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盗墓生死线 > 第0025章 你先自己解决了这些人再说吧!

第0025章 你先自己解决了这些人再说吧!

    听到这里,楚歌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的势力竟然会有如此的庞大。
  
      可是仔细一想,他觉得十分奇怪,那就是自己刚踏入福建地界,对方就直接找到了他,难道对方一直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
  
      一想到这里,楚歌立马想起了王宗年,难道是他就是对方安插在自己的身边的卧底?
  
      不对,这也不可能!
  
      毕竟王宗年是老神棍的徒弟,再说王宗年护送自己来福建也是老神棍一手安排的!
  
      突然楚歌想起了在酒店房间里接到的那条短消息,难道这一切是那个未见面的大师兄策划的?
  
      经过慢慢分析,楚歌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王宗年极有可能和那个未见面的大师兄提前商量好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楚歌走到大牛身旁坐下来,开口问道:“牛哥,你认识王潇吗?”
  
      大牛见楚歌直接说出王潇的名字,就立马愣神问道:“小子,你知道这是王潇安排的啊?”
  
      一看大牛这种反应,楚歌的心里瞬间冷哼一声,看来自己猜测的一点没错,果然是那个千年都娶不到媳妇的王宗年伙同王潇策划了这一切。
  
      “嗨,小子,我问你话呢!你到底认识不认识王潇?”
  
      “不认识。”看着大牛一脸不可耐烦的表情,楚歌接着说道:“但是我知道他是我爷爷的徒弟。”
  
      “什么?”大牛铁塔般的虎躯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大惊失色的说道:“小子,你是说王潇是你爷爷的徒弟?”
  
      虽然接下来楚歌没有回答大牛的话,但是大牛还是从楚歌脸上的表情看出来这极有可能就是事实。
  
      随之就见楚歌一脸淡然的说道:“牛哥,你难道就这样心甘情愿的被王潇按在手里?”
  
      “小子,你什么意思?”大牛立马眯起眼睛盯着楚歌问道。
  
      楚歌淡笑道:“我就是不明白像牛哥这样的人,竟然还会如此心甘情愿的被人按在手里,真是了不起,了不起啊!”
  
      大牛一听楚歌这样阴阳怪气的说话,顿时气得嘴脸乌青,沉声道:“小子,不用这样拐弯抹角,你还是说出你的想法吧!”
  
      楚歌见大牛并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就连忙一脸笑意的说道:“牛哥,其实我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我就是替你感到憋屈罢了!”
  
      大牛听见楚歌的话,顿时神情萎靡下来,然后一脸愤怒的低沉道:“要不是因为我曾今欠了王潇那个混蛋一个人情,我也不至于在这里看管你。”
  
      楚歌从大牛的话中看出,大牛是一个非常遵守承诺的人,但是他想不明白的是,王潇为何要利用大牛欠他的一个人情,然后让大牛来这里看管自己呢?
  
      良久之后,大牛才从架子床上给楚歌递过来一套迷彩服,说道:“小子,我不管你和王潇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是现在我既然答应了王潇,那我就会遵守我与他之间的约定。”
  
      楚歌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抬头问道:“牛哥,我不管你和王潇之间有过什么协议和约定,但是现在我就想知道,王潇为什么要把我劫持到这里?”
  
      “我不知道。”大牛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但是我只答应他给你做贴身保镖而已。”
  
      “保镖?”
  
      这下楚歌完全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王潇让人把自己劫持到这里来的原因,就是想给自己找一位贴身保镖。
  
      “是,为了还清这个人情,我答应王潇给你做三年保镖。”大牛气愤道。
  
      见大牛说出了实情,楚歌也就瞬间对那位从未谋面的王潇感到无语了。闹了半天,你竟然是为了给我找一个保镖。
  
      不对,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别的原因,楚歌觉得王潇不会那么好心会给自己找一个推土机般的保镖来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毕竟他现在还完全记得那条短信的内容。
  
      “牛哥,我想见见王潇可以吗?”楚歌问道。
  
      大牛环顾了一下四周,无奈的说道:“就算我现在想见王潇也的费一番手脚,更何况现在我还要保护你的安全。”
  
      “牛哥,你什么意思?”
  
      楚歌的话刚说完,就见大牛指着周围慢慢围上来的一群黑人说道:“你先自己解决了这些人再说吧!”
  
      “啊!”看着那些渐渐围上来的黑衣人手中的棒球棍,楚歌顿时吓得双腿打颤难道这是想要小爷命送棒球棍之下吗?
  
      马丹,就算你想让我和这些手持棒球棍的黑衣人搏斗,那你最起码也要给小爷一把趁手的武器吧!
  
      反观大牛说完话之后,就一脸无所谓的转身坐回了铁架子床上,接着就是一脸镇定的神色盯着场上的动静。
  
      看着自己渐渐被这群手持棒球棍的黑衣人给围住,再看看大牛的样子,楚歌的心里顿时一凉。
  
      完了,完了,看来自己现在免不了要被人家给修理一顿了。
  
      虽然楚歌心里这样想,但是他可不是一个束手就擒的人,只见他忙不迭的把身前的一把椅子扬起来。
  
      “来吧!让小爷看看你们的脑袋厉害,还是我亲爱的椅子厉害。”
  
      楚歌一边挥动着手中的椅子,一边慢慢的把人往大牛那边引起,他才不相信大牛真的会放任不管。
  
      再说我要是被这些黑衣人给修理坏了,你大铁牛在王潇面前也不好交代吧!
  
      旋即楚歌就抱着这样的心理慢慢的朝大牛那边靠去,可刚走了两步,他就听见大牛朗声道:“原来王潇手下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嘛,瞧瞧人家现在都干单枪匹马和你们干,你们竟然吓得还不敢下手。”
  
      听到大牛的话,楚歌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你大爷的,你现在不帮就算了,还竟然怂恿别人来对我下死手。
  
      而那些手持棒球棍的黑衣人听到大牛的话后,一个个完全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嗷的挥动着手里的棒球棍朝楚歌砸去。
  
      拼了,反正自己都要被对方修理一顿,那还不如在被修理之前讨回来一点本钱。打定主意之后,楚歌率先挥动着手里的椅子朝着向自己围上来的黑衣人的脑袋上砸去。
  
      随着楚歌完全不要命和没有章法的乱打,那些黑衣人所谓的激情夜被完全给激发了出来。
  
      最终,在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苦苦挣扎之后,楚歌还是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脸上除了汗渍之外,还夹杂着丝丝带着甜味的东西。
  
      谢谢大家的支持,最近因为牙痛引起三叉神经剧烈痛疼,所以才停了半个月。不敬之处,还请见谅。(抱拳)
  
      同时这本书也在昨天把签约合同寄了出去。
  
      (本章完)