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缥缈风烟录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一泯恩仇寂寞人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一泯恩仇寂寞人

法忍禅师首战告捷,立即令中原武人士气大振。周遭一些武人已纷纷按耐不住,欲要加入五岳盟当中。
  
  一时之间人潮鼎沸,至于属珊军那边,则因初战失利,而陷入颓态。
  
  光明王见摩尼教圣女归来,立即从袖中取出一个通体棕色雕有红花的药瓶,亲自走上前去,将丹瓶递了过去:“此乃大雪山药王僧调制之药,可助长气血恢复,梳理经脉,最适合圣女使用。”
  
  摩尼教圣女花容失血,看了光明王一眼,并未接过丹药,而是道:“此战辜负陛下所托,事后盼望光明王替摩尼教美言几句。”
  
  说罢,摩尼教圣女便从光明王身侧掠过,前往了摩尼教所在之处。
  
  光明王将手中丹瓶收起,神色沉着,摩尼教将大雪山视作竞争对手,乃是因为耶律德光入主中原之后,所选护国神教候选行列除摩尼教外,大雪山也在其中。
  
  此番耶律德光明确告知,最终所选护国之教,该是功勋卓越者才可。
  
  ……
  
  张寒城听闻法忍禅师在慕容龙城出言指点下取胜,倒也并不感到意外,他不久前才去过参合庄,亲入过姑苏慕容氏的还施水阁,犹记得当时书架上琳琅满目各大门派的武功典籍,其中不乏有万分精妙的武功在内。
  
  少林寺与五岳盟亲近,不知有多少绝技落入了慕容龙城手中,能够指点法忍禅师的摩诃指,也在情理之中。
  
  也由此可见,慕容龙城底蕴之身,根本不是可以常理揣度。
  
  莫说此刻慕容龙城伤势似乎已经痊愈,就算他没有痊愈,也必定是能够在中原大地上搅弄风云之人。
  
  尉迟广汉也不禁惊叹:“想不到慕容龙城的武功境界居然达到了这样的地步,随意指点,就可令原本将要落败之局,瞬间扭转过来。”
  
  张寒城点头:“慕容龙城自然厉害无比,甚至某些时候超出我们的想象之外,否则他也做不成五岳盟盟主了。只可惜,这样收拢人手的好机会,我们玄衣军根本无法抓住。”
  
  尉迟广汉倒是笑了笑,抬手拍了下张寒城的肩膀:“不用因为这件事情挂怀,昔年百骑司虽有三千玄甲军,但主力百骑司也不过百人,人不在多,重在强悍,原本,我对这些摇摆不定的武人就不怎么看得上,我觉得其他百骑司后人也会这样想,玄衣军抢不到人,那也无妨。其实,真正能够加入玄衣军的,最好皆是能够依托之人,一众杂鱼加入,我可不敢在危机关头将性命托付对方,说不准转头就将我们卖了。”
  
  此刻玄衣军五百人左右,能称之为高手的,终究还是百骑司后人,其他的一干人虽然强于常人,但武功平平,对付普通契丹士兵有余,面对高手却要被瞬间击垮。
  
  但是,历经了与契丹人交手浴血之后,即使是玄衣军中,武功最弱的丐帮弟子,都已经一腔热血,心中所有的执念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契丹人驱逐出中原之外。
  
  他们已逐渐在成为真正的侠义之辈。
  
  张寒城沉思片刻,双目渐渐凝聚:“我知道应该何时介入这场英雄大会了……”
  
  尉迟广汉疑惑道:“何时?”
  
  张寒城道:“就是当下!我先前想的太多了,全心与慕容龙城站在一起,等待着慕容龙城的五岳盟和属珊军之争,但此番之争,应该是中原与契丹之争,作为中原一份子,玄衣军大可以中原势力自居,与五岳盟划清界限,反而越是拖下去,事后玄衣军出场之声威便越小!”
  
  尉迟广汉哈哈一笑:“反正百骑司是跟定你了,全部听凭你的意思!”
  
  当即,张寒城便下令,叫换好衣衫的玄衣军,全部跟随他与尉迟广汉一同前往英雄大会。
  
  ……
  
  五岳盟与属珊军的第二场比试,乃是由代表五岳盟的伏牛山的紫鼎真人与代表属珊军一方,手持一双铜锤,名动大辽的高壮武士耶律屈合领。
  
  慕容龙城与光明王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竟同时派出了不算顶尖的高手。
  
  伏牛山的紫鼎真人虽在中原江湖之中颇有名望,但其武功却平平,唯独其练就的拂尘天鼎功有些名号,相传其拂尘如鞭,能扫千斤铜鼎左右横移。
  
  至于耶律屈合领,原本则是述律太后手下一名骁勇善战的将领,其身高丈九,一身肌肉宛若虬龙,相传昔年耶律屈合领在战场上可以一敌百,其蛮力能撼动五匹草原骏马。
  
  紫鼎真人才方行礼,那耶律屈合领就已经奔行而出,手中之铜锤不由分说的扫向了手持拂尘的紫鼎真人。
  
  紫鼎真人左手捻须,右手拂尘一摆,那拂尘竟根根如铁,呯的一声打在铜锤之上。
  
  与此同时,他身体轻盈犹如随风拂柳,竟寻到空隙,从耶律屈合领身前挪移开来。
  
  耶律屈合领咧嘴大笑,左手铜锤立刻追击。
  
  紫鼎真人不敢硬碰,当即继续闪躲,他身材远不如耶律屈合领高大,相比之下,就似是顽童与莽汉之争一般。
  
  下方众多武人纷纷捏掌,紫鼎真人似乎很难击败耶律屈合领。
  
  不同于寻常武人关注上方争斗,慕容龙城坐于高处,正聆听着玄武卫的低声禀报。
  
  “禀告主人,一切准备完毕,只等此间争斗结束,随时可以按照主人计划行事。”
  
  慕容龙城目色沉着,看向了远处的独孤:“你先行前去与朱雀汇合,此处之事,不需你再关注。”
  
  “是!”玄武卫当即应了一声,便匆匆退下。
  
  慕容龙城自高处落下,缓步走向了正在观望上方争夺的独孤。
  
  独孤环抱着收入鞘中的紫薇软剑,听闻了慕容龙城的脚步声,略微偏头,看向了慕容龙城。
  
  慕容龙城微微一笑:“独孤兄。”
  
  独孤转回头去,看着伏牛真人险之又险的避开耶律屈合领的一记重锤:“之前在你参合庄时,你虽不至于重伤垂死,但一条命也已去了七成。此刻再看你,又觉龙精虎猛,似已完全痊愈。实在令我有些吃惊。”
  
  慕容龙城淡淡道:“独孤兄见笑了,是在下不才,武功略有些进境,故而才能将那伤势治愈,细想来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独孤冷漠开口道:“你此番前来此处,应当没那么好心对我驰援吧。”
  
  慕容龙城立即说道:“独孤兄定然是有什么误解,独孤兄一人一剑立于城池之巅,天下豪杰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龙城敬佩独孤兄胸怀侠义,所以亲率五岳盟驰援此处与独孤兄汇合在此,只是独孤兄对龙城有所偏见,故而冷漠十分,却不知这天下间,我将独孤兄视作知己之人。”
  
  独孤冷笑了一声:“将我视作知己?”
  
  慕容龙城道:“在下喜爱天下武学,势要做当世无敌之人,独孤兄剑法高超,所要做的,难道不也是那当世无敌之人么?”
  
  独孤偏头看向了慕容龙城,目光睥睨道:“你错了,我要做的乃是当世有敌之人。只可惜,这当世并无像样的敌手,想求得真正一败却都不能。”
  
  慕容龙城惊讶于独孤的话语,自嘲一笑道:“倘若未曾生在乱世,我必定将要奋力钻研剑法,成为独孤兄之敌,令独孤兄不再如此寂寞。”
  
  独孤对慕容龙城毫无好感:“你不配做我之敌手。还是不要多想了。”
  
  慕容龙城道:“看来独孤兄仍然介意昔日我向独孤兄打出的那一掌,龙城承认,那一掌有除去独孤兄之意。”
  
  独孤终于略感意外:“你竟认那一掌之过?”
  
  慕容龙城缓缓道:“此次重伤,我看透了许多事情,先前那一掌,不该打在独孤兄身上,龙城在此赔礼,还望独孤兄能够宽恕龙城。如果不能让过去之事随风而去,龙城也期盼独孤兄还我掌、剑,龙城绝不躲闪。”
  
  独孤平静十分:“有件事情,你说的终归不错,我是这世上的寂寞之人。这寂寞,除了找不到敌手以外,便来自于我总是能够看清楚一个人的人心。在我心中,根本看不起你这五岳盟主,你不过是世间的泛泛之辈,平庸至极。所以,你不配做我的敌手,你来到此处,明明是有事要说,却兜兜转转,莫不是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
  
  慕容龙城也不生气,抱拳施礼:“独孤兄目光如炬,龙城的心思完全掩藏不了,实在叫人钦佩。既然独孤兄已将话语挑明,龙城也不再隐瞒。此番我率五岳盟到此,绝不仅仅是要对独孤兄驰援,也并非是要与属珊军抗衡消耗。”
  
  独孤道:“我平生最是不喜你这种奸猾之辈。”
  
  慕容龙城笑了笑:“昔日独孤兄于幽云十六州之中行走,手持紫薇软剑,专杀那些不义之人,行侠仗义之名,举世皆知。而今日,耶律德光率领万千铁骑横扫中原,这属珊军更是其手中锋锐,如是寻常契丹铁骑、兵士,中原之力自可轻易抵挡,可这属珊军,却犹如惊涛骇浪,令中原岌岌可危。独孤兄在幽云十六州行走,怕是对此更加知之甚深。”
  
  独孤随口道:“我对权谋争霸之事毫无兴趣,你话语之中暗藏野心,不过是要让我做你棋子罢了。”
  
  慕容龙城幽幽一叹:“独孤兄真是误解于我了,不过无妨,并不妨碍我与独孤兄合作。我此番率领五岳盟到此真正之意,乃是要……”
  
  独孤原本平静的双瞳陡然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