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盗墓生死线 > 第0006章 你怎么饿成这样?

第0006章 你怎么饿成这样?


  王宗年看着苏林珏无可奈何的样子后,就一把推开对方,“你还是回去吧!”说完,他便离开朝外面走去。
  他依稀的记得,楚歌从醒过来到目前为止,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他真的很担心,这个表面看起来貌似坚强的大男孩,会不会因为伤心过度而倒下。
  可惜,他寻找一圈之后也没有发现楚歌的人影,这让王宗年一时慌了神,在师傅找到他的时候,他就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一定会照顾好楚歌。
  楚歌失踪了?
  这让王宗年瞬间变得惊慌失措起来,可仔细一想,他觉得这件事情极有可能和楼上的苏灵珏有关,想到这里,他连忙返身向楼上奔去。
  可惜,事与愿违,苏林珏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早已离开了房间,想想苏林珏的神出鬼没和做事风格,这让王宗年心里觉得楚歌的失踪,肯定和对方拖不了干系。
  徒然,就在他的不经意间,发现苏林珏待过的地面上有一张对折的便条,他连忙跑过去拾起来,当看完便条上面所写的内容与落款时,王宗年的脸色瞬间变得恐怖可惧起来。
  “好你个苏灵珏,这次前来竟然是抱着这样的目的”,想到这里,顿时被气昏头的王宗年拉开抽屉,在抽屉的夹层中拿出一把油亮的手枪,然后装进自己的口袋就匆忙向外跑出去。
  ...................................................
  现在的楚歌蜷缩在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地方的垃圾袋旁边,周围还有几只深夜都在觅食的野狗。
  大概在凌晨三.四点左右,楚歌猛然的睁开双眼,眼神警械的朝着四周悄悄观察起来,发下没有异常后,他就从垃圾堆旁,一跃而起,很快身影就消失在漫漫的夜色中。
  楚歌觉得,想要替母亲与爷爷报仇,那就必须依靠自己的双手,不然,他视之为不孝,也是对自己尊严的践踏。
  楚歌全身上下除了一张银行卡,可以说是身无分文,别无他物。甚至,连自己身上穿的这件T恤上,也在刚才多出几个破洞。
  他在路过一家银行提款机时,就毫不犹豫的走进去,查看一眼余额后,就连忙取出一叠可爱的毛爷爷,接着就匆匆忙忙的出去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
  最终,楚歌来到一所大学的门口,详细的观察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后,就朝对面的城中村里走去。他要去在刚才发现的夜市上吃点东西。以防到时候又有人跟踪,他也好能保持充沛的体力逃跑。
  “老板,把你摆在桌子上的鱼呀,虾呀,统统给我来一份。”楚歌对着一个挎着腰包的中年人说道。
  “同学,你能吃得下这么多吗?”老板也是实在人,就忍不住的提醒道。
  “能,再说长夜漫漫,人不饿,动物也会饿,对吧,老板。”楚歌呵呵一笑。
  其实,楚歌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可以吃下一头大黄牛,外带一个大腰子。
  “老板,对面学校的考古系是不是特别出名?”楚歌坐下来之后,就随口向正在给自己烤鱼的老板问道。
  “咦,同学,你不是对面学校的学生啊!”老板回头看了一眼楚歌的样子。
  “不是,我只是来这里找我一个朋友。”楚歌咧嘴一笑。
  “原来是这样啊。”老板一边翻烤这鱼,一边回头看着楚歌。“对了,这所学校的考古系的确非常有名。”
  话音刚落下,就见一个身材清瘦的大男孩朝烧烤摊走来,老板见状连忙满脸微笑的望着对方。“小樊,你怎么这个时候还一个人出来吃东西?女朋友呢?”
  “老郭,别给我提那个贱人。”被老板叫做小樊的大男孩气呼呼的骂道。
  这个大男孩年龄不大,但个头挺高,可是他那麻杆般的身材,确实不敢让人恭维,假如,有一阵大风吹过,估计都会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来个自由飞翔。
  “小樊,是不是和女朋友闹别扭了?”老板关切问道。
  “闹个屁,那个贱人跟着一个南方工厂的老板跑了。”大男孩自己动手打开一瓶冰镇啤酒,仰头就往嘴里灌。
  尽管对男孩一副骂骂咧咧的样子,可是观察细微的楚歌,还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悲伤。再说,对方双眼略显红肿,看起来想必是哭过一场吧!
  看着大男孩的样子,老板也闭上嘴巴,安安静静的给楚歌烤起鱼,只是偶尔的回头看一眼大男孩的表情。
  “兄弟,我们一起喝酒吧!”这是,那个大男孩在楚歌的对面坐下说动。
  “你喝吧,我不会喝酒。”楚歌婉言拒绝。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在楚歌点的东西没上来之前,小樊就一直坐在他对面,而且,还是连续不断的把冰镇啤酒往自己肚子里灌。
  此时,楚歌完全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大男孩正是日后陪他震惊江湖的兄弟。
  小樊,本省人,父母双双都是祖国的园丁,两人的学生更是桃李满天下。小樊父亲的爱好就是玩字画,字画对于小樊的父亲樊沁舒来讲,那就是挚爱。在樊沁舒的眼里,除了小樊和爱人,还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和他心目中的字画相提并论。
  老板很快就把楚歌的东西端上了桌,看着眼前香气四溢的大烤鱼,楚歌吞了口唾沫后,就直接抓住啃起来。
  “兄弟,你怎么饿成这样?”就连一直猛灌自己啤酒的小樊,看到楚歌吃鱼的样子后,都忍住的问道。
  “饿,很饿。”楚歌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对面的小樊觉得这兄弟到底是不是饿死鬼投胎转世。
  “老周,也给我来条大烤鱼,跟他的一样,也要给我烤的金黄金黄。”小樊添了添自己的嘴唇,朝老板喊道。
  “好嘞!”一声回应后,老板就有大汗淋漓的站在烧烤炉前。
  “兄弟,看你不像是学生吧,怎么这会儿跑到这里吃烧烤?”小樊喝了一口啤酒忍不住的向楚歌询问道。
  小樊的意思就是,兄弟你有不是学生,为什么这么晚一个人跑到这里溜达,而且,还是一副像是没有吃饱的饿狼。
  “无处可去。”
  “那你没有家吗?”
  “家?前几天有,现在没了。”
  就这样,两人有一段,没一段的聊着,以至于到最后,原本那个不大喝酒的楚歌也在小樊的怂恿下,喝的头昏脑涨直接趴在桌子上。
  看着趴在桌子上的楚歌,小樊实在于心不忍,再加上两人都是有着一个同样故事,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扛起百十多斤的楚南朝自己租住的公寓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