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盗墓生死线 > 第0026章 你现在去擂台上和他们对打吧!

第0026章 你现在去擂台上和他们对打吧!

    当楚歌躺在地面上很久之后,大牛才一脸笑容的走过来俯视着楚歌说道:“哎呦!小子,没看出来你还是只顽强的小强嘛!”
  
      听到大牛的话,楚歌都懒得睁开眼睛去看对方一眼,要不是你这个混蛋火上浇油,小爷也不会被人修理的这么惨
  
      “大铁牛,你给劳资滚,说好你要保护小爷的安全,你特么刚才为何坐在那里看着我被人家修理?”
  
      “嘿嘿,小子,这也不能怪我啊!”大牛咧着大嘴注视着楚歌说道:“再说谁知道你的战斗力会那么差劲,要不是我刚才大发善心让他们停手,你小子现在估计正在陪阎王哥哥喝茶呢!”
  
      听到大牛的话,楚歌的内心里更是狂吐一口老血,同时心里也不由的咒骂起那个坑人不偿命的王潇。
  
      我特么的刚来到你的地盘,你就请我吃‘大餐’,难道你就不知道‘大餐’吃多了人也会上火得吗!
  
      “小子,起来吧,不要赖在地上了。”大牛踹了楚歌一脚,就朝一旁的架子床走去。
  
      哎呀!真**的痛啊!
  
      楚歌一手撑着自己的老腰,痛的龇牙咧嘴的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他发现整个室内的布局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偌大的室内,除了保留了墙角大牛屁股下的那张铁架子床之外,在室内正中央的地方则是出现了一座擂台,而其余的东西都全部换成了刀斧棍棒等武器
  
      “难道这里会有拳击比赛?”
  
      楚歌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整个房间的布局后,就拖着疼痛难耐的身躯朝大牛走去。
  
      “大铁牛,你们这是要干啥?”楚歌指着室内中央的擂台问道。
  
      大牛看都没有看楚歌一眼,就伸出双手把楚歌一把拉到自己面前,接着就在楚歌身上摸索起来。
  
      “大铁牛,你要干啥?”楚歌想要从对方的手中挣脱出来。
  
      大牛并没有回答楚歌的问题,而是声音冷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想给自己的身体留下暗伤,就乖乖的给我站好喽!”
  
      看着大牛的手法,楚歌的心里泛起了嘀咕,这是在给小爷治疗暗伤吗?我怎么分明感觉这是在占小爷便宜呢!
  
      “小子,收起的心思,不要以为我非得要给你治疗一样!”大牛冷声说道。
  
      哎呦,我去,没看出来这个大铁牛还会攻心术呢!
  
      楚歌一边配合着大牛在自己身上轻缓拍打,一边慢慢地打量起周围的情况。他不知道为何对方在自己昏死之后,会把整个室内的布局来了个大变样。
  
      难道这座擂台是为我而准备?
  
      想到这里,楚歌心里隐隐地泛起一丝不好的感觉,接着楚歌就看着大牛,一脸疑惑的说道:“牛哥,这里怎么会出现一座擂台?”
  
      “要问的话,你去问王潇,这是他专门为你而准备的。”
  
      “为我而准备?”
  
      楚歌的心里立马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瞬间爬了出来,看来自己猜的一点没错,这个座擂台果然是为我准备的。
  
      但是看着大牛冷漠的表情,楚歌的心里顿时一颤,难道这个挨千刀的王潇想让我和眼前这个推土机对打?
  
      就在楚歌心里为自己的性命感到担忧时,大牛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小子,你放心,暂时我不会和你对打。”
  
      楚歌咽了一口唾沫,他现在完全懵逼了,抛开擂台不说,就自己眼前这个推土机来说,但凡自己心里想着什么,他都能知道,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同时楚歌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位黄花大闺女,正赤身**,完全没有一点个人**站在对方眼前接受人家的检阅似的
  
      随着大牛在自己身上不断的轻缓拍打着,楚歌发现自己身上的疼痛感,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痛的无法忍受了。
  
      “牛哥,你这手法不错啊!”楚歌由心佩服道。
  
      大牛瞪了楚歌一眼,冷声道:“算你小子占了便宜,想当年王潇求我为他治疗身上的暗伤,我都没同意,谁知道他这次为了你,竟然让我出手为你治疗身上的暗伤。”
  
      听到这里,楚歌心里迷糊起来了,他不知道那个混蛋王潇到底是打的什么鬼主意。
  
      一会是对自己惨无人道的折磨,一会又是对自己百倍爱护,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考验?
  
      说起考验,楚歌猛然的抬头看了一眼室内中央的那座擂台,看着那个擂台,楚歌心里暗骂到:“我考验你大爷,见你一面,你还要给小爷来一个擂台对打,对打就算了,你特么还给小爷选了一个推土机般的对手。”
  
      虽然楚歌站了两个小时,但是他更本没有感觉到丝毫疲惫,反观大牛则是喘着粗气,汗流浃背的坐在铁架子床上。
  
      “牛哥,谢谢你。”虽然不知道大牛是用什么手法替自己驱除疼痛,但是此时的楚歌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比轻畅不说,那些疼痛感也一扫而空。
  
      大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神之中也充满着一丝浓重的疲惫感。看见大牛的样子,楚歌心里说不出的感激。
  
      良久之后,大牛才开口说道:“小子,记住你现在身体里的感觉,在以后身体受到损伤的时候,你要学会利用这种感觉来引开疼痛,知道吗?”
  
      楚歌摇了摇头,他完全不明白大牛给自己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从大牛期待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大牛是非常期望他能够记住自己的话。
  
      “没事,或许是我太心急了!”大牛没有怪罪楚歌,而是轻声细语道:“可是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感觉,记住这种感觉是从何处而来。”
  
      楚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接着他便看见大牛站起身子对他说道:“你现在去擂台上和他们对打吧!”
  
      楚歌转头看了一眼擂台上的情景时,顿时脚下一个趔趄,看着擂台上的情景,楚歌的心里也早已把王潇的祖宗问候了一个遍。
  
      “牛哥,真的要我和他们对打吗?”楚歌瘪着嘴巴,一脸苦逼的看着大牛问道。
  
      “可以。”大牛看都没有看楚歌一眼,就冷寒的说道:“但是你要不上去的话,他们也会自己下来请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