时候。
  
      周易在路上遇到了一队颇为不凡的人马。
  
      领头的是一位将军。
  
      中军处有一顶极大的轿子,轿子周围的兵马不下千人。
  
      兵马一路疾驰而行,路上但凡有所拦阻,都会被将军给用鞭子抽开、打飞,周易一行人避让的早,辛免于难,但还是有不少凡夫俗子因腿脚慢了些,被打的皮开肉绽、凄声惨叫。
  
      一时之间,繁华长街上鸡飞狗跳,乱成了一团。
  
      “这?!”
  
      小花色变。
  
      邹老汉更是坐在车头瑟缩发抖。
  
      邹敏、邹小雨待在车内,没有冒头。这是周易的要求,她们心中再是好奇,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忤逆了周易。
  
      “是董府的人马。”
  
      马忠见周易困惑,低声道,“相国大人有个哥哥,那轿子中的肯定就是那位董擢了!”
  
      董擢?
  
      周易有所耳闻。
  
      不曾料,竟然在这遇到了。遇到了也好。董卓的哥哥宰了肯定有天道气运值,不仅如此,还可以把长安的水搞混……方便的话,倒是可以马上试试!
  
      “你们先进府宅。”
  
      周易见李蒙府宅距离自己不过几百步而已,便让马忠赶着马车进了李府。
  
      马忠身为李蒙的前亲卫头子,进入李蒙府宅自然没有多大问题。再说李蒙为了以防万一,已经给了马忠特权令牌,府宅中的下人哪里敢拦?
  
      “董府?”
  
      在见得马车安全进了府宅后,周易松了口气的同时,牵着小花的手,也进了府宅,然后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他脚下八卦一旋,呼吸间瞬移到八百米开外的一处无人小巷中,再一闪,瞬移到一处高宅大院内。
  
      这是李蒙府宅斜对面的府宅,也是一位西凉将军的。
  
      周易见这儿没人,便立刻启动箭阵,微微闭眼,灵魂感知能力启动,方圆几公里的事物纤毫毕现闪现在脑海之中。
  
      只是一霎。
  
      周易便寻获了那耀武扬威的董府人马,然后,他立刻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